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杨祝梁回呛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杨祝梁回呛

遠在澳洲的楊祝梁,在社交平台表達對前弟子在東京奧運會的前景感擔憂。
远在澳洲的杨祝梁,在社交平台表达对前弟子在东京奥运会的前景感担忧。

(吉隆坡20日讯)“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国家跳水队爆发纪律风波,今年初在中国秦皇岛训练时队员饮酒跳舞作乐,有人喝醉呕吐,男女队员搂搂抱抱等视频曝光后,前国家队总教练杨祝梁在新闻报导后在视频留言“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许多新知旧雨相续留言。

杨祝梁上周末还重返我国,祭拜大马泳总前秘书已故张锡钦,他对于大马乃至世界跳水运动的发展,依然很关注。

原籍中国的杨祝梁,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出走前来执教,是我国跳水运动起飞的关键人物。

定居澳洲的杨祝梁,可说是我国跳水运动跻身世界级最大功臣,随后受澳洲挖角并入籍澳洲,2008年尾重返我国执教,带领跳水队跻身世界级,去年7月世锦赛张俊虹成为我国跳水队史上首位世界冠军,岂料年尾他竟接到不获续约的坏消息。

颠倒黑白的信息

当时国家体育学院给的理由指他拒绝接受体育科学,但此理由不能服众;时任青年体育部长凯里后来发表文告,指不和杨祝梁续约是自己的指示,因为在发生黄强被控性侵女队员(法庭已判罪名不成立)的事件后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队内还存在霸凌等恐惧文化与气氛。

杨祝梁也在面子书上写道:“本来不想再说,现在也不得不说,凯里大人,在您对我严厉的指控后,在游泳协会不允许队员说话接受记者采访后,女队员给我发了这些(感激教诲)信息,如果如您所说,我在队里制造恐怖气氛,她们会给我发这些信息吗?

别有用心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给你们提供了颠倒黑白的信息。现在您看到录像了,这就是您所说的解放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