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手演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主题故事‧手演戏

报导:谭络瑜
摄影:李文源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DPAC提供



一双手,挥洒瞬间变兔子、骏马、老鹰…
一双手,操弄戏偶演出传统民间故事…
手,演出创意无穷的戏,
带你乘着想像的翅膀,
漫游在民间故事空间!

雪州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举行国际艺术节,为观众带来令人眼前一亮的三档偶戏,其中一场就是逐渐消失的马来民间传统艺术——皮影戏。

剧场舞台上的皮影戏台,就像一个发著光的奇幻箱子。白幕上皮偶摆动着头和双手,幕后操偶师一边支配皮偶动作,一边变着声透过不同角色说著对白,吉兰丹腔马来话很难听懂。当操偶师即兴说出一两句英文:“How are you?”“Very good!”台下观众愣了半秒,随即哈哈大笑。

三代同堂演出

布幕后的演出者来自同一个家族,印象中,皮影戏是马来老人表演,却意外见到两个马来小孩各坐一边,四只小胖手落力地敲打锣鼓。演至一个段落,音乐停止,操偶师和乐师从布幕后走出,父亲将手中的偶交给儿子,象征交棒和传承。小孩恭敬接过戏偶坐到布幕后,父亲换了位子掌鼓,鼓棒一敲,音乐响起,儿子接着演,童稚声音随角色变化,还叫人惊喜地穿插几句华语:“你好吗?”“你从哪里来?”逗乐观众。咚咚咚、锵锵锵,戏偶手舞足蹈,特别有活力……

一个吉兰丹艺术家族,三代皮影师同堂,83岁的祖父胡仙(Hussin bin Yussof)、35岁的父亲卡马鲁白沙(Kamarul Baisah bin Hussin)、7岁的孙子白哈祺(Kamarul Baihaqi bin Kamarul Baisah)。祖孙轮流在白布幕后操偶,向观众诉说马来民间传统艺术皮影戏代代相传的故事。

孩子接棒不愁后继无人

当皮影戏演完,父亲和孩子及其他团员撒离舞台时,创团人之一珊苏丽亚(Zamzuriah Zahari)和记者聊起这个皮影戏家族,刚刚演出的三代操偶师分别是她的家公、丈夫和儿子。

珊苏丽亚与丈夫卡马鲁白沙都是本地著名传统马来舞蹈艺术家及导师。她来自登嘉楼,与来自吉兰丹的丈夫共同创立了BaiZam Generation。她毕业于ASWARA舞蹈系及马大表演艺术戏剧系,被认为是复兴在吉兰丹已经消失的传统马来舞蹈戏剧重要人物之一,专长在于Tari-tari Inai、Mak Yong Kelantan、Mek Mulung Kedah和Mak Yong Riau。她丈夫毕业于ASWARA,主攻乐器制造和导演,目前为传统艺术系讲师,专长吉兰丹传统艺术如:Wayang Kulit、Mak Yong、Dikir Barat、Silat Jawi、Rebana Ubi和Kertuk Kelapa等。两人多次在本地和海外演出,参加各国音乐节和艺术节。

正因为两人的艺术背景,几个儿子都遗传了父母的艺术细胞。7岁的大儿子白哈祺和5岁的二儿子白杜达(Baituttah),跟随父亲步伐表演皮影戏,3岁的白库尼(Baiquni)开始学玩皮偶。珊苏丽亚笑说还有一个刚满7个月的小儿仍未显露天分。四个儿子若都学皮影戏,吉兰丹皮影戏不愁后继无人。

皮影戏《Adab Berguru》
老中青薪传艺术

这场皮影戏由吉兰丹三位著名的老中青操偶师演出,分别有70岁的祖父胡仙、35岁的父亲卡马鲁白沙和7岁的白哈祺,三代同堂一起操偶的皮影戏,在本地仅无绝有!

