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屋語‧對房屋領域的新展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童言屋語‧對房屋領域的新展望

新政府自組閣以來陸續宣布各項措施,令國人心情亢奮。



熱衷于房產業的我特別關註希盟在房屋建設方面所許下的承諾。當中一些計劃若成功實施,將為整個行業註入新活力。

希盟在第14屆全國大選競選宣言內承諾,將在執政兩屆任期內興建100萬間可負擔房屋。

這是解決可負擔房屋問題的實際舉措,令人鼓舞。

我在上一篇撰文里曾提到,自己過去常常對政府沒有直接推動可負擔房屋建設感到不解。

直到去年一名友人的一句話才讓我恍然大悟:“原因是可負擔房屋的建設,並沒有涉及‘錢財’。”既然新政府承諾清廉施政,我相信現在就是對的時機。

在兩屆任期內興建100萬間可負擔房屋,意味著政府每年平均需要興建10萬間房子。此數量已超出我們過去數年的住宅年產量。

為兌現這一承諾,新政府必須實實在在地投入資金。

過去,前朝政府依賴私人領域來推動可負擔房屋建設。然而,參照了香港和新加坡政府在提供公屋或可負擔房屋方面的成功模式,政府應該成為提供可負擔房屋的主要推手。

政府在這方面得以成功的原因顯而易見。政府持有土地資源、審批權力、公共資金及發展專才。

20180627fbc13e-noresize

由中央系統統一管理

只要有堅定的政治意願,加上納稅人的稅款支持,我們可以實現這些目標。

根據新政府的希望宣言,上述任務將由首相領導的國家可負擔房屋理事會執行。在這之前,國家銀行,甚至本專欄就已建議成立一個中央機構統一管理可負擔房屋建設事務。

就像新加坡建屋發展局(HDB)所扮演的角色一樣,一個統一的中央系統將確保有效規劃及分配可負擔房屋。

目前,許多不同的機構均有著手處理可負擔房屋,其中包括各州經濟發展公司(SEDC)、國家房屋公司(SPNB)、雪州經濟發展機構(PKNS)及一馬人民房屋機構(PR1MA)。其中很多都是各別行事,一些甚至偏離了它們最初的目的。

在新加坡政府于1960年成立建屋發展局之前,只有少于9%的新加坡人居住在公屋里。

今天,該局已興建超過100萬個組屋和房屋單位。根據該局的年度報告,82%新加坡人居住在該局興建的房子里,這是一個很好的參照楷模。

糾正錯誤杜絕貪污

國家房地產資訊中心(NAPIC)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杪,我國的總住宅單位為540萬個,其中廉價屋和組屋占21%或115萬個單位。

也許有人會問,廉價屋的數量是否充足。但是,過去的分配系統中或許存有一些“漏洞”或錯誤分配,導致真正符合資格者在購買或租賃廉價屋時面對困難。

數年前,英文《星報》曾報道指吉隆坡市內有數千個單位的公屋是以管制價格的5倍以上轉租給第三方。

根據該報導,隆市里的廉價屋申請者高達2萬6000人,當中有很多人已等了超過10年。

甚至有謠傳指國內許多廉價屋單位都被出售給政治關聯人物,而非真正利惠那些沒有能力購屋的民眾。倘若這並非謠言,這種作法實在可惡,應該被審查。

現在,新政府應檢視我們的廉價屋是否落入不當之人之手。眼下最重要的是糾正錯誤,並杜絕任何形式的貪污,同時興建更多的廉價及可負擔房屋。

新政府承諾設立一個統一、透明開放的可負擔房屋數據庫,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

此外,向低收入群體推行“先租后購”計劃是上策,還可以鼓勵租戶好好照顧房子,因他們最終將擁有有關單位。

我很高興看到新政府的宣言裏涵蓋許多為人民提供住房的關切問題。

可以理解的是,要落實這些新措施需要時間。

因此,人民需要耐心等待這些新舉措開花結果。

我們希望朝正確方向重新出發,最終將迎來曙光。

拿督童國模
國際房地產聯合會(FIABCI)亞太區秘書處主席∥武吉佳拉房產(Bukit Kiara Properties)集團主席∥歡迎意見回饋[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