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仁杰:3S特遣队 不该废除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邱仁杰:3S特遣队 不该废除

最近有一封据说来自“警队内部”致给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公开信;写信人要求政府,废除打击有组织罪案特遣队(STAFOC)、 肃毒情报战术特遣队(STING),及反黄、黑、赌特工队(STAGG)。



信里提到警队很多弊端,例如部分警察为获得这些职位,不惜耍手段使自己的同僚陷入反贪污委员会或武吉阿曼廉正局的调查。

信中也质疑,成立这些特遣队是否藏有任何秘密?警队过去难道无法打击这些犯罪活动,以致要成立这些特遣队?

此外,也新闻报导提到,这3支部蒙的内部逐渐出现腐败,近来更爆出不少黑警受贿案件,令警队陷入丑闻泥沼中。

我无法苟同以上种种对3支特遣队的指控。

首先,这封公开信是不是真出自“警员”所写,始终是一个问号,而且它所提及的问题,尤其是人事纠纷和受贿案件,都是可以靠监管和重新整顿来解决。

如果因为一些黑警及受贿案件为理由,便解散这3支特遣队,那是站不住脚的,否则,很多部队是不是也要因为受贿案件,必须跟着解散?

这3支特遣队没有必要解散。这些部队的成立,是我国现代警务改革的代表杰作之一,彰显了刑事调查局的战术价值,和让探员们具备执行战术任务的能力。

战术步巡备防恐功能

和UTK特警队不同的是,STAFOC、STING和STAGG兼具查案的功能,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自行开档调查案件和收集情报,随后根据调查结果,配合所获得的战术训练,自行组织攻坚行动。

相反的,UTK特警队就不具备查案功能,他们的功能只是奉召执行攻坚行动,这样的比较,说明这3支特遣队的行动效率更加有效;但不意味着他们的功能是为了取代UTK。

明确的定位是,STAFOC、STING和STAGG只是刑事调查局和毒品罪案调查局的快速反应部队(QRF),必要时UTK会提供支援。也正因为有了这3支特遣队,UTK能更为集中应付反恐任务,分担了UTK的工作量。

2017年的吉隆坡第29届东运会,警方采取的安保部署对策之一,就是让这3支特遣队探员执行高姿态战术步巡任务,这是不曾发生过的创新警务改革;理论上,这一类的战术步巡任务,具备了防恐功能。

这一类高姿态步巡巧妙的延伸出许多可讨论的空间,对未来警务改革带来很多启示与影响,包括可以进一步从中组建一支专门应付城市反恐巡逻任务特遣队的可能性。

3大特遣队的战术功能逐渐成熟和走出自己风格,如果在这时候让其解散,损失的是警队本身,而且要注意的是,3大特遣队的存在对罪犯集团可以带来很大的心理阻吓作用,解散特遣队不见得是好事。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