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蓝涩靖态”由来与记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马保靖:蓝涩靖态──“蓝涩靖态”由来与记忆

“时间是记忆的小偷”——史蒂芬金



从忘了哪一集《黑塔》看来的美国作家史蒂芬金这句话,难得记至现在,当忘了什么东西、记不起事物时,总会以此来自我调侃——还颇有诗意的,不是吗?

从事编辑工作这几年,我已训练成“瞬间投入,轻易抽离”的境界,即审阅稿件,尤其长篇小说时,必须快速投入其中,边看边发想行销卖点,一旦确认出版,需在两三个月内完成编务,付梓之后,尚可“残留”一些曾被故事触动心灵的“软弱”,分享于读者兼打书,再之后,当更多其他故事等著编辑时,无论对这故事有多么地喜爱,也必须抽离割舍,把情感放在下一篇作品中……

我非天才,脑袋容量有限,非常认同福尔摩斯说的,别总记住无用的东西,我必须定时清空脑袋里的“杂碎”(同理,面子书朋友、笔电桌面、手机联络人等会三不五时地删除、清空)。有朋友为此觉得我冷血绝情,我也不屑辩解——懂我的不必我解释,不懂我的无论解释得多费心诚恳仍不会了解。

创作时,我总会抱着几分“玩玩下”兼抒情的心态,而且大多写了即忘,在面子书发布了也不会刻意看留言,完全体现“作者已死”的不负责态度。尤其写惯的电影观后感(我始终不愿承认是“影评”),很多都是写来“自爽”。如今《中国报》吴编辑竟愿意辟一方栏位供我练笔机会,我由衷感谢之余,也在为取栏名这件事上苦恼。原因无他,“朵呢家野,一旦确定,就系永远”。一本书,除了封面,书名也起著“催眠”读者掏钱购买的功效;生小孩更要去请示算命佬,有了他的“加持傍身”,孩子一生才会顺遂……

取名是我的致命伤——瞧我的文章,很多都直接祭出撰写的电影名、书名为标题,不需思考太多——于是请朋友牛小流来“参与其盛”,浑然忘了替他出版过去五本著作时,我们想书名想到头晕脑胀近乎精神分裂的苦楚……然而,也许,因为曾一同承担这重责大任,当书籍出版后,我们才能深刻体会那种患得患失、似假还真的“发浪情怀”,那就是真爱吧我想。

最终,专栏名称“蓝涩靖态”,是搔抓头发落了几绺发根方灵光闪现。其意为何?首先该把它拆解成“蓝涩”与“靖态”。我想这专栏接下来的内容,多取材自我那几乎被岁月盗走,但只要努力依旧能挖掘回来的“青涩”记忆;而用“蓝”取代“青”,有“青出于蓝”之说,我的文字造诣并未臻“青”的境界,还在“蓝”边打滚。“靖态”则谐音“静态”,我人如其名“保持安静”,吵架辩论永远是吃亏的那方,唯透过文字,方能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声波。

欢迎光临我的文字地盘——“蓝涩靖态”!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私下是半调子影痴、书痴、生活白痴。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