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道風雲(中篇) 吳木炎:新加坡受益最大 隆新高鐵沒也無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鐵道風雲(中篇) 吳木炎:新加坡受益最大 隆新高鐵沒也無妨

吳木炎說,耗資巨款的公共交通計劃,必須進行單向和比較性評估。
吳木炎說,耗資巨款的公共交通計劃,必須進行單向和比較性評估。

報導:許雅玲
攝影:本報攝影組&資料中心



新政府決定取消大型交通工程,都是屬於高資本的投資,其中,包括耗資千億令吉的隆新高鐵和耗資約650億令吉的東海岸鐵道計劃。

無獨有偶,兩項交通工程都是屬於有軌的公共交通工具。

對此,首相馬哈迪指出,儘管取消隆新高鐵計劃,我國或被逼作出多達5億令吉的賠償,但是,政府決意取消這些大型計劃,並估計可削減總額高達1兆國債的近五分之一。

取消大型工程,節省費用減緩國債,人民能不拍掌叫好嗎?

針對大馬新政府取消隆新高鐵計劃,新加坡專家學者的普遍看法是:

“高鐵帶來的不僅只是快速移動,也帶來連通性,讓國家地區更便利,甚至是平衡區域經濟發展的工具。不僅是高鐵乘客受惠,每個人都有可能從中獲益,因為高鐵所能帶來的發展不是我們能準確預測的。”

但我國城市規劃及交通規劃專家吳木炎說:“隆新高鐵,坦白講,有是最好,沒有也無妨,畢竟,最大受益者是新加坡。”

“新加坡是小島,什麼資源都少,並且,天然資源、土地或人力資源,都跟大馬不同。”他說:“新加坡有一流的基礎設施和連接全球市場的能力,必能吸引國際投資。國際公司在新加坡設立總公司,亦把整個操作集中在新加坡的話,營運成本非常高。”

隆新高鐵一旦實現,新加坡無端端就有了300多公里的腹地,國際公司可以只將做決策的高層團隊安置在新加坡,把第二線和第三線的行政,放在大馬的麻坡、峇都巴轄,讓新加坡人搭乘高鐵來馬上班,或者乾脆聘請大馬人,整體營運成本下降,但總公司地址還是在新加坡。

以製造業而言,新加坡可以在大馬設廠製造,但在新加坡出口。

東鐵非迫切需要

“我們想靠新加坡什麼?吸引新加坡遊客過來嗎?”他說:“實際上,隆新高鐵會直接衝擊大馬航空業。”

再把焦點放在東鐵。

“東鐵有幾個目的,你是作為所謂的陸橋運輸(land bridge),主要銜接巴生港口和關丹。那麼,任何從中國(東邊)來的,只要拖到關丹,由鐵道拖到巴生港口,就可以到西部去。

建設一個貨運轉口,讓東西互通有無,基本上是一個良好的策略計劃。

“不過,我們已有了一個中部的貨運轉口,並且橫貫東西,即是,一條由泰國的宋卡開始的鐵路,可以一直拖行貨物到巴東勿剎和檳城。即使在南部,我們也有一條銜接柔佛主要海港的火車軌道,從巴西古當通到丹絨柏勒峇斯。”

既有的貨運轉口,已經完整地在操作。我們還迫切需要東鐵嗎?

至於政府取消大型工程計劃,對雙邊關係造成的影響,不在本篇討論的範圍之內。

截至6月,東鐵已進行約14%的工程。這是在文冬的一個隧道,工程師探討用盾爆技術來興建隧道。
截至6月,東鐵已進行約14%的工程。這是在文冬的一個隧道,工程師探討用盾爆技術來興建隧道。

投資風險評估不夠敏感

吳木炎說:“你建高鐵,今天的目的,是想要回應人民的需求?還是建高鐵來刺激5個新的發展區(芙蓉、愛極樂、麻坡、峇株巴轄和依斯干達布蒂里),之後再增加人流和物流?‘是’的話,你要確保這5個發展區會成功。“

“請不要用隆新高鐵來講泛亞鐵路和一帶一路。泛亞鐵路未必一定是高速,只要你能夠到達曼谷,就可以展開旅程。實際上,我們的鐵道已經能夠銜接馬新泰三地,不一定要高鐵。”

基本上,投資在非常昂貴的基礎建設,但對於投資風險的評估,沒有足夠的敏感性,沒有掌握足夠資料,工程淪為大白象的幾率不低。很有可能,今天的流量(人流和物流)超過70%不適合用高鐵。

提升基礎建設可替代

不建隆新高鐵,有沒有替代的交通方案?

