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垃圾归零 幸福加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心见闻‧垃圾归零 幸福加分

許淑怡(中)和另一位馬來西亞零垃圾協會創辦人鄭鳳雲(左),一起與“零垃圾”發起人貝亞強森(Bea Johnson)合照。
许淑怡(中)和另一位马来西亚零垃圾协会创办人郑凤云(左),一起与“零垃圾”发起人贝亚强森(Bea Johnson)合照。

报导:叶凤玲
图:受访者提供



“零垃圾”让许淑怡从物质消费中解脱,并且使用省下来的金钱和时间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

“什么是零垃圾?”这是许淑怡最经常遇到的问题,也是许多人对它最大的疑问。

简单来说,“零垃圾”(Zero Waste)是指把垃圾进行多层面的处理,让它得以充分地再循环利用,进而减少或杜绝填埋、焚烧等不利于环保的处理方式。

“有些人听到‘零垃圾’觉得有压力,其实‘零垃圾’只是商业名词,核心在于珍惜的态度,使用任何东西前细想:我真的需要它吗?在丢弃任何东西前再想:它真的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目前,大多数产品都采取“线性思维”(Linear Thinking):开采、制造、销售、使用、丢弃。从一开始,产品只有一次性使用,最后被当作废物丢弃,加快资源消耗和环境退化。

“零垃圾”却主张“循环思维”(Circular Thinking),重点在于资源循环,让产品再利用、修补、再制造与回收再利用,甚至可作为原材料用在其他制造流程中,以降低资源的消耗量。

野餐時,用環保容器攜帶食物。
野餐时,用环保容器携带食物。

厨余化作堆肥更护花

别以为零垃圾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无关。根据科学杂志(Science)的研究,全球制造最多塑料垃圾的国家中,马来西亚排名第八。另外,我国每天平均的垃圾量是3万至3万8000吨,当中高达一半是厨余。

“厨余不一定是垃圾,它也可以变成新资源,比如做成堆肥,变成肥料。如果厨余可以重获新生,被我们扔掉的其他垃圾,是不是也能作为新资源的价值呢?”

她笑说,虽然自己也无法做到100%零垃圾,但是生活中有一些简单的零垃圾方案,却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最简单的就是,不要使用塑料袋和塑料吸管。第二,购买任何产品的时候自备环保容器、杯子或布袋。第三,不要使用纸巾,改用可以重复使用的手巾。”

“零垃圾”逐渐成了许淑怡的生活核心,也重新改写她的人生价值观。

“现在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想买、要买很多东西了,因为很多东西都可以重复使用。省下来的金钱和时间可以用来潜水、旅行,为自己创造更美好的经验和回忆。”

齋戒月期間,自備容器購買食物共享。
斋戒月期间,自备容器购买食物共享。

R字头的秘诀

“零垃圾”主张零浪费的极简生活,在商业模式为主的社会里,无疑地,这是一条漫漫长路。但是,有目标的话,就会引导指向终点。

许淑怡透露,很多人都听过环保的3R原则,即:减少(Reduce)、再使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

“在‘零垃圾’里,前后加上两个R,即:拒绝(Refuse)、减少、再使用、再循环和堆肥(Rot),这就是5R原则。”

1.拒绝(Refuse)

学会说“不”,拒绝非必要的物品,避免制造垃圾。比如展览赠品、路边传单、纸巾等,很多人觉得不拿白不拿或没礼貌,但一旦收下,就代表你觉得它是需要的。

2.减少(Reduce)

不能拒绝就要减少。举例,自由搭配衣服,衣服就可以少买。使用可重复使用的袋子,就可减少用完就丢的塑料袋。

3.再使用(Reuse)

重复使用无法拒绝但已经减少使用的物品。例如一罐玻璃果酱,吃完了可以把它装盛其他东西、变成花盆等。每一次再使用,就等于减少购买一样新产品。

4.再循环(Recycle)

再循环并非万能,而且再循环系统复杂,并不能彻底解决垃圾问题。应从源头减少浪费(拒绝、减少、再使用),然后再循环。举例,再循环使用星巴克咖啡杯,拒绝塑料杯。

5.堆肥(Rot)

