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和:寫意寫——熱情奏鳴曲 | 中國報 ChinaPress

趙德和:寫意寫——熱情奏鳴曲

“我想不到有任何音樂比得上《熱情》,我甚至能每天都聆聽它。多令人驚嘆,超然的音樂!當我想到人們能創造出如此奇蹟的作品時,它總是令我感到驕傲,也許還帶點兒天真浪漫的情緒……”列寧曾如此讚頌貝多芬這首偉大奏鳴曲。的確,貝多芬在這首奏鳴曲裡所傾注的情感與力量,與他眾多的作品一樣,具有普世的吸引力,幾乎沒有一位作曲家像貝多芬,能使學者與普通音樂愛好者都為之著迷,任何人都能夠直接在他的音樂中,獲得精神上的滋養與補足。



任何有丁點兒學琴經驗的,都能告訴你,第一首彈的貝氏名曲就是簡易版的《歡樂頌》(是的,它比《致愛麗絲》更容易),不太糟糕的學生應該都能在一堂課內把它學起來。如此樸素簡單的旋律,純潔得能直接滲透幼兒的腦袋,同時又具有輝煌,提升人類自強的力量,讓它在人類抗爭的歷史事件中——六四天安門學生運動、柏林圍牆瓦解等巍巍響起。以上特性也包含他的《熱情》奏鳴曲裡。

寫於1804年,兩年完成,於1807年出版時,由翰堡出版商克朗茲加以命名為“熱情”,這稱號也因為恰當地表達出此作品的實質,而得以流傳至今。

雙手簡單地以兩個八度音的距離,以齊奏主調f小調的琶音,極弱地,充滿不祥之兆地拉開帷幕,伴隨著一陣瀰漫著不安的迴響與空間感,音樂再以同樣的方式,以往上的方向發展,樂句於C大調和弦稍息片刻後,於降七和弦時變得不確定,繃緊,顫抖,然後在恢復平靜的短暫狀態後,貝多芬以升半音程的方式(即降G小調)重申第一主題,這時情緒變得更為不安,幾乎有大難臨頭的感覺,而這時貝氏有名的“命運”動機也在低音部隱隱響起。

象徵被壓迫的困境,以及即將與之對抗的強大意志。每次演奏這段展開部(exposition)時,心情都是非常緊張,原因也許就是它的透明度吧!十個小節,充分體現出貝氏典型的簡單而直接的主題構造,戲劇性的形成與將之建構成龐然大物的天才,十個小節,貝多芬讓彈奏者都被音樂中那無從掩蔽的情感所感染。

創作年份1840年是貝多芬心靈備受煎熬的一年,貝多芬以拿破崙事蹟為創造靈感而寫成《英雄》交響曲,但他對這位軍事天才的敬仰,終究在他自冕皇帝後破滅,信念備受打擊,加上情事坎坷(他畢生的命運),日益加劇的耳疾,使得《熱情》更具一把悲壯曲調。

如果文學家以語言作為描述這世界的媒介,貝多芬與世界溝通的語言就是音樂,“音樂於我更勝文字”,他說。也許列寧也發現,貝多芬的音樂確實有感化人心的力量,謹慎的他接著說:“但我不能每天聆聽它,因為它對我神經造成一定的影響,使我盡想說些善良的話語,甚至傻話,對那些身處污穢地獄裡,卻仍能創造出如此美妙事物的人表示讚許,輕輕拍打他們的頭。但今時今日,你可不能這樣做了,他們可會把你的手咬掉!所以,你必須痛揍他們的頭,毫無憐憫地痛揍他們!雖然理想中,我們反對以暴力對待他人。嗯,這真是個棘手難題啊!”寫到這裡,腦海當下浮現的是,電影《發條柳橙》裡的亞歷山大。

趙德和——鋼琴教師,音樂、電影與書籍的雜食動物,零嘴雖少吃但不否認該營養價值所在,偶爾藉健身來消除罪惡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