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杨祝梁回呛 | 中国报 ChinaPress

“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杨祝梁回呛

遠在澳洲的楊祝梁,在社交平台表達對前弟子在東京奧運會的前景感擔憂。
远在澳洲的杨祝梁,在社交平台表达对前弟子在东京奥运会的前景感担忧。

(吉隆坡20日讯)“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



国家跳水队爆发纪律风波,今年初在中国秦皇岛训练时队员饮酒跳舞作乐,有人喝醉呕吐,男女队员搂搂抱抱等视频曝光后,前国家队总教练杨祝梁在新闻报导后在视频留言“说我管太严了,现在解放了?”;许多新知旧雨相续留言。

杨祝梁上周末还重返我国,祭拜大马泳总前秘书已故张锡钦,他对于大马乃至世界跳水运动的发展,依然很关注。

原籍中国的杨祝梁,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出走前来执教,是我国跳水运动起飞的关键人物。

定居澳洲的杨祝梁,可说是我国跳水运动跻身世界级最大功臣,随后受澳洲挖角并入籍澳洲,2008年尾重返我国执教,带领跳水队跻身世界级,去年7月世锦赛张俊虹成为我国跳水队史上首位世界冠军,岂料年尾他竟接到不获续约的坏消息。

颠倒黑白的信息

当时国家体育学院给的理由指他拒绝接受体育科学,但此理由不能服众;时任青年体育部长凯里后来发表文告,指不和杨祝梁续约是自己的指示,因为在发生黄强被控性侵女队员(法庭已判罪名不成立)的事件后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队内还存在霸凌等恐惧文化与气氛。

杨祝梁也在面子书上写道:“本来不想再说,现在也不得不说,凯里大人,在您对我严厉的指控后,在游泳协会不允许队员说话接受记者采访后,女队员给我发了这些(感激教诲)信息,如果如您所说,我在队里制造恐怖气氛,她们会给我发这些信息吗?

别有用心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给你们提供了颠倒黑白的信息。现在您看到录像了,这就是您所说的解放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