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仁傑:3S特遣隊 不該廢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邱仁傑:3S特遣隊 不該廢除

最近有一封據說來自“警隊內部”致給首相敦馬哈迪醫生的公開信;寫信人要求政府,廢除打擊有組織罪案特遣隊(STAFOC)、 肅毒情報戰術特遣隊(STING),及反黃、黑、賭特工隊(STAGG)。



信里提到警隊很多弊端,例如部分警察為獲得這些職位,不惜耍手段使自己的同僚陷入反貪污委員會或武吉阿曼廉正局的調查。

信中也質疑,成立這些特遣隊是否藏有任何秘密?警隊過去難道無法打擊這些犯罪活動,以致要成立這些特遣隊?

此外,也新聞報導提到,這3支部蒙的內部逐漸出現腐敗,近來更爆出不少黑警受賄案件,令警隊陷入醜聞泥沼中。

我無法苟同以上種種對3支特遣隊的指控。

首先,這封公開信是不是真出自“警員”所寫,始終是一個問號,而且它所提及的問題,尤其是人事糾紛和受賄案件,都是可以靠監管和重新整頓來解決。

如果因為一些黑警及受賄案件為理由,便解散這3支特遣隊,那是站不住腳的,否則,很多部隊是不是也要因為受賄案件,必須跟著解散?

這3支特遣隊沒有必要解散。這些部隊的成立,是我國現代警務改革的代表傑作之一,彰顯了刑事調查局的戰術價值,和讓探員們具備執行戰術任務的能力。

戰術步巡備防恐功能

和UTK特警隊不同的是,STAFOC、STING和STAGG兼具查案的功能,這也意味著他們可以自行開檔調查案件和收集情報,隨后根據調查結果,配合所獲得的戰術訓練,自行組織攻堅行動。

相反的,UTK特警隊就不具備查案功能,他們的功能只是奉召執行攻堅行動,這樣的比較,說明這3支特遣隊的行動效率更加有效;但不意味著他們的功能是為了取代UTK。

明確的定位是,STAFOC、STING和STAGG只是刑事調查局和毒品罪案調查局的快速反應部隊(QRF),必要時UTK會提供支援。也正因為有了這3支特遣隊,UTK能更為集中應付反恐任務,分擔了UTK的工作量。

2017年的吉隆坡第29屆東運會,警方採取的安保部署對策之一,就是讓這3支特遣隊探員執行高姿態戰術步巡任務,這是不曾發生過的創新警務改革;理論上,這一類的戰術步巡任務,具備了防恐功能。

這一類高姿態步巡巧妙的延伸出許多可討論的空間,對未來警務改革帶來很多啟示與影響,包括可以進一步從中組建一支專門應付城市反恐巡邏任務特遣隊的可能性。

3大特遣隊的戰術功能逐漸成熟和走出自己風格,如果在這時候讓其解散,損失的是警隊本身,而且要注意的是,3大特遣隊的存在對罪犯集團可以帶來很大的心理阻嚇作用,解散特遣隊不見得是好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