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异常

彭亨.浦绮姆



我回想起孩提时的自己在夜里与亲邻们的孩子玩着蜡烛,闪光熠熠的。蜡烛熄灭了,我们又再燃回一整盒,不停玩绕了不少回。

我寄住在这学校宿舍里,待了几个月,我感到一切的事物也变化了。虽没了刚到来的新鲜感,但我不感到乏闷。

在普通的日子里,偶然看着熟悉的事物,总觉得有些事物变化了。但是口中说不出的异常,让人感到窒息。

我像以往的走路上学,看着普通的路,路上的草丛,看着学生们在玩着橄榄球。清风抚摸著脸蛋,眼望着远方,密集的建筑物使我的视野狭窄起来,看这四方形的高空,感到天空比以往的更加遥远。

「嘟噜噜噜噜」,我连忙看着自己的手机,没响,原来是我的同桌铃声响起。自从我来这里后,我自然的接通,无论是哪一号的号码,因为我怕忽然会有急事发生。

手机里的联系人数立马飙,手机铃声偶尔让我疑惑起来,这是谁的电话号码。我每时每刻都在警惕著自己的手机,时时警惕著信息。

到底我生活会变异到什么程度,「嘟噜噜噜噜」我的手机真正的响起了,我转动绿色标志,回了。

我在食堂里排队,等著付账,热腾腾的白饭,一律不变的菜肴。看着看着,店员赶着苍蝇,深怕菜肴受污染,我在想着直接盖著菜肴,更能省工吧。

我回忆起家里的菜肴,比起这里的菜肴,家里的是多么地让人觉得乏闷的菜肴。但我来这之后,却觉得家里的是多么美味的美食,热腾腾的菜肴,本地的特色酱汁,刺激著味蕾,唤醒著自己的胃口。

家乡的食物何时让我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总让我无法逃脱它的味道。我继续吃着这里的食物,麻木的过著每一天,我的身体异常程度开始增加了。

买完食物后的我,我看到熟悉的朋友,但我怕跟他们打招呼。曾对我亲切的朋友,但不知从何时面对他们感到尴尬。

时间原来可以让曾经的亲密给剥夺,看着他们的模样,总觉得很陌生,很奇怪。讶异的是我与他们从来没吵架过,但是时间与距离已把他们搁在远远地,跟他们说话时,总带股尴尬的气氛。

但自己面对着杂货店里的老板还可以谈笑风生,我发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某一处开始变化了。

要上另一堂课了,看着其他的学生急躁的跑去教堂楼,我看着他们,漫漫的走着,想当初自己曾像他们冲忙的前往教堂楼。

我一步一步走着,看着那高高的楼梯,带着沉重的步履上去。 我的身体不感疲惫,只感心累,以往上学时,从没带着这种感觉,我在小学时总爱上楼梯上课,因为电脑室和图书馆是在楼上。

我轻快著上楼梯,幸福感满满的溢去全身,充满活力的上去。在这里之后,我发觉到自己的乐趣越来越少了。

课终于完了,我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

宿舍里关上了灯,室内暗得一片黑,墙上的星星夜光贴,带领着我回去床的位置。

我喜欢黑暗的室内,不喜欢光明的空间,一旦开起了灯,我觉得自己的房间就像教室一样。明灯照耀,让室内看得明了,我不想知道自己还有多少自己还没做完的功课。

我只想待在暗处的空间,安安静静的休息。但我总爱在手机里休息,我的休息时间就是沉迷于自己的手机世界里,躺在床上滑手机看着屏幕。

在这里身体渐渐地异常了,开始以手机为中心了。

我回想起孩提时的自己在夜里与亲邻们的孩子玩着蜡烛,闪光熠熠的。蜡烛熄灭了,我们又再燃回一整盒,不停玩绕了不少回。

直到自己渐渐长大了,身体与心态也开始变异了起来。我知道漫漫的人生中会经历不少的改变,被逼蜕变成与社会里的人一样。一板一眼的模样在都市里已埋没其中。

麻木的心情使我感到心死似的,这也让我开启了异常的想法。如果可以,我想成为不会被社会的常态给改变。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