经过以上四轮之后,剩下的东西可能就只有食物厨余等天然能被分解的物质了。可以自制堆肥桶,把厨余做为堆肥使用。

自製的堆肥箱,回收廚餘讓其自然發酵成肥料。
自制的堆肥箱,回收厨余让其自然发酵成肥料。

厨余发酵为肥料

生产、消费、丢弃──这是一般人的生活模式,许淑怡却不这么认为。为了减缓生活造成的环境冲击,她展开无塑的生活之旅,思考自己的消费动机,避免制造垃圾。

“一开始觉得困难,比如要买裸包装(没有包装)或纸包装的产品,本地少有这样的店……购物时,我都自备环保容器、环保袋,也都尽量买可以再循环利用的产品,比如玻璃瓶装的果酱,食完果酱后玻璃瓶可以重复再使用。”

后来她发现,还有一个更有效的“零垃圾”方法,那就是堆肥(Rot)。

在她的家里,有三个堆肥箱回收食物厨余,任其自然发酵,几个月后就能成为肥料了。除了一般的果皮菜叶,蛋壳、指甲、咖啡渣、茶残渍、报纸等等,也都可以放进堆肥箱。

根据许淑怡的了解,国内50%的人有浪费食物的行为,以及使用无法再循环的塑料吸管的习惯。

“塑料分有七种材质,但大马没有很好的再循环工厂,目前只能再循环处理第一、第二种塑料材质,而塑料吸管属于第五种,因为没有办法再循环处理,最终被丢弃一旁或被烧掉,对环境造成影响。”

就连邻国新加坡肯德鸡(KFC)也已于六月停用塑料吸管和塑料盖。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使用不锈钢吸管的习惯也影响身边的朋友,大家亦开始停止仰赖塑料吸管,纷纷改用不锈钢吸管。”

許淑怡購買的產品都是沒有包裝,由她攜帶的環保袋或容器裝取。
许淑怡购买的产品都是没有包装,由她携带的环保袋或容器装取。

每个人都有选择权利

改变许淑怡的是一个关于“零垃圾”的视频。

“那是美国一位环境科学系女学生的‘零废弃生活’(Zero-Waste Lifestyle)视频,她不购买有包装的产品,几年下来累积的垃圾量只有一小罐玻璃瓶而已。”

2015年,当时人在北京的她看了这个视频之后,心里满是感动和愧疚:“我就是制造垃圾的人,哈!看了这个视频后,我开始留意其他‘零垃圾’实践者的视频和社交网络,看他们怎么做,自己也想为地球做些什么……”

不久,她通过Instagram认识同是大马人的郑凤云,两人在面书、Instagram、WordPress等网络一起推动马来西亚零垃圾协会。

“零垃圾”是许淑怡一段新的旅程,因为它和她过去的生活、消费习惯不一样。

“坦白说,一开始我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到,加上身边的人对‘零垃圾’没有概念,一个人很孤单,为什么身边的人都不爱护环境……”

“但是,过了一段日子,可能看到我一直在做,身边的人因此受到启发,觉得‘零垃圾’没有想像的难,也都愿意开始去做。”

她说,谁都没有权利去“指导”别人该如何过生活;她只希望,以自己的经验,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样生活的好处及带来的影响。

“每个人都有选择去做自己相信的事情的权利,我相信‘零垃圾’引领我前往自己想要的自然生活,如果同时能够影响其他人做同样的选择,那是另外的bonus。”

办活动推广观念

为了推广“零垃圾”,许淑怡和另一位朋友郑凤云在2016年一同成立马来西亚零垃圾协会(Zero Waste Malaysia)。

“我们办过‘零垃圾’野餐,呼吁大家用环保容器携带食物过来。我们也办过夜市活动,同样是用环保容器到夜市买东西;有的小贩觉得这方法很环保,但也有小贩觉得麻烦,因为食物已经包装好了,要他们拆开,很不方便。”

2017年,“大马零垃圾”举办“零垃圾嘉年华”(Zero Waste Festival),并且邀请到“零垃圾”发起人贝亚强森(Bea Johnson)到来。据悉,这个嘉年华亦是贝亚强森亚洲巡回中,最多人参与的一次。

“零垃圾”让许淑怡认识许多志同道合者,大家形成一个圈子,一起实践和推广“零垃圾”,愈发觉得路上有伴、被鼓励。

“有些人想要开始‘零垃圾’,却不知从何开始,毕竟‘零垃圾’需要透过很多小改变,才能累积成为成熟的生活习惯。希望在这个圈子里,藉大家的经验分享、引导,用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实践‘零垃圾’。”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