故事主要呈现从Tok Dalang(老操偶师)到Tok Dalang Muda(青年操偶师)和Tok Dalang Cilik(孙辈操偶师)贯穿三代的皮影戏知识和传承。最年幼的白哈祺早在3岁就懂得操作偶,今年7岁的他更是擅长控制皮偶的动作和饰演不同人物。

今天还有一场,万勿错过!演出日期与时间:7月8日(星期日)5pm,地点: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更多资讯浏览面书:DPAC。

同龄小孩背字母
唯他唱游皮影戏曲

卡马鲁白沙的父亲是吉兰丹一位皮影师,耳濡目染下从小对皮影戏和音乐深感兴趣,跟着父亲学制作乐器、演奏、操偶。之后他考入表演艺术学院,一直不忘发扬传统皮影戏,但并没有刻意栽培儿子成为皮影师。

他回忆,白哈祺1岁时不爱玩其他玩具,就喜欢玩皮影戏偶。稍大一点,他会跟着节奏敲锣打鼓,很快就掌握皮影戏中使用的各种乐器,3岁开始对音乐的兴趣变得更加浓厚,更常常跟着父亲一起演奏音乐。5岁时,别人都在背字母和数字,白哈祺却已熟记皮影戏的歌曲。

“他的观察力和模仿能力很强,在旁边看大人演就自己学会,能够流利说出一些普通人都难理解的古语,也擅长即兴编故事,天生具备皮影师的条件。”次儿白杜达也展现同样才能,于是他们索性让孩子加入皮影戏团表演,并编了三代同堂演出的节目,开始在婚礼、订婚仪式和其他小型仪式中表演。白哈祺过人才华更是被记录在《Daddy, Aqi nak jadi Tok Dalang》获奖纪录片中。

努力经营家族品牌

“起初我也会像一般家长,担心让孩子学传统皮影戏,未来会不会难讨生计?但是看到丈夫在学院当讲师授课,生活不见得差,发扬传统艺术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再加上孩子有天分,为何不让他们好好发挥?”于是,珊苏丽亚和丈夫努力经营家族品牌。

很多人认为皮影戏已没落消失,但在吉兰丹马来甘榜里仍有一些皮影师表演,偶尔也应需求举行治疗仪式。他们每次回乡办工作坊和演出,村人的反应热烈,可见爱看戏是人的天性。

“我们希望拉近人们和传统艺术之间的距离,让大家看到传统皮影戏是超越语言,各族人民一同欣赏的艺术。”她费尽心思革新皮影戏,将至少演出一两个小时的传统戏目缩短,带到国内外艺术中心舞台演出,甚至接受商家邀约演出和拍广告。 “传统艺术并非一成不变,保留传统同时注入新创意,皮影戏才会更有活力和生命力!”

入读华校多一种语言优势

有意思的是,除了让孩子从小参演皮影戏,珊苏丽亚和丈夫也把孩子送入华校,大儿子白哈祺现在就读沙登二校华小,二儿子白杜达上华文幼儿园。“我的想法是让他们多学一种语言总是好的,以后或许他们可以登上更大的舞台。”她分享,华小老师都很支持白哈祺,批准他偶尔请假演出,甚至邀他在学校里演出皮影戏。“他在台上用华语演出,我和丈夫听不懂,可是老师和同学们都听得懂,哄堂大笑 ,看得很开心。”

而最叫白沙和珊苏丽亚欣慰的是,他们不再需担心吉兰丹皮影戏会消失,因为起码有儿子传承他们家族的故事……

BaiZam Generation
多才多艺

BaiZam Generation成立于2013年,以Baisah与Zamzuriah家族以及他们的孩子和学生组成,是以舞蹈、传统与现代音乐、传统与现代戏剧表演的活跃团体。

BaiZam Generation的演出常获好评,他们专长于传统马来艺术如:Mak Yong、Mek Mulung、Dikir Barat、皮影戏、马来传统舞蹈、马来民间歌曲及诗歌、Selampit和Main Puteri。他们的实力在于团员每人都至少拥有三种才华,即演唱、跳舞、表演或乐器演奏。

皮影戏
古印度神话素材

马来西亚吉兰丹州皮影戏起源于泰国南部,演出节目都以印度古代神话为素材,再融入本体文化。皮影戏最初是一种仪式表演,综合多种艺术形式,除了伴随皮偶动作的歌唱、乐师的呼喝、锣鼓的打击等,还包含文学、音乐、绘画、手工艺和戏剧等元素。

