趙德和:寫意寫——游戲 | 中國報 ChinaPress

趙德和:寫意寫——游戲

看了史匹堡的新片《Ready Player One》後感觸良多,懷舊情懷油然而生。雖然這是一部“打正招牌”向70後銷售懷舊片段的商業片,但對於80後的我是一樣買單的,套馬奎斯的話,它讓我乘機回頭看看,那些逝去的日子裡,被懷舊給放大了的美好。



電影裡頭說的電玩,是登峰造極的虛擬現實“綠洲”Oasis,能滿足人類幾乎所有的感官體驗,人人都能成為他想成為的任何人。但你仍需要在戰爭中殺敵,在跑道上勝出,以獲取更多金幣來購買更好裝置、武器等。在反烏托邦的現實中,人人都寧願把大部分時間“活”在電玩裡頭。Oasis創辦人去世後,把市值五萬億的Oasis公司的繼承權,以三項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游戲項目作為繼承人的考驗,而當中所有玩家都能為之而奮鬥。

電影裡出現的“彩蛋”可謂多不勝數,有許多都是你我的共同記憶。DeLorean時光機跑車都是屬於過去的“未來”,當它再次出現在電影時,你還是會非常興奮,好像重遇一位小學時最要好的死黨。你不介意它是否比不上今天汽車的性能,就像你不那麼介意你們還會不會有同樣的話題,你只知道,過去仿彿都那麼美好,你不介意當年其實就是因為沉迷電玩電影,而把學校考試給考爛了。

我童年時代所看的電影,都是透過錄影帶機,透過國營電台播放時錄下來的,為了讓錄下來的電影不含任何多餘的廣告片段,我必須在廣告時段按暫停鍵,然後在電影回來時再繼續錄。

當年的《大白鯊Jaws》、《回到過去Back to the Future》、《星球大戰》等,都是我小學時期的精神糧食,幾乎每天都看,像《回到未來》,就是其中一部看過不少於百次的電影。

以前的我不讀書(漫畫除外),因為當時家裡的長者都沒有讀書的習慣,自然而然就和書本絕緣了。大概是我小學四年級左右,市場出現了讓所有父母親都恨之入骨的“電子游戲機”,我也就透過鄰居家的阿威哥,這位比我年長六歲的死黨,開始了我們“紅白機”的年代。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A、B、START是我們那一代人生死攸關的密碼,“打手槍”和“打飛機”都有著截然不同的意思。過後也順其自然得進入超級任天堂裡,那時是初中,上課時養精蓄銳,放學回家,吃飽後就是過關斬將之時。當時所獲得的成就和獎項,都收藏在這淺灰色箱子裡,裝滿了我的童年。

在游戲當中,我們想盡辦法儲備貨幣與能量;我們不放過任何隱藏的洞口;我們懂得懷疑色調有出入的石塊,我們不放過任何細節,深怕錯失破關良機;我們意識到以貌取人而掉以輕心所能帶來的危險。但也只有在那裡,我們有屢戰屢敗,再接再厲的權利。

趙德和——鋼琴教師,音樂、電影與書籍的雜食動物,零嘴雖少吃但不否認該營養價值所在,偶爾藉健身來消除罪惡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