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我院几代巢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秀青:青空翫味——我院几代巢

庭院里,总有鸟儿一只跟着一只出现在碎石步道上,它们同色,不易一眼就辨识,只有当它们发出轻柔的咕噜或拍翅几步又着地声,才知道它们来了。



胸腹胁侧一环环黑白横细纹如斑马条纹,而被名为斑马地鸠的原因吧!飞降在院里巡视找食,巡视休憩地点,甚至巡视巢窝之筑处;不怕走近到我窗门几步路前,不理会屋主是否欢迎,也不在乎时间的落点,更不在乎晴雨。

首次见牠是六年前在我家梅树上,当时由二楼窗框望下观察牠们,自下蛋、孵出、喂养、育成经训练下一代飞的本领,到稳健飞出远扬的整个全程,从此缘起了家院惯常发现牠们的足迹。

第二窝则在五个月后前院椰树上发现的,是在树荫下的地面上,发现掉落的小小蛋壳才有所觉察。之后,第三窝、第四窝或在七里香桠条间,或回到椰树上,或在红芽赤楠叶丛里,不知还有多少次是不被知晓的。

它们脚步总是蹒跚,在碎石道或草舖上点思点思走着,低声细语或和伴侣嘀咕嘀咕,这儿找食那儿找食,有时蹲伏平石上,有时在篱墙外的水泥地,……不是几秒几分的短暂,而是一或两小时的闲长;没空去注意牠的逗留,做做自己的活儿,再回看牠时已悄然不见何时又去云游了。

它们犹似世间无事一身悠,无忧可扰唯清净,你来也好,我去也可,不抓不惧,淡雅风轻,无为!

陈秀青——台湾人;曾任资讯软体经理及财会经理,今,日作小文提炼心之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