操偶师是皮影戏剧的叙事者,他以马来半岛代代口传的操作方法、台词叙述法以及传统乐器演奏法等传统性技巧演奏皮影戏。他必须要有上百个故事、懂得奏乐器、拥有不同角色的演技、懂得操作所有神圣的仪式等,此外,还必须懂得如何制作皮影戏偶。

大馬傳統皮影戲偶雕工細膩,透過布幕可看出精美的雕工和色彩。
大马传统皮影戏偶雕工细腻,透过布幕可看出精美的雕工和色彩。
卡馬魯白沙和兩名兒子白哈祺(7歲、右)與白杜達(5歲、左)同台演出。
卡马鲁白沙和两名儿子白哈祺(7岁、右)与白杜达(5岁、左)同台演出。
Tok Dalang Cikik白哈祺擅長控制戲偶和人物對話。
Tok Dalang Cikik白哈祺擅长控制戏偶和人物对话。

岁岁年年掌戏走唱
献给神明与知音

布袋戏(Potehi)又称掌中戏,因形状如同布袋,且以手掌操弄而取名。布袋戏从中国南方流传至马来西亚,迄今有近百年历史,其中,槟城历史最悠久的是鸣玉凤掌中班……

根据民间传说,布袋戏创始于明末落第书生梁炳麟或孙巧仁,据传落第秀才因怀才不遇,乃编演戏剧嘲讽朝政,为免惹祸上身,而以木偶代言。

布袋戏在公元13世纪起源于中国南方福建泉州,在17至18世纪有许戏班成立,福建出现制偶师。布袋戏透过19世纪之后出现的几波移民潮,传到台湾及荷属东印度群岛、英属马来亚(包括新加坡)、缅甸等东南亚地区。

马来西亚布袋戏在北马发展最为蓬勃,槟城的布袋戏团在演出时使用民间音乐与白话,台词中有许多槟城福建话用词与民谣。在1960、70年代,凡是有戏班落脚的地方就有人潮,但是随着时代变迁,娱乐活动增加,各种戏班需求逐渐减少,现在只作为酬神戏。高峰期槟城有12组,如今仅剩4组布袋戏班,分别为:新凤影、月宝凤、新金凤及鸣玉凤。

鸣玉凤掌中班
成立于战前

鸣玉凤掌中班是槟城历史最久的布袋戏团,成立于战前。鸣玉凤掌中班是由现任管理者兼主要操偶师黄细汉的祖父黄礼方创立,他们长年受邀在全马各地各大神诞庆典上演出,使用的演出语言是福建话。

布袋戏
操偶如托布袋

为何叫布袋戏?有说木偶的衣服是利用粗布缝制而成,演师将手穿入其中操控,犹如托弄布袋,因而得名。布袋戏欣赏重点首推囗白与操偶,剧团主演,一人需说出剧中所有角色声音。为烘托剧情强化气氛,演出有乐队伴奏。戏台、木偶头与服饰和道具十分精致,观赏布袋戏就是欣赏一种综合艺术。

似是悟空
红尘中翻滚

这一次,鸣玉凤掌中班来到首都,走入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于呈献两场《孙悟空大战红孩儿》。

锣鼓喧闹声中,孙悟空出场。美猴王戏偶在操偶师手中转动,动作栩栩如生,操偶师变着声用福建话说对白:“大闹天宫我为先,崁在石下五百年,奉了唐王三宝旨,保吾师父到西天。孤!齐天大圣孙悟空啊!”台下观众目不转睛,看得津津有味。

自传统酬神戏日渐式微,槟城布袋戏班也所剩无几。然而,花了超过大半辈子时间在戏班的操偶师传,至今还是没放下手中的布偶,继续掌戏走唱。

鸣玉凤第三代传人黄细汉已经66岁了,她接手时最高峰有9位成员,但是现在只剩下4个人撑起整个掌中班。她说,虽然现在台下观众不多,甚至没有,但是不可因此而马虎,因为心中相信神明都在看着。