“我們有陸面和航空的替代方案。我們已經有了基礎建設,只需要提升模式和服務而已。”吳木炎坦言。

他繼說:“2024年運行的柔新捷運系統(RTS)沒被腰斬。RTS加上時速160公里的電動雙軌火車(ETS),從吉隆坡出發,不必兩小時就可到新加坡,大家還不覺得足夠和舒服?既然有了這條鐵道,肯定能提升火車服務。”

航空方面,幾乎每小時都有班機飛去新加坡。

“當然,人們會比較,假如把等待的時間算入,高鐵比飛機快…這點上,政府只需在梳邦機場改變形式,比如說,直接開闢一個通道給馬新班機,模式就好似蘇格蘭飛倫敦,90%乘客沒有行李,只須經過移民局檢查,簡化至好似步行過境。”

甚至,在某個程度上提供馬新乘客一個特別的泊車場,讓他們下車就直達航空大廈,接受移民局檢查,大大節省乘客時間。

“火車和飛機服務只要提升了,便可跟隆新高鐵競爭。”

還有南北大道。

“馬新通關,只是在大日子時塞車,平時不塞,只要增加通關關卡服務,從吉隆坡經南北大道到新加坡,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東鐵流量相當有限

隆新高鐵,是為載客而建,東鐵則是為載貨而建。

“你想操作東鐵,肯定需要足夠的貨運。可是,東海岸的人口很小,三州(吉蘭丹登嘉樓彭亨)人口總和幾乎只是巴生谷的人口。甚至,今天,你能夠看到吉隆坡飛東海岸,有多少個班次,多少車輛經過高速公路?”

東鐵會不會是大白象工程,現在尚不知道。不過,火車容量非常高,拖30個格是沒有問題。關鍵是,東鐵會有多少箱貨物要拖?倘若沒法去達到最基本火車容量能達到的流量,又是一個沒有存在價值的失敗項目。

“雖然,長期來看,東鐵經過的中間地帶,有很多天然資源,豐富的州屬和郊區。除非能再發揮天然資源和發展第一產業(農業)的下游工業,進而刺激物流成長。可是今天,真的沒法看到東鐵沿途有大事的土地和工業發展。這種情況底下,估計東鐵的物流量和人流量會相當有限,無法發揮投資應有的經濟效益。”

發展計劃須完整評估

新政府取消巨額公共交通計劃,爭議不斷。這個國家在推行大小發展計劃時,總是沒有給予人民很足夠的資訊和完整的概念:短期需要什麼,中期需要什麼,長期需要什麼。

“如果負責團隊沒有進行完整的評估,包括風險評估和敏感度分析,那麼,在一定的情況底下,這些計劃便有可能成為大白象工程。可是,現在把其建起……你覺得對嗎?”吳木炎說。

“高鐵、捷運,確實是符合未來30年至50年需求的公共交通。長遠來講,今天不要高鐵,改天還是需要。可是,你要不要今天花一大筆錢起了,給未來30年的需要?投資的每一塊錢,不能立刻看到效益,就是浪費資源。”

高鐵票價貴不實際

有人說,隆新高鐵有必要存在,因為它是為載客而建。

“我們已經知道火車容量和流量很大。我們知道隆新高鐵的容量很大,但流量能否夠達到容量的一半?考量到300多令吉的單程票價,我相信這不可能。這種情形下,班次就無法安排一小時一趟。”吳木炎強調。

撇開流量和票價,最要緊的是,在單向項目評估之上,還要做一個比較性的評估,比較現有的資源和投資的工程,包括現有的資源能夠符合到什麼程度?高鐵完成後,有多少乘客會轉過去搭乘?有沒有更適當的替代方案?

“隆新高鐵,每一公尺的鐵道以及所有設備,都要去建造。假如有高鐵,每個人都說我喜歡乘搭高鐵,但票價一說出來,究竟有多少人願意付錢享用?人人都喜歡坐馬賽地,可是,你願意付這么多錢,擔負這么重的債務,去擁有它嗎?”

大型計劃要合理造價

“國家的大型計劃,我們要的是公平合

理的造價。”

所謂的造價,很大程度上跟推行、施工和落實的方式有直接影響。

“雖然,東鐵是單道,但是,它的準備(保留跟徵地)跟整個地基,都是以雙道為主,當它經過大的結構(橋樑和隧道),會先做雙道。”

橋樑寬度雙倍,軌道做兩個,造價就增加。

“他們可以說,假如你現在不做雙道,未來要做到話,比現在的造價更高。操作是單道,但是投資上是超越單道的造價,這沒有問題。關鍵是,東鐵的造價跟成本各方面,在表面上,為什麼比其他國家相同項目都高,值得坐下來探討,很可能我們可以跟著別人的模式,把造價減低。”

即便找到公平價格,還是要看真正的需求量,以及,是否應在現在去落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看影音熱議更多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