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異常

彭亨.浦綺姆



我回想起孩提時的自己在夜裡與親鄰們的孩子玩著蠟燭,閃光熠熠的。蠟燭熄滅了,我們又再燃回一整盒,不停玩繞了不少回。

我寄住在這學校宿舍裡,待了幾個月,我感到一切的事物也變化了。雖沒了剛到來的新鮮感,但我不感到乏悶。

在普通的日子裡,偶然看著熟悉的事物,總覺得有些事物變化了。但是口中說不出的異常,讓人感到窒息。

我像以往的走路上學,看著普通的路,路上的草叢,看著學生們在玩著橄欖球。清風撫摸著臉蛋,眼望著遠方,密集的建築物使我的視野狹窄起來,看這四方形的高空,感到天空比以往的更加遙遠。

「嘟嚕嚕嚕嚕」,我連忙看著自己的手機,沒響,原來是我的同桌鈴聲響起。自從我來這裡后,我自然的接通,無論是哪一號的號碼,因為我怕忽然會有急事發生。

手機裡的聯繫人數立馬飆,手機鈴聲偶爾讓我疑惑起來,這是誰的電話號碼。我每時每刻都在警惕著自己的手機,時時警惕著信息。

到底我生活會變異到什么程度,「嘟嚕嚕嚕嚕」我的手機真正的響起了,我轉動綠色標誌,回了。

我在食堂裡排隊,等著付賬,熱騰騰的白飯,一律不變的菜餚。看著看著,店員趕著蒼蠅,深怕菜餚受污染,我在想著直接蓋著菜餚,更能省工吧。

我回憶起家裡的菜餚,比起這裡的菜餚,家裡的是多么地讓人覺得乏悶的菜餚。但我來這之后,卻覺得家裡的是多么美味的美食,熱騰騰的菜餚,本地的特色醬汁,刺激著味蕾,喚醒著自己的胃口。

家鄉的食物何時讓我的身體開始有了變化,總讓我無法逃脫它的味道。我繼續吃著這裡的食物,麻木的過著每一天,我的身體異常程度開始增加了。

買完食物后的我,我看到熟悉的朋友,但我怕跟他們打招呼。曾對我親切的朋友,但不知從何時面對他們感到尷尬。

時間原來可以讓曾經的親密給剝奪,看著他們的模樣,總覺得很陌生,很奇怪。訝異的是我與他們從來沒吵架過,但是時間與距離已把他們擱在遠遠地,跟他們說話時,總帶股尷尬的氣氛。

但自己面對著雜貨店裡的老闆還可以談笑風生,我發覺到自己身體裡的某一處開始變化了。

要上另一堂課了,看著其他的學生急躁的跑去教堂樓,我看著他們,漫漫的走著,想當初自己曾像他們沖忙的前往教堂樓。

我一步一步走著,看著那高高的樓梯,帶著沉重的步履上去。 我的身體不感疲憊,只感心累,以往上學時,從沒帶著這種感覺,我在小學時總愛上樓梯上課,因為電腦室和圖書館是在樓上。

我輕快著上樓梯,幸福感滿滿的溢去全身,充滿活力的上去。在這裡之后,我發覺到自己的樂趣越來越少了。

課終于完了,我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

宿舍裡關上了燈,室內暗得一片黑,牆上的星星夜光貼,帶領著我回去床的位置。

我喜歡黑暗的室內,不喜歡光明的空間,一旦開起了燈,我覺得自己的房間就像教室一樣。明燈照耀,讓室內看得明瞭,我不想知道自己還有多少自己還沒做完的功課。

我只想待在暗處的空間,安安靜靜的休息。但我總愛在手機裡休息,我的休息時間就是沉迷于自己的手機世界裡,躺在床上滑手機看著屏幕。

在這裡身體漸漸地異常了,開始以手機為中心了。

我回想起孩提時的自己在夜裡與親鄰們的孩子玩著蠟燭,閃光熠熠的。蠟燭熄滅了,我們又再燃回一整盒,不停玩繞了不少回。

直到自己漸漸長大了,身體與心態也開始變異了起來。我知道漫漫的人生中會經歷不少的改變,被逼蛻變成與社會裡的人一樣。一板一眼的模樣在都市裡已埋沒其中。

麻木的心情使我感到心死似的,這也讓我開啟了異常的想法。如果可以,我想成為不會被社會的常態給改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