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流:对牛谈情──工作这几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牛小流:对牛谈情──工作这几年

自称帅牛,想成为文字里的小丑,用文字感动世界。

星期五下班后,我都会驱车从工作地点回乡,傍晚五点上路,七点多就会抵达家园,总好过自己窝在宿舍过活。这150公里的路是我最心甘情愿的距离。我才刚踏入家门,就看到老父在门口沉思,他问我:“如果高处掉下,跌断颈骨会有什么后果?”



一开始我以为他遭遇什么工作伤害?但看他若无其事吞云吐雾,若受伤了想必没这雅兴。思索一会儿回答:“跌断颈骨我不确定会有什么后果,但脊椎骨一旦受伤可大可小,严重的话,可能丧失行动能力。”他闻言后,一脸沉重,我只觉奇怪。

爸爸是罗厘司机,驾驶重型罗厘,负责运输砖头沙石,这几十年来都是靠这份技能养家糊口,处于退休年龄的他,还是不时到工地打份差事。今天他如常上班,和他接应的同事在工地高处一时不察掉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大伙急忙扶起这位同事,发现他鼻孔流血昏迷过去,那一刻大伙儿还真以为他已死去,急忙送院才能保住性命。

这位工人不懂未来还能否走动,没人知道。劳力工作就是存在着工作风险,也难怪本地年轻人对于3D工作,即困难(Difficult)、肮脏(Dirty)、危险(Dangerous)都不愿参与。

上一代的工作者已是退休之龄,这几十年来,我国都不断引进外劳填补这些工作空缺,我父亲如今还是从事这样的工作,为了什么?还不是口袋没钱。我能给的不多,只能怪自己没本事。

罗厘司机的工作风险远超我的想像,每次驾驶跟在载送树桐的罗厘后都感到畏惧,树桐绑在罗厘上摇摇晃晃,让人难免胡思乱想到某部恐怖电影剧情,一想到这画面就马上加速超越,透过后视镜看着罗厘缓慢行驶,才放下心头大石不再紧张。

小学一年级时,放学后得知爸爸工作时遭遇事故,罗厘翻车而他困在车厢里头,送医急救后所幸没生命危险,只是右腿被铁枝插入,身体多处骨折,在家休息大半年,那段期间都是靠保险金过活,也让我初次领会“人有旦夕之祸福”的心境。

现在看着爸爸活蹦乱跳,无法想像他曾遭遇大难,身上也没留下痕迹,只是偶尔嚷嚷,人老不中用跨不上罗厘阶梯,倒没听过他要转行。我不知不觉工作已好几年,感恩的是,我的工作无需太大的劳力,与其说是做工,不如说是“坐”工,每天坐在办公室,敲打着键盘处理业务,偶尔也到其他岗位应对客户。

走出空调温度极低、寒风彻骨的办公室,阳光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站在热辣太阳底下没一会儿,就热得快要昏厥。无法想像有着一群人在烈日下卖力工作,换作是我,一定大喊吃不消,我这就看到办公室门口的园丁,满头大汗,专心一致修剪花草,他意识到我的视线,和我相视微笑。

顿时有感天底下每个人为了生活都努力地工作,只要无愧于心和持续做下去,那么每份工作自然就是最好的工作,也不用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