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书 无绝路通银汉

从事出版业的郭重兴,深信一句话:“In Books, we trust。”只要相信,书,自有它本身的王国,本身的出路。这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人生身体力行的座右铭。郭重兴用文字打造一个个周而复始运行的出版星球,让它们用书籍组成璀璨的银河系,人们只要愿意穿越广袤的银河系,那就是智慧所在的地方。

特约:子若

摄影:连利元

今日登场

台湾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创办人暨社长——郭重兴

逢河造桥,绝壁攀梯 拓展阅读版图

郭重兴走在最前线冲锋陷阵,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外捡一些出版社(捡编辑)回来……该出版社旗下有39个出版品牌,意味他统领至少39个总编辑,凝聚众力,一起拓展“读书共和国”!

“逢河造桥,在无路处开路,遭逢绝壁则攀梯而上,不就是出版人的为所当为吗?”这是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创办人暨社长郭重兴在其2018年出版目录写的一段文字。

他之所以如此写,那是因为他笃信:“In Books, we trust。”只要相信,就会有前方的路。

不止于此,他还用文字打造一个个周而复始运行的出版星球,让它们用书籍组成璀璨的银河系,人们只要愿意穿越广袤的银河系,那就是智慧所在的地方。

当我们进入新马来西亚不久,这位用一辈子精心打造一个出版银河系的创造者、参与者与书写者,首次莅临我们这片被银河系里的太阳光正灿烂著的赤道土地。他,就是台湾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创办人暨社长——郭重兴。

在读书共和国里,“In Books, we trust”不是一个口号,而是力行!
在出版的银河世界里,找一颗你向往的阅读星球,直达知识的梦乡!

令阅读成为一种高贵享受

郭重兴于1950年出生,毕业于台湾大学哲学系、纽约市立学院电脑资讯硕士,1986年投入台湾出版领域,曾是城邦出版集团的创社元老之一,2002年成立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旗下从最早的5家出版品牌,成长到目前的39家出版社。

它是台湾颇具规模的人文社科艺术类综合出版品牌之一,有综合型的大型出版社,好比木马、野人,也有以管理和财经为主要出版方向的大牌,还有以历史社会议题为主的八旗、左岸、卫城、广场等。

同时,也没忽略未来的深度读者,所以先后成立深耕于儿童阅读领域的小熊、字亩、步步等,去年,在台湾阅乐书店看到由字亩出版的中文版法国绘本《有时母亲,有时自己》(MA MERE),加上今年继续遇见《舍不得睡的夏夜》和《不想等待的春日》,如此豪华式的出版作品,令阅读成了一种高贵享受,显示出版社的舍得,以及对阅读者的尊重。

来到2018年,据该出版社业务平台总经理李雪丽透露:“年度出版量逼近1000种新书了!”

如是经年努力深耕,郭重兴社长于2004年和2016年,先后两度获得台湾实体书店金石堂“年度出版风云人物”殊荣,并成为少数荣获两次年度风云人物的得奖者;到了2017年,更获台湾出版领域最高荣誉金鼎奖最佳贡献奖,堪称中文出版领域极具指标性人物之一。

不给空间 成就不了一个好编辑

“这一趟到来,会带些什么回去吗?”原来,在他家的出版社里,一直都流传这么一个看似笑话却事实存在的说法,那就是:“你不能让我们的社长一天到晚往外面跑,他会捡一些出版社(捡编辑)回来……”

走在最前线冲锋陷阵的郭重兴,如今的重责大任就是想方设法,把公司设计成一个让喜欢做书的编辑们投身此团队,“这些编辑有没有才华不知道,这要经过考验,只求大家有机会在一起,而且我不嫌多!”这个说法与“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如出一辙。

他声称,自己在外头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对于编辑的人才这件事,还是有敏感度的,“如果觉得这个人可以,我很希望他能够到我们这里来做事。”当他伸出橄榄枝之后,对方为何要来?这里又创造了什么?

