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懸崖上的少兒 齊心拉他回正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學習現場‧懸崖上的少兒 齊心拉他回正軌

去年宗教學校縱火案件至今依然在審理中。我國少兒犯罪人數眾多,從2009至2015年,平均每年有5042人犯罪。
去年宗教學校縱火案件至今依然在審理中。我國少兒犯罪人數眾多,從2009至2015年,平均每年有5042人犯罪。

報導:方俊心
圖:連利元、資料中心、MST網站



兩名16歲少年縱火宗教學校導致23人死亡慘案至今猶在高庭審理中,這是我國去年由少兒犯下的重大刑事案件。據福利部統計,我國在2015年共有4669名介于10至21歲的少兒涉及犯罪事件。

雖然各方早已投入資源嘗試解決此問題,然而效果不彰,少兒犯罪人數較之以前還增加了,結果是國家必須承擔監守及改造涉案少兒的成本,社會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博大黃豪坤及萬瑪爾祖基(Wan Marzuki Wan Jaafar)去年提出了採納輔導體系中的“多元化系統治療”(Multisystemic Therapy)作為減少少兒犯罪的方法,然而此方法在國內至今仍無人問津。

我國少兒犯罪人數高

黃豪坤是博大心理輔導系主攻犯罪心理博士生,也是兒童法庭顧問,目前在仁嘉隆國中當輔導主任。他跟Wan Marzuki在去年共同發表了《給馬來西亞反社會化行為少兒的多元化系統治療》論文注1。

文中提及,我國少兒犯罪人數非常多,依福利部統計,單是2015年,涉及犯罪的少兒達4669人,其中16和17歲的中學生佔了76%;從2009年至2015年,我國一共有3萬5300個少兒犯罪,平均一年犯罪達5042人。

他們涉及的案件以跟財產相關的為大宗,如偷竊、搶劫、破門行竊、欺詐,其他的包括虐待動物、公共場合鬧事、玩煙花鞭炮等輕微罪行,還有違反監守行為,毒品、賭博、持武器、交通罪案等。

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在2012年的一份研究指出,英國承擔這些少兒的看管費用非常高,輕則一個計劃、一個孩子須投入3萬3000英鎊(約18萬令吉),而拘于政府護理所的孩子每年還要增加15萬6000英鎊(約84萬令吉)的費用。黃豪坤指出,我國在這方面的統計不詳,只能確定包括政府在內都投入了資源,少兒犯罪量還是不減反增。

我國也不公開少兒犯罪跟一般犯罪的關係,有多少少兒犯罪日后又重犯或成了成年罪犯,這是個謎,然而黃豪坤相信犯罪少兒日后有犯更重大的罪的可能。

注1:Ng Haw Kuen and Wan Marzuki Wan Jaafar (2017). Multisystemic Therapy for Antisocial Behaviour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Malaysia.

黃豪坤:家庭有如一個循環鏈,下一代無意識地複製上一代的經歷,必須想辦法從中截斷它的循環。
黃豪坤:家庭有如一個循環鏈,下一代無意識地複製上一代的經歷,必須想辦法從中截斷它的循環。

危險因子因人而異

如何在還未丟失羊的時候先把牢給補好呢?論文指出,1995年美國心理科學學者博爾頓(Charles M.Borduin)與團隊提出了“多元化系統治療”(Multisystemic Therapy,簡稱MST),他們發現犯罪少兒經過四年的MST后,重犯率大大減少,相比個人治療(Individual Therapy),經歷前者的重犯率是22.1%,而后者是71.4%。

MST是以美國心理學家布朗芬布倫納(Urie Bronfenbrenner)的“生態系統理論”(ecological systems)為基礎。它認為少兒受周遭系統,特別是家庭、同儕、學校和社區的影響,因此要協助犯罪少兒,就要從這些系統著手干預。

