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書 無絕路通銀漢

從事出版業的郭重興,深信一句話:“In Books, we trust。”只要相信,書,自有它本身的王國,本身的出路。這不是一個口號,而是人生身體力行的座右銘。郭重興用文字打造一個個周而複始運行的出版星球,讓它們用書籍組成璀璨的銀河系,人們只要願意穿越廣袤的銀河系,那就是智慧所在的地方。

特約:子若

攝影:連利元

今日登場

台灣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創辦人暨社長——郭重興

逢河造橋,絕壁攀梯 拓展閱讀版圖

郭重興走在最前線衝鋒陷陣,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外撿一些出版社(撿編輯)回來……該出版社旗下有39個出版品牌,意味他統領至少39個總編輯,凝聚眾力,一起拓展“讀書共和國”!

“逢河造橋,在無路處開路,遭逢絕壁則攀梯而上,不就是出版人的為所當為嗎?”這是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創辦人暨社長郭重興在其2018年出版目錄寫的一段文字。

他之所以如此寫,那是因為他篤信:“In Books, we trust。”只要相信,就會有前方的路。

不止于此,他還用文字打造一個個周而複始運行的出版星球,讓它們用書籍組成璀璨的銀河系,人們只要願意穿越廣袤的銀河系,那就是智慧所在的地方。

當我們進入新馬來西亞不久,這位用一輩子精心打造一個出版銀河系的創造者、參與者與書寫者,首次蒞臨我們這片被銀河系裡的太陽光正燦爛著的赤道土地。他,就是台灣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創辦人暨社長——郭重興。

在讀書共和國裡,“In Books, we trust”不是一個口號,而是力行!
在出版的銀河世界裡,找一顆你嚮往的閱讀星球,直達知識的夢鄉!

令閱讀成為一種高貴享受

郭重興于1950年出生,畢業于台灣大學哲學系、紐約市立學院電腦資訊碩士,1986年投入台灣出版領域,曾是城邦出版集團的創社元老之一,2002年成立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旗下從最早的5家出版品牌,成長到目前的39家出版社。

它是台灣頗具規模的人文社科藝術類綜合出版品牌之一,有綜合型的大型出版社,好比木馬、野人,也有以管理和財經為主要出版方向的大牌,還有以歷史社會議題為主的八旗、左岸、衛城、廣場等。

同時,也沒忽略未來的深度讀者,所以先后成立深耕于兒童閱讀領域的小熊、字畝、步步等,去年,在台灣閱樂書店看到由字畝出版的中文版法國繪本《有時母親,有時自己》(MA MERE),加上今年繼續遇見《捨不得睡的夏夜》和《不想等待的春日》,如此豪華式的出版作品,令閱讀成了一種高貴享受,顯示出版社的捨得,以及對閱讀者的尊重。

來到2018年,據該出版社業務平台總經理李雪麗透露:“年度出版量逼近1000種新書了!”

如是經年努力深耕,郭重興社長于2004年和2016年,先后兩度獲得台灣實體書店金石堂“年度出版風雲人物”殊榮,並成為少數榮獲兩次年度風雲人物的得獎者;到了2017年,更獲台灣出版領域最高榮譽金鼎獎最佳貢獻獎,堪稱中文出版領域極具指標性人物之一。

不給空間 成就不了一個好編輯

“這一趟到來,會帶些什麼回去嗎?”原來,在他家的出版社裡,一直都流傳這麼一個看似笑話卻事實存在的說法,那就是:“你不能讓我們的社長一天到晚往外面跑,他會撿一些出版社(撿編輯)回來……”

走在最前線衝鋒陷陣的郭重興,如今的重責大任就是想方設法,把公司設計成一個讓喜歡做書的編輯們投身此團隊,“這些編輯有沒有才華不知道,這要經過考驗,只求大家有機會在一起,而且我不嫌多!”這個說法與“韓信將兵,多多益善”如出一轍。

他聲稱,自己在外頭接觸的時間並不多,但是,對于編輯的人才這件事,還是有敏感度的,“如果覺得這個人可以,我很希望他能夠到我們這裡來做事。”當他伸出橄欖枝之后,對方為何要來?這裡又創造了什麼?

