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球‧小雪:给黑熊颁勋章 | 中国报 ChinaPress

小地球‧小雪:给黑熊颁勋章

澳洲有个81岁老翁,60年来捐血1173次,因为澳洲法例规定血,年过八十一者不可捐血,这才“被迫退休”。



此人有“金臂人”之称,血液含有独特抗体,可用于制作Anti-D疫苗,协助对抗“Rh血液因子不合症”,因此自1957年起,定期捐血,救人无数。而全澳洲近2500万人口里,仅50人拥有此特殊血液。

所谓“Rh血液因子不合症”又称“新生儿溶血症”,指当孕妇的Rh血液因子与胎儿的不合,一阴一阳,则母体会产生抗体,攻击胎儿的血细胞,造成胎儿溶血、贫血、心脏衰竭、水肿,甚至死亡。Rh阴性的孕妇注射了疫苗,便可防止此现象。

此君可谓不幸,又大幸。

不幸是天赋异禀,身体能制造许多人需要的救命药,成了人人趋之若鹜,争相得到的资源。大幸的是他生而为人,活在文明社会里,不但受保护、受尊重、受歌颂,还被誉为国家英雄,多次获奖,包括澳洲政府颁发给卓越贡献者的“澳洲勋章”。

当他要退休的消息传开,许多受惠的家长,都特地带着孩子前来致意。

他的确幸运,生而为人;想一想此君若是一头老虎、一只犀牛、一头黑熊、一只梅花鹿、一只箭猪,会有何命运?

最有可能的,是不管他救过几条人命,不但不会有什么英雄称号,没有人感激,还要倒大楣。就像老虎和犀牛,被捕杀得濒临绝种。就像黑熊被长期囚禁,插管方便人们抽取胆汁。就像梅花鹿,每年必须承受一次被生锯鹿角的凌迟之痛。就像箭猪,被大量无差别猎杀,接着被开膛破肚,夺取那未必存在的小石子……然后,价高者得。?

生命何价?如何衡量谁比谁的命更重要?只是为了生存,千方百计偷摘他人器官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会让我们手软?况且,人类“一命抵一命”的概念,显然并不涵盖动物,它们的一命在我们眼里不过是尘埃。

人命“关天”,成为用尽手段活下去最堂皇的理由。我的命比你的矜贵万倍,所以有权用许多你的命,来保我的一命。只求能减缓我的痛苦,谁又在乎你痛苦?凭什么你是云,我是泥?

见众人对“金臂人”用力地致谢、致敬、致意,顿感十分讽刺与恶心。

我们若对曾救自己一命的人真心感激,怎么那同样救人无数的许多黑熊,至今仍在笼子里生活?

现职建筑工程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