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悬崖上的少儿 齐心拉他回正轨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学习现场‧悬崖上的少儿 齐心拉他回正轨

去年宗教學校縱火案件至今依然在審理中。我國少兒犯罪人數眾多,從2009至2015年,平均每年有5042人犯罪。
去年宗教学校纵火案件至今依然在审理中。我国少儿犯罪人数众多,从2009至2015年,平均每年有5042人犯罪。

报导:方俊心
图:连利元、资料中心、MST网站



两名16岁少年纵火宗教学校导致23人死亡惨案至今犹在高庭审理中,这是我国去年由少儿犯下的重大刑事案件。据福利部统计,我国在2015年共有4669名介于10至21岁的少儿涉及犯罪事件。

虽然各方早已投入资源尝试解决此问题,然而效果不彰,少儿犯罪人数较之以前还增加了,结果是国家必须承担监守及改造涉案少儿的成本,社会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博大黄豪坤及万玛尔祖基(Wan Marzuki Wan Jaafar)去年提出了采纳辅导体系中的“多元化系统治疗”(Multisystemic Therapy)作为减少少儿犯罪的方法,然而此方法在国内至今仍无人问津。

我国少儿犯罪人数高

黄豪坤是博大心理辅导系主攻犯罪心理博士生,也是儿童法庭顾问,目前在仁嘉隆国中当辅导主任。他跟Wan Marzuki在去年共同发表了《给马来西亚反社会化行为少儿的多元化系统治疗》论文注1。

文中提及,我国少儿犯罪人数非常多,依福利部统计,单是2015年,涉及犯罪的少儿达4669人,其中16和17岁的中学生占了76%;从2009年至2015年,我国一共有3万5300个少儿犯罪,平均一年犯罪达5042人。

他们涉及的案件以跟财产相关的为大宗,如偷窃、抢劫、破门行窃、欺诈,其他的包括虐待动物、公共场合闹事、玩烟花鞭炮等轻微罪行,还有违反监守行为,毒品、赌博、持武器、交通罪案等。

英国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在2012年的一份研究指出,英国承担这些少儿的看管费用非常高,轻则一个计划、一个孩子须投入3万3000英镑(约18万令吉),而拘于政府护理所的孩子每年还要增加15万6000英镑(约84万令吉)的费用。黄豪坤指出,我国在这方面的统计不详,只能确定包括政府在内都投入了资源,少儿犯罪量还是不减反增。

我国也不公开少儿犯罪跟一般犯罪的关系,有多少少儿犯罪日后又重犯或成了成年罪犯,这是个谜,然而黄豪坤相信犯罪少儿日后有犯更重大的罪的可能。

注1:Ng Haw Kuen and Wan Marzuki Wan Jaafar (2017). Multisystemic Therapy for Antisocial Behaviour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alaysia.

黃豪坤:家庭有如一個循環鏈,下一代無意識地複製上一代的經歷,必須想辦法從中截斷它的循環。
黄豪坤:家庭有如一个循环链,下一代无意识地复制上一代的经历,必须想办法从中截断它的循环。

危险因子因人而异

如何在还未丢失羊的时候先把牢给补好呢?论文指出,1995年美国心理科学学者博尔顿(Charles M.Borduin)与团队提出了“多元化系统治疗”(Multisystemic Therapy,简称MST),他们发现犯罪少儿经过四年的MST后,重犯率大大减少,相比个人治疗(Individual Therapy),经历前者的重犯率是22.1%,而后者是71.4%。

MST是以美国心理学家布朗芬布伦纳(Urie Bronfenbrenner)的“生态系统理论”(ecological systems)为基础。它认为少儿受周遭系统,特别是家庭、同侪、学校和社区的影响,因此要协助犯罪少儿,就要从这些系统着手干预。

