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密州出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密州出獵

    且試解蘇軾寫的一首〈江神子〉。“老夫”、“少年”是雙鮮明的對比;下幾句又寫“鬢微霜,又何妨?”就不似少年的狂語,卻不無“自笑狂夫老更狂”的意味。“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大多數批注說蘇軾自比魏尚,可魏尚是何許人?反倒是“馮公豈不偉”。



    這年是熙寧八年(1075),蘇軾四十歲,是已過古稀一半的疑惑之年(只有聖人能不惑),故他自覺與十年前的亡妻是“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且蘇軾既已是持節的太守,又何待人赦免?卻是“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那上文就應該寫少年。孫權“親乘馬射虎于庱亭”,那年是建安二十三年(218),孫權三十七歲,年少否?若不拘老少,射虎典故最著名的該是李廣。故典應出自〈張昭傳〉曰:“后劉備表權行車騎將軍(209),昭為軍師。權每田獵,常乘馬射虎,虎常突前攀持馬鞍……權謝昭曰:‘年少慮事不遠,以此慚君。’”

    或解,裴注引《江表傳》曰:“策時年少,雖有位號,而士民皆呼為孫郎。”又“孫伯符大戰嚴白虎”不正是其生平偉業麼?再者解“傾城”為“佳人”,就有所依據了(大喬)。如果說這一年,蘇軾為了兩位女士各寫了一首〈江神子〉,一首兒女情,一首風雲氣,那麼會是個多美好的故事啊!

    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