這些系統可能會有什麼危險因子,致使少兒犯罪呢?也許是父母本身也有惡習或價值觀偏差,如暴力、酗酒、吸毒,或到超市購物時,習慣順手摘架子上的葡萄來吃,于是孩子也在不知不覺中養成相同行為,並且不覺得那樣做有什麼問題。也許少兒尋求同儕認同的過程裡,在集體抽煙、偷竊、打架中找到了歸屬感。學校的看管不嚴厲,教育內容也不符合學生身心的需求,或是社區本身除了賭博、吸毒,就沒有什麼可供少兒參與的活動。總之,危險因子林林總總,因人而異。

尤其處于最內環的家庭因素,黃豪坤形容那有如一個生生不息的循環鏈,下一代不停地複製上一代的經歷,必須想辦法在某個環節解套,才能終止它的惡性循環。這也是MST最大的著力點,協助家庭找出癥結,改善家庭這部分對孩子的影響。

營造好環境改掉惡習

黃豪坤分享了一個國外MST的個案。17歲的馬文(Marvin)居于一國之都,他有很多犯罪紀錄,販毒、吸食毒品、在校內打架遭開除。經仔細評估后,MST治療師與馬文的母親鑑定出幾個影響他犯罪的要素。

一、對他來說,使用毒品是沒問題的。

二、他有無限可供差遣的時間。

三、他所居住的社區,沒有地方可供他有建設性地消耗精力。

四、他母親沒有給他諸如必須完成家庭事務等的責任。

五、他母親也沒有看管他在外頭的行為或教導他紀律。

他們也判定無聊感、跟參與類似非法活動的朋友混在一起誘使他濫用毒品。

掌握了這些資訊,MST治療師協助Marvin的母親改善她的教養方式,也學習察視他濫用毒品的情況;Marvin也參加了社區中心的活動,參與正向的同儕,同時學習了避免使用毒品的新社交技巧。

起初幾週內,Marvin的毒品檢測依然呈陽性反應,這叫他母親不太相信她做的事情是有用的。但治療師幫忙她堅持下去,努力營造更好的家庭氛圍。他們持續努力,並且改善干預的方法,最后總算看到了希望,Marvin不僅找到了工作,也報讀跟高中文憑同等資格的課程。他的藥物檢測也過關了。

陪伴和協助迎來甜美果實

此個案使我們清楚看見MST所採用的方法,首先治療師與家庭成員(受干預的系統)鑑定致使少兒犯罪的危險因子,接著,治療師以專業知識協助家庭成員改善、減少危險因子的存在,並且在她感到失望、要放棄時鼓勵她堅持,給予陪伴和協助,最后才迎來甜美的果實。

據黃豪坤的研究,MST的治療師是以團隊形式工作,每一個案需二至四位治療師,一治療主任,提供為期至少三至五個月、每天24小時不間斷服務。此陣容聽起來有點誇張,然而面對棘手個案,比如縱火宗教學校的少兒,盤根錯節的根源已不是一時半刻、一兩人就能解決的問題了,畢竟事情是用了多久演變成那個樣子呢?因此國內要採納MST,不管是資金或專業人員,都必須獲大量投入,據知一位治療師只能同時面對四至六個個案。

美國學者大衛(David Osher)與團隊曾研究,一個案的MST花費需4743美元(約2萬令吉),但它可以為納稅人和犯罪受害者省下因該個案犯案而產生的代價13萬1918美元(約54萬令吉)意思是,每一美元可以取得28美元的利益。我國在這方面的數字還闕如。至今美國有34州,全球有16國家採用MST的做法,每年支援2萬3000個少兒。

回看我國福利部發布的少兒犯罪數據,黃豪坤也很希望國內能採納MST,以期有效降低少兒犯罪,也達到減少社會犯罪、降低社會成本一箭雙雕的功效。然而直到今年六月,他的論文和建議還是無人問津。炎熱天氣,辦公室裡的他正冒著汗……

MST以干預犯罪少兒周遭系統的方法為手段,改善少兒犯罪問題。全球有16個國家採納MST做法。
MST以干預犯罪少兒周遭系統的方法為手段,改善少兒犯罪問題。全球有16個國家採納MST做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