“我的祖父是从中国来的,最早是唱南音,抬着戏箱子到处走唱,后来创立了布袋戏班。”

1920年晚期,黄礼方从中国泉州府南安县渡海来到槟城。他在中国期间拜师经营布袋戏的父亲为师,当时已是多才多艺的布戏表演者。他早期加入槟城的漳凤楼布戏班,日据时期结束之后,鉴于布袋戏在槟城有需求,他便从中国购入戏偶,成立了两个布袋戏班,即锦兰阁(南音)和鸣凤阁(台湾调)。在他于1957年逝世之后,黄秀金接掌戏班,重组成今日的鸣玉凤掌中班。黄秀金从事布袋戏逾50年,后于2010年退休,戏班交由妹妹黄细汉接手。

辉煌不如从前
但没想过放弃

黄细汉十多岁就开始学戏,做了不久就退出,工作结婚成家之后才复出。“以前我的父母不让我们学做戏,因为被人叫‘戏子’不好听,又赚钱少,难养活自己。以前做戏也不像现在有做就有钱。以前都要靠我们自己一张一张卖票,有人来看才有钱赚,卖不出就没收入。所以做戏很辛苦,我现在就算要找传人也很难找。”

现在鸣玉凤已传到第4代,由黄细汉的侄女负责整个戏团的营运和管理,而黄细汉就替她做掌班。虽然现在布袋戏不如从前,但她没有想过放弃。“这是一门艺术,而且唱戏也没有压力,表演给神明和人们看,是一件好事。”

“面对这种文化艺术即将消失也是很可惜,我也只能一直做,直到做不了为止。我希望有人会对传统文化艺术有兴趣,会去支持、珍惜,多多来学。如果有人愿意学,我会教。”

让她欣慰的是,还真有年轻人愿意学习传统艺术,并将布袋戏创新发扬光大。槟城有一群来自不同领域的青年,为延续布袋戏个中精髓,于2015年成立波浪工作坊(Ombak Ombak ARTStudio),现称破浪布袋戏,向鸣玉凤掌中班学习布偶操纵与其说唱艺术。他们曾改编传统剧目《路遥知马力之天赐良缘》(2015)与《西游记之观世音收伏红孩儿》(2016)等折子戏,更按槟城历史与文化特色而编写《邂逅槟榔》(2017)。后者结合本土语言、音乐和布偶服饰等,更贴近槟城19世纪末特色。

注:部分图文摘自《槟城布袋戏:演变中的文化遗产》一书。

槟城布袋戏故事

为了让年轻人重新认识传统布袋戏,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于去年8月推出了《槟城布袋戏:演变中的文化遗产》。一群热爱文化艺术的人:理科大学艺术系教授陈瑞明、陈耀宗(中文翻译及编辑)、刘庚煜、蔡岠莹、符幼明、周盈贞及王可欣(书本设计),用3年时间在槟威两地寻找布袋戏戏班成员,成功为仅存的4组掌中班做记录及出版刊物。

书共分为10个章节,分别有:布袋戏在槟城的发展;先进布袋戏班、表演者来源、赞助人及观众;祈求赐福与保佑的仪式;戏台、布景、道具与特效;故事与剧本;戏偶:构造与角色类型;服装、头盔与手持道具;戏偶组件与服饰的变迁;戏偶的操控与说白,以及乐器与曲目。

全套包含一本主要刊物、手工立体书、2本讲述不同故事的手动翻画书(flipbook)、4组掌中班的海报及1片VCD,定价188令吉。有意购买者可以通过网站:www.gtwhi.com.my,面书:George Town World Heritage Incorporated网购。

孙悟空大战红孩儿
邀你观赏!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师徒四人一路风尘仆仆往西天。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山坳里有一朵红云,直冲到空中。原来那红光里,有一个叫做红孩儿的妖怪。他听人说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就天天在山中等候,终于等来了唐僧。孙悟空为救师父唐僧大战红孩儿,展开一场大斗法!