“我就以自以為的軍隊管理守則來管理,那就是充分授權,再來,即是分層負責。”他解釋,一個編輯乃至于總編需要擁有怎樣的空間,這是他必須考量的,“你不給他空間,就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編輯。”

目前,該出版社旗下有39個出版品牌,意味他統領至少39個總編輯,有的品牌甚至有幾個總編。據李雪麗表示,郭社長還被稱為台灣出版界培養最多總編的出版人。

無需“編”理由說服我 尊重編輯志向

對于郭社長從外頭“撿”回來的編輯,對方的聰明、才智被視為次要條件,他更著重與關注的是,對方有沒有自己的主張,包括:他對于書本這件事情,跟人的關係,是不是相信的。也就是說,他是否相信一本書對個人、對社會、對文化的貢獻?

此外,他也會觀察對方有沒有敢于說,自己要在這裡做一些東西給別人,而且所做的事情是跟現存有的不太一樣?作為這個龐大出版集團的社長,他表示,每一次開會,他大部分時候都選擇聆聽,“聽他們想做什麼,怎麼看自己的部門……”

與郭重興一同前來吉隆坡考察市場的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業務部協理張鑫峰(左起)、業務平台總經理李雪麗,以及旗下的小熊出版社總編輯鄭如瑤。

要的是有見地的創意人

他隨即望向坐在一旁的小熊出版社總編輯鄭如瑤,然后說:“她要怎樣去為台灣的小朋友規劃什麼樣的書籍。為什麼?”他需要的不是追隨者,而是有見地的創意人。

“‘為什麼’有時候還是主觀的,我通常不需要他們解釋為什麼,因為他們的理由不見得是我的理由,我認為,他們能講出一套理由就足夠了,不用來說服我,我會給予尊重。”至于每一家出版社的未來,他說,一切都取決于總編的志向(ambition)與意向(intention)。

每一次,他都會從旗下出版社提出的新出版計劃中有所收穫,“很新鮮!”不是每一回都百發百中,完全迎合到市場的閱讀口味,“但,像他們這樣一直都在進步與發展的人與出版社,通常其準確度就會越來越高,一方向拓展了台灣閱讀視野,也擴展了我個人的視野。”

他說,出版事業是一個講求人才與資本密集,同時介于文化與商業之間的產業,“這個工作自然變得需要不一樣的思考,也很有挑戰性。”除了編輯部以外,還有總經理,他需要帶領其業務團隊,與編輯產生一種水乳交融的情況,然后一起把編輯好的書在台灣創造出一定的效應與效果。

深度閱讀,成就有成就的人。對閱讀保持信仰與熱情,對人生大有助益!

只要有人閱讀就有讀書共和國

旗下出版社如此多,讀物更不少,但不是所有書籍都是郭重興感興趣,一般上,他會選擇文學與歷史類的讀物,政經也常有涉獵。在訪談當中,難免會聊到數碼時代的閱讀習慣,他表示,不曾擔心紙本書會被取代,人們還是要閱讀,並且絕對不是個破碎的閱讀。

他以一個MBA高階閱讀者為例,除了自身領域的書籍,其他領域僅止于閱讀零碎的文章就足夠了,他是否願意閱讀一本50萬字的小說,這本來就依個人情況而定。然而,他篤信,偉大的小說絕對不只有19世紀或20世紀才寫得出來,未來的世紀同樣會出現同樣好的小說。

假如有人為因應現有的數碼化而提供破碎的閱讀內容,他會反問對方一個問題:“像你如此聰明的人,將來誰寫書給你看呢?”若然把讀者都當作破碎的,那麼,學者在哪裡?作家在哪裡?總統在哪裡?

所以,他覺得,不能只看到現有感受到的,而忘了過去,也對未來失去想像!千年以來,深度的閱讀成就有成就的人,那是不變的鐵律!

在他的深信不疑下,“In Books, we trust。”不只是一個口號,而是力行!李雪麗正是感動于他在台灣出版的貢獻,因此,于3年前從天下文化走進了讀書共和國。她透露,郭社長最常跟她們說的一句話,即是“只要有人願意閱讀,讀書共和國將一直堅守在出版的崗位上”,每一個愛書的人無法不被這句話感動。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