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辨是“菲”‧情緒病纏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病辨是“菲”‧情緒病纏身

特約:魏莅菲



我心裡掙扎該不該將這篇文章寄給報館,想著有多少人會將它讀完,會否啟發某些人,甚至會不會引起有些人不安的情緒。我一心想將一些正面信息傳達出去,希望能幫助有需要的人,決定讓它出現在專欄裡。

你聽過名廚Anthony Bourdain嗎?時裝設計師Kate Spade?韓國藝人鍾鉉?他們都是近期內自殺身亡的名人,被身邊的人證實有情緒病(mood disorder)纏身。

近年來,自殺事件屢見不鮮。衛生教育人士努力提高社會對於情緒病的醒覺,嘗試對人們說它是病,有病就該求醫,讓大眾明白每個人都有可能患上情緒病,嘗試減少大眾對相關病患的歧視和誤解。我非常欣賞和感激衛生教育人士,他們的努力間接地讓面對情緒病的人得到了不少安慰和幫助。

我特別想補充一些自己的想法。我想問大家有沒有想像過親人或朋友向自己傾訴他被不好的情緒纏身嗎?你聽了之後,試問你真心可以同理並接受他嗎?

Carl Jung有這麼一段敘述:“People forget that even doctors have moral scruples, and that certain patient’s confessions are hard even for a doctor to swallow. Yet the patient does not feel himself accepted unless the very worst in him is accepted too.

 No one can bring this about by mere words;it comes only through reflection and through the doctor’s attitude towards himself and his own dark side. If the doctor wants to guide another, or even accompany him a step of the way, he must feel with that person’s psyche. He never feels it when he passes judgement.

Whether he puts his judgements into words or keeps them to himself makes not the slightest difference.”

這段文字的關鍵在於接受自己,才能真正幫助其他人。我們接受了自己,便能全然地、毫無偏見地去聆聽和接受需要幫助的人。我斷章取義只取其同理病人的部分來討論。

你的親人或朋友告訴你,他被情緒病困擾時,我相信大部分人會反應緊張,不知所措,甚至馬上帶他往醫院或診所求助。我們都希望能夠幫助我們心愛的人,其實我們最自然地接受和諒解,才是最積極有效的幫助。

尋求協助別延誤

 譬如有人告訴你說:“我已經感覺不到生活的意義,一切都與我無關了,或許沒有我便會更好。”

 我們可以這樣回應:“這聽起來不好受,你有這樣的想法多久了?”如果我們說:“你沒有發現到意義嗎?你在工作上多麼成功,你快升職經理了。孩子視你為榜樣。”這樣的回答反而會讓他覺得愧疚,認為他的情況是無謂的,他的無助也不被理解。

 我並不是說一般人只要給予諒解便能取代心理治療師、輔導員和醫生的治療。我們作為親近的人,可以讓需要幫助的人感覺到他並不是異類,並且是被接納的,這樣對他有很大的幫助。如果你發現潛在自殺的可能性,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更是不容延誤的。

情緒問題不單是專業人士的範疇,作為受情緒病困擾者身邊親近的人,我們是可以幫助他們的,並且我們的角色舉足輕重。

身為醫療工作者,要是能夠多花一點時間和精力去聆聽,比起只專注從有情緒問題的人中,找出證明將他們歸類為病人,更加能幫助他們。

魏莅菲——畢業于俄羅斯國家研究醫學大學,曾任吉隆坡中央醫院和增江政府診療所醫生,現服務于新山蘇丹依斯邁醫院麻醉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