●今天还有一场,切勿错过!演出日期与时间:7月8日(星期日)2pm 地点: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更多资讯浏览面书:DPAC

鳴玉鳳是檳城歷史最悠久的布袋戲班。
鸣玉凤是槟城历史最悠久的布袋戏班。
布袋戲偶有著雕刻精美的木制偶頭、布制的身體。
布袋戏偶有着雕刻精美的木制偶头、布制的身体。

我和我的影子
演对手戏!

手影是一种古老的偶剧,大概和人类一样老。每个孩子童年时都玩过手影戏,手指变成小兔子蹦蹦跳,马儿奔跑,小狗汪汪叫。英国人德鲁科尔比(Drew Colby)则把手影戏带上大舞台,演得出神入化。

白沙罗国际艺术节其中一档偶戏,是由英国艺术家科尔比带来的手影戏《我的影子与我》(My Shadow and Me),深受大人小孩欢迎。

舞台设置很简单,白色白幕,一盏灯,一双手在灯光前开始表演,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手影在白幕上变成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他张开口说话,与演员本人的影子对话起来。接下来,他带着观众踏上奇妙旅程,从埃及、西非到阿拉伯自由穿梭。

德鲁科尔比用手的组合表演各种人物及动物造型,十指灵动演绎天上飞的小鸟、地上跑的马儿、狼探头探脑、狗儿追猫,小白兔吃萝卜、人骑着骆驼登山,惟妙惟肖,令人惊叹。他不只用双手表演,偶尔也会亮相灯前,把自己的影子当成表演的一部分,滑稽动作,逗趣表情,逗得台下观众哄堂大笑。

看完45分钟手影表演后,观众反应热烈:“要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敢相信,人的两只手能达到如此神奇效果。”最直接的观后感是:“这是一部唤醒大人心中小孩的手影戏。”

手影戏
神秘而纯净

手影戏(Hand Shadows或Shadowgraphy)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表演全靠手部动作投影的改变,幻化形成各种不同的形象(影像),而不靠任何另外的附加东西去修饰它。在外国人眼中,手影艺术是一门神秘而纯净的艺术。

儿时童玩
重赋新生命

德鲁科尔比本人长得还真像木偶,高瘦个子,长长的手脚,顶着大光头,很是讨喜。他特长的手和灵动手指每一寸都是戏,好像天生就适合当操偶师。事实上,他在12岁时就开始对木偶着迷,长大后踏上戏偶之路,直至一头栽入手影戏表演,以此为志业。

《我的影子与我》是他于2017年创作的新作品。“这个演出综合了我所有表演的精华,想像空间无限扩大。基本上,这部手影戏说的是我的旅程,如同戏名就是我的影子与我的故事啦!”

变化无穷,观众赞叹

他的影子和用手影做出的自己,在白幕上一右一左面对面对话,感觉十分有趣。自言自语与影子玩,这是许多人童年时都会玩的把戏,而德鲁科尔比将这童年玩意重新赋予艺术生命搬上舞台。

小孩跟自己的影子玩时,会天马行空不停变换角色。德鲁科尔比的表演也是这样,双手像变魔术般,变出一个又一个形象,不断切换角色。剧中各种动物轮流出场,每次都引起观众惊呼声、笑声和掌声。

德鲁科尔比喜欢散播正能量,特别喜欢逗人开心。他说:“表演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能力。”他个人最喜欢剧中三只大象快乐舞动鼻子的一幕,画面很有力量。剧终时,影子在海上划船前进,最终消失在海中,他觉得这一幕也很有意思,这就是影子旅程最完美的终结。

对于自己的表演形式,他称之为:“利用影子制造温柔的悬念。”“观众期待着一些事情发生,但他们又捉摸不到手影的变化,他们会为之惊叹,而又无法了解是如何做到的。”想像力丰富的他擅于利用小道具做出创意效果,比如嘴里咬著小电筒,制造出白幕上被小熊拍打的发光皮球,这一幕为观众津津乐道。

“所有演出设备和道具好像很简单而且固定不变,但是你看到光影投射在白幕上的神奇效果,当中其实牵涉到相当复杂的设计和布置。”看似简单,但又一点都不简单,这便是手影戏令人着迷的魅力所在。