“我就以自以为的军队管理守则来管理,那就是充分授权,再来,即是分层负责。”他解释,一个编辑乃至于总编需要拥有怎样的空间,这是他必须考量的,“你不给他空间,就不能成为一个好的编辑。”

目前,该出版社旗下有39个出版品牌,意味他统领至少39个总编辑,有的品牌甚至有几个总编。据李雪丽表示,郭社长还被称为台湾出版界培养最多总编的出版人。

无需“编”理由说服我 尊重编辑志向

对于郭社长从外头“捡”回来的编辑,对方的聪明、才智被视为次要条件,他更着重与关注的是,对方有没有自己的主张,包括:他对于书本这件事情,跟人的关系,是不是相信的。也就是说,他是否相信一本书对个人、对社会、对文化的贡献?

此外,他也会观察对方有没有敢于说,自己要在这里做一些东西给别人,而且所做的事情是跟现存有的不太一样?作为这个庞大出版集团的社长,他表示,每一次开会,他大部分时候都选择聆听,“听他们想做什么,怎么看自己的部门……”

与郭重兴一同前来吉隆坡考察市场的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业务部协理张鑫峰(左起)、业务平台总经理李雪丽,以及旗下的小熊出版社总编辑郑如瑶。

要的是有见地的创意人

他随即望向坐在一旁的小熊出版社总编辑郑如瑶,然后说:“她要怎样去为台湾的小朋友规划什么样的书籍。为什么?”他需要的不是追随者,而是有见地的创意人。

“‘为什么’有时候还是主观的,我通常不需要他们解释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理由不见得是我的理由,我认为,他们能讲出一套理由就足够了,不用来说服我,我会给予尊重。”至于每一家出版社的未来,他说,一切都取决于总编的志向(ambition)与意向(intention)。

每一次,他都会从旗下出版社提出的新出版计划中有所收获,“很新鲜!”不是每一回都百发百中,完全迎合到市场的阅读口味,“但,像他们这样一直都在进步与发展的人与出版社,通常其准确度就会越来越高,一方向拓展了台湾阅读视野,也扩展了我个人的视野。”

他说,出版事业是一个讲求人才与资本密集,同时介于文化与商业之间的产业,“这个工作自然变得需要不一样的思考,也很有挑战性。”除了编辑部以外,还有总经理,他需要带领其业务团队,与编辑产生一种水乳交融的情况,然后一起把编辑好的书在台湾创造出一定的效应与效果。

深度阅读,成就有成就的人。对阅读保持信仰与热情,对人生大有助益!

只要有人阅读就有读书共和国

旗下出版社如此多,读物更不少,但不是所有书籍都是郭重兴感兴趣,一般上,他会选择文学与历史类的读物,政经也常有涉猎。在访谈当中,难免会聊到数码时代的阅读习惯,他表示,不曾担心纸本书会被取代,人们还是要阅读,并且绝对不是个破碎的阅读。

他以一个MBA高阶阅读者为例,除了自身领域的书籍,其他领域仅止于阅读零碎的文章就足够了,他是否愿意阅读一本50万字的小说,这本来就依个人情况而定。然而,他笃信,伟大的小说绝对不只有19世纪或20世纪才写得出来,未来的世纪同样会出现同样好的小说。

假如有人为因应现有的数码化而提供破碎的阅读内容,他会反问对方一个问题:“像你如此聪明的人,将来谁写书给你看呢?”若然把读者都当作破碎的,那么,学者在哪里?作家在哪里?总统在哪里?

所以,他觉得,不能只看到现有感受到的,而忘了过去,也对未来失去想像!千年以来,深度的阅读成就有成就的人,那是不变的铁律!

在他的深信不疑下,“In Books, we trust。”不只是一个口号,而是力行!李雪丽正是感动于他在台湾出版的贡献,因此,于3年前从天下文化走进了读书共和国。她透露,郭社长最常跟她们说的一句话,即是“只要有人愿意阅读,读书共和国将一直坚守在出版的岗位上”,每一个爱书的人无法不被这句话感动。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