这些系统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因子,致使少儿犯罪呢?也许是父母本身也有恶习或价值观偏差,如暴力、酗酒、吸毒,或到超市购物时,习惯顺手摘架子上的葡萄来吃,于是孩子也在不知不觉中养成相同行为,并且不觉得那样做有什么问题。也许少儿寻求同侪认同的过程里,在集体抽烟、偷窃、打架中找到了归属感。学校的看管不严厉,教育内容也不符合学生身心的需求,或是社区本身除了赌博、吸毒,就没有什么可供少儿参与的活动。总之,危险因子林林总总,因人而异。

尤其处于最内环的家庭因素,黄豪坤形容那有如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链,下一代不停地复制上一代的经历,必须想办法在某个环节解套,才能终止它的恶性循环。这也是MST最大的着力点,协助家庭找出症结,改善家庭这部分对孩子的影响。

营造好环境改掉恶习

黄豪坤分享了一个国外MST的个案。17岁的马文(Marvin)居于一国之都,他有很多犯罪纪录,贩毒、吸食毒品、在校内打架遭开除。经仔细评估后,MST治疗师与马文的母亲鉴定出几个影响他犯罪的要素。

一、对他来说,使用毒品是没问题的。

二、他有无限可供差遣的时间。

三、他所居住的社区,没有地方可供他有建设性地消耗精力。

四、他母亲没有给他诸如必须完成家庭事务等的责任。

五、他母亲也没有看管他在外头的行为或教导他纪律。

他们也判定无聊感、跟参与类似非法活动的朋友混在一起诱使他滥用毒品。

掌握了这些资讯,MST治疗师协助Marvin的母亲改善她的教养方式,也学习察视他滥用毒品的情况;Marvin也参加了社区中心的活动,参与正向的同侪,同时学习了避免使用毒品的新社交技巧。

起初几周内,Marvin的毒品检测依然呈阳性反应,这叫他母亲不太相信她做的事情是有用的。但治疗师帮忙她坚持下去,努力营造更好的家庭氛围。他们持续努力,并且改善干预的方法,最后总算看到了希望,Marvin不仅找到了工作,也报读跟高中文凭同等资格的课程。他的药物检测也过关了。

陪伴和协助迎来甜美果实

此个案使我们清楚看见MST所采用的方法,首先治疗师与家庭成员(受干预的系统)鉴定致使少儿犯罪的危险因子,接着,治疗师以专业知识协助家庭成员改善、减少危险因子的存在,并且在她感到失望、要放弃时鼓励她坚持,给予陪伴和协助,最后才迎来甜美的果实。

据黄豪坤的研究,MST的治疗师是以团队形式工作,每一个案需二至四位治疗师,一治疗主任,提供为期至少三至五个月、每天24小时不间断服务。此阵容听起来有点夸张,然而面对棘手个案,比如纵火宗教学校的少儿,盘根错节的根源已不是一时半刻、一两人就能解决的问题了,毕竟事情是用了多久演变成那个样子呢?因此国内要采纳MST,不管是资金或专业人员,都必须获大量投入,据知一位治疗师只能同时面对四至六个个案。

美国学者大卫(David Osher)与团队曾研究,一个案的MST花费需4743美元(约2万令吉),但它可以为纳税人和犯罪受害者省下因该个案犯案而产生的代价13万1918美元(约54万令吉)意思是,每一美元可以取得28美元的利益。我国在这方面的数字还阙如。至今美国有34州,全球有16国家采用MST的做法,每年支援2万3000个少儿。

回看我国福利部发布的少儿犯罪数据,黄豪坤也很希望国内能采纳MST,以期有效降低少儿犯罪,也达到减少社会犯罪、降低社会成本一箭双雕的功效。然而直到今年六月,他的论文和建议还是无人问津。炎热天气,办公室里的他正冒着汗……

MST以干預犯罪少兒周遭系統的方法為手段,改善少兒犯罪問題。全球有16個國家採納MST做法。
MST以干预犯罪少儿周遭系统的方法为手段,改善少儿犯罪问题。全球有16个国家采纳MST做法。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