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給黑熊頒勳章 | 中国报 ChinaPress

小地球‧小雪:給黑熊頒勳章

澳洲有個81歲老翁,60年來捐血1173次,因為澳洲法例規定血,年過八十一者不可捐血,這才“被迫退休”。



此人有“金臂人”之稱,血液含有獨特抗體,可用于製作Anti-D疫苗,協助對抗“Rh血液因子不合症”,因此自1957年起,定期捐血,救人無數。而全澳洲近2500萬人口裡,僅50人擁有此特殊血液。

所謂“Rh血液因子不合症”又稱“新生兒溶血症”,指當孕婦的Rh血液因子與胎兒的不合,一陰一陽,則母體會產生抗體,攻擊胎兒的血細胞,造成胎兒溶血、貧血、心臟衰竭、水腫,甚至死亡。Rh陰性的孕婦注射了疫苗,便可防止此現象。

此君可謂不幸,又大幸。

不幸是天賦異稟,身體能製造許多人需要的救命藥,成了人人趨之若鶩,爭相得到的資源。大幸的是他生而為人,活在文明社會裡,不但受保護、受尊重、受歌頌,還被譽為國家英雄,多次獲獎,包括澳洲政府頒發給卓越貢獻者的“澳洲勳章”。

當他要退休的消息傳開,許多受惠的家長,都特地帶著孩子前來致意。

他的確幸運,生而為人;想一想此君若是一頭老虎、一隻犀牛、一頭黑熊、一隻梅花鹿、一隻箭豬,會有何命運?

最有可能的,是不管他救過幾條人命,不但不會有什麼英雄稱號,沒有人感激,還要倒大楣。就像老虎和犀牛,被捕殺得瀕臨絕種。就像黑熊被長期囚禁,插管方便人們抽取膽汁。就像梅花鹿,每年必須承受一次被生鋸鹿角的凌遲之痛。就像箭豬,被大量無差別獵殺,接著被開膛破肚,奪取那未必存在的小石子……然后,價高者得。?

生命何價?如何衡量誰比誰的命更重要?只是為了生存,千方百計偷摘他人器官的事,都做得出來,還有什麼會讓我們手軟?況且,人類“一命抵一命”的概念,顯然並不涵蓋動物,它們的一命在我們眼裡不過是塵埃。

人命“關天”,成為用盡手段活下去最堂皇的理由。我的命比你的矜貴萬倍,所以有權用許多你的命,來保我的一命。只求能減緩我的痛苦,誰又在乎你痛苦?憑什麼你是雲,我是泥?

見眾人對“金臂人”用力地致謝、致敬、致意,頓感十分諷刺與噁心。

我們若對曾救自己一命的人真心感激,怎麼那同樣救人無數的許多黑熊,至今仍在籠子裡生活?

現職建築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