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秀青:青空翫味——我院幾代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們的隱私政策所述,本網站通過使用COOKIES確保您在瀏覽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
如果您繼續使用我們的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隱私政策並接受我們對此類cookie的使用。有關詳細信息,請單擊“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陳秀青:青空翫味——我院幾代巢

庭院裡,總有鳥兒一隻跟著一隻出現在碎石步道上,它們同色,不易一眼就辨識,只有當它們發出輕柔的咕嚕或拍翅幾步又著地聲,才知道它們來了。



胸腹脅側一環環黑白橫細紋如斑馬條紋,而被名為斑馬地鳩的原因吧!飛降在院裡巡視找食,巡視休憩地點,甚至巡視巢窩之築處;不怕走近到我窗門幾步路前,不理會屋主是否歡迎,也不在乎時間的落點,更不在乎晴雨。

首次見牠是六年前在我家梅樹上,當時由二樓窗框望下觀察牠們,自下蛋、孵出、餵養、育成經訓練下一代飛的本領,到穩健飛出遠揚的整個全程,從此緣起了家院慣常發現牠們的足跡。

第二窩則在五個月後前院椰樹上發現的,是在樹蔭下的地面上,發現掉落的小小蛋殼才有所覺察。之後,第三窩、第四窩或在七里香椏條間,或回到椰樹上,或在紅芽赤楠葉叢裡,不知還有多少次是不被知曉的。

它們腳步總是蹣跚,在碎石道或草舖上點思點思走著,低聲細語或和伴侶嘀咕嘀咕,這兒找食那兒找食,有時蹲伏平石上,有時在籬牆外的水泥地,……不是幾秒幾分的短暫,而是一或兩小時的閒長;沒空去注意牠的逗留,做做自己的活兒,再回看牠時已悄然不見何時又去雲遊了。

它們猶似世間無事一身悠,無憂可擾唯清淨,你來也好,我去也可,不抓不懼,淡雅風輕,無為!

陳秀青——台灣人;曾任資訊軟體經理及財會經理,今,日作小文提煉心之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