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對牛談情──工作這幾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牛小流:對牛談情──工作這幾年

    自稱帥牛,想成為文字裡的小丑,用文字感動世界。

    星期五下班后,我都會驅車從工作地點回鄉,傍晚五點上路,七點多就會抵達家園,總好過自己窩在宿舍過活。這150公里的路是我最心甘情願的距離。我才剛踏入家門,就看到老父在門口沉思,他問我:“如果高處掉下,跌斷頸骨會有什麼后果?”



    一開始我以為他遭遇什麼工作傷害?但看他若無其事吞雲吐霧,若受傷了想必沒這雅興。思索一會兒回答:“跌斷頸骨我不確定會有什麼后果,但脊椎骨一旦受傷可大可小,嚴重的話,可能喪失行動能力。”他聞言后,一臉沉重,我只覺奇怪。

    爸爸是羅厘司機,駕駛重型羅厘,負責運輸磚頭沙石,這幾十年來都是靠這份技能養家糊口,處于退休年齡的他,還是不時到工地打份差事。今天他如常上班,和他接應的同事在工地高處一時不察掉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大伙急忙扶起這位同事,發現他鼻孔流血昏迷過去,那一刻大伙兒還真以為他已死去,急忙送院才能保住性命。

    這位工人不懂未來還能否走動,沒人知道。勞力工作就是存在著工作風險,也難怪本地年輕人對于3D工作,即困難(Difficult)、骯髒(Dirty)、危險(Dangerous)都不願參與。

    上一代的工作者已是退休之齡,這幾十年來,我國都不斷引進外勞填補這些工作空缺,我父親如今還是從事這樣的工作,為了什麼?還不是口袋沒錢。我能給的不多,只能怪自己沒本事。

    羅厘司機的工作風險遠超我的想像,每次駕駛跟在載送樹桐的羅厘后都感到畏懼,樹桐綁在羅厘上搖搖晃晃,讓人難免胡思亂想到某部恐怖電影劇情,一想到這畫面就馬上加速超越,透過后視鏡看著羅厘緩慢行駛,才放下心頭大石不再緊張。

    小學一年級時,放學后得知爸爸工作時遭遇事故,羅厘翻車而他困在車廂裡頭,送醫急救后所幸沒生命危險,只是右腿被鐵枝插入,身體多處骨折,在家休息大半年,那段期間都是靠保險金過活,也讓我初次領會“人有旦夕之禍福”的心境。

    現在看著爸爸活蹦亂跳,無法想像他曾遭遇大難,身上也沒留下痕跡,只是偶爾嚷嚷,人老不中用跨不上羅厘階梯,倒沒聽過他要轉行。我不知不覺工作已好幾年,感恩的是,我的工作無需太大的勞力,與其說是做工,不如說是“坐”工,每天坐在辦公室,敲打著鍵盤處理業務,偶爾也到其他崗位應對客戶。

    走出空調溫度極低、寒風徹骨的辦公室,陽光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站在熱辣太陽底下沒一會兒,就熱得快要昏厥。無法想像有著一群人在烈日下賣力工作,換作是我,一定大喊吃不消,我這就看到辦公室門口的園丁,滿頭大汗,專心一致修剪花草,他意識到我的視線,和我相視微笑。

    頓時有感天底下每個人為了生活都努力地工作,只要無愧于心和持續做下去,那麼每份工作自然就是最好的工作,也不用什麼高低貴賤之分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