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手写字的温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马保靖:蓝涩靖态──手写字的温度

在刚过去的书展特别为许裕全的《从大丽花到兰花》做两天特价加购企划,打书之余,也推荐这好书给读者作为最佳父亲节礼物。那时请同事姵伊写了四张从书中节录出来的打书文,夹在书页,摆放在四个显眼的展示位置。



跟同事比较,我的字丑得名列前茅,偶尔还会愧对自己,直至看到周社长的手写字,我稍感安慰;最近编陈某主播的书,听美编投诉那比多数医生还潦草的字,我五十步笑百步地火上浇油:“冤枉,从未见过这么潦草的字!”

其实,我以前的字可不像现在这样——小学时,老师还赞我字迹工整,无论英文字母或汉字,都用铅笔一笔一划写在练习簿上;中学时转成使用原子笔,起初有点不习惯,适应以后,英文字母依然工整,汉字差强人意,以书写中、小楷的功课来练习。

真正“沉沦”,该是唸大专时,中文系首年选修了每周一堂的书法班,始知需要携带的“道具”非常多——一大捆宣纸、毛笔、墨汁、字帖,还得起个一大早,全身装备从家徒步一公里到轻快铁站乘车,再转搭永不准时的电动火车,到离校约五百公尺的火车站,一趟近一小时半,还得人挤人的行程,如此上了三堂课,最终选择放弃,老师后来半哄半恐吓,要我继续免得被当掉,仍挽留不了。

自此,无论上课考试,直至出社会工作,手写字是写得越来越快,字迹越来越丑,英文字母更出现“懒惰笔划”(同事的说法),“e”写成像“c”、“5”和“3”相似……

上一次,缓下心来专心写字,该是十年前为心仪女孩制作周杰伦演唱会的“观后特辑”,女孩抽不出时间来吉隆坡观赏演唱会,我独自观赏,事后收集了各报章报导,剪下图片,加上一些随专辑附赠的肖像卡片、从杂志“割舍”的照片,制作成比新闻更精彩、用心百倍的,专属于那女孩的特刊,其中不乏我从每一首歌曲中节选出来、一笔一划细心写下的歌词。

那是我这美感匮乏、美术零蛋的傻瓜,耗了几晚,投入所有情感制作的“情书”——对那女孩、对周杰伦皆是——最美的是,我们不曾走到一起。

如今,创作都用电脑“代打”,做“键人”多于“笔者”,要让手写字迹回到多年前那样漂亮,目前来说,绝对没那种心力。虽有认识的书法老师开授书法班,但当初那段学涯的艰苦,依旧令我却步(实则借口)。

说回书展。两天下来,该书售出六十多本,是旧书中销量最好的。姵伊手写的四张打书纸,最终只留下一张,其余三张不翼而飞。

我想,读者会购买此书,除了因作者文字功力及内容折服,也应该是为姵伊这手写字一笔一划的力度所散发的温暖而感动吧!那三张不见的纸,相信也是给他们抽走了。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私下是半调子影痴、书痴、生活白痴。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