万能的手
发挥无边影响力

手影戏十分简便,且历史悠久。手影戏不需要复杂设备,只要一烛或一灯,甚至一轮明月,就可以展开巧思,通过手势变化,创造出各种动物的形象。因手影主要做给孩童看,孩童喜爱动物,于是兔子、狗、猫等就成了手影主要表演对象。“像不像,三分样”,通过形似的手影游戏,可以启发孩童的联想思维。

而现代手影戏是杂技的新品种,德鲁科尔比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苦心钻研,创作新的口技表演形式。

即兴编故事

传统手影戏演员在白幕后边用手的组合表演各种人物、动物的造型。现代手影戏演员不再躲在幕后,而是站在白幕旁边,用现代灯光的反打技术,把各种造型投射到白幕上形成手影,同时配以口技模拟声音,把一种独特的视听艺术展现在观众面前。

德鲁科尔比的表演在英国大获好评,并受邀到世界各地演出,其中包括奥地利、捷克、法国、芬兰、德国、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埃及、肯亚、纳米比亚、南非、乌干达、印度、土耳其、以色列、加拿大和智利等。此外,他也用手影为商家拍摄广告和短片,其中包括McCann广告公司制作的获奖手影广告《No arthritis here》。

除了2017年新戏《我与我的影子》,德鲁科尔比其他著名作品还有《动物嘉年华》(The Carnival of the Animals)、《丑小鸭》(The Ugly Duckling)、《小寓言》(Small Fables)等。看过他表演的观众都会忍不住发问:“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倒是很乐意与大家分享,于是开始办工作坊教手影表演的技巧。

他的手影工作坊极受孩子们喜爱,除了教小孩用手表现各种动物造型和动作,加上简单道具投影在白幕上,孩子们即兴编出许多故事,让大人们为之惊叹,甚至忍不住跃跃欲试。因此他也办亲子手影工作坊,鼓励家长们和小孩一起上课,大手与小手一起合作演手影戏。

手影,让快乐变得很简单。现代人的亲子时光,与其各自低头玩手机,还不如放下手机,关掉电灯,用手电筒与孩子来演一场自编的手影戏,重温一段童年美好回忆。

德鲁科尔比
创作不计其数

德鲁科尔比(Drew Colby)与偶合作了三十多年。12岁时,他在学校已经接触布偶和提线木偶。1995年至1998年,他在南非德班的Playhouse Puppet剧团工作,三年累积的经验,使他学会在开放空间操作木偶。1999年,他在布拉格国际偶节中,以《Mediepetsana and the Milk Bird》获奖。2000年他回到英国,在伦敦小天使剧院工作,期间创作作品不计其数,包括Jonah and the Whale、小红帽等,小红帽是他第一次正式以手影演出。2011年,他获得奖学金前往阿塞拜疆与手影剧团合作。之后,他在全球各地演出,并曾上过BBC和Channel Four电视节目。

我的影子与我
奇幻之旅

《我的影子与我》(My Shadow and Me)是英国手影剧演员德鲁科尔比的代表作之一。人和自己的影子相遇,并能继续对话,是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这是一场汇集戏剧、音乐、手影魔术的精彩演出。演员以双手作为一个个有生命的物体,带领观众走一趟奇幻之旅。

●今天还有两场,切勿错过!

演出日期与时间:7月8日(星期日)11am & 8pm
手影工作坊时间:12:30pm
地点: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更多资讯浏览面书:DPAC

你想像過與自己的影子對話嗎?德魯科爾比在《我的影子與我》手影戲中的演出十分玩味。
你想像过与自己的影子对话吗?德鲁科尔比在《我的影子与我》手影戏中的演出十分玩味。
在手影演員手中,藝術是喜劇、美麗和奇幻的來源。
在手影演员手中,艺术是喜剧、美丽和奇幻的来源。

雙手表演人騎駱駝,惟肖惟妙,令人驚歎。
双手表演人骑骆驼,惟肖惟妙,令人惊叹。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