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年少迷网 四岔路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心见闻‧年少迷网 四岔路

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學會的報告指出,Instagram是對青少年精神健康影響最惡劣的社交媒體平台 。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的报告指出,Instagram是对青少年精神健康影响最恶劣的社交媒体平台 。

报导、摄影:区纬铭
图:练国伟、互联网



青少年处世未深、志向尚未明确,涉足快速及庞大的社群媒体,不只容易迷惘,也容易上瘾,结果,过度依赖而产生反效果,影响生活作息和心理健康。其中有四点,可谓影响青少年深远……

Instagram自2010年面世以来,就给我们的社群媒体带来新的生态,同时也在改变着这个社会的文化,它和Facebook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作息。

根据来自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在去年五月公布的一份名为《Status Of Mind》的研究报告, Instagram、Snapchat是对青少年精神健康影响恶劣的社交媒体平台,而YouTube则是影响积极的平台。排序依次为YouTube、Twitter、Facebook、Snapchat和Instagram 。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总裁雪莉克拉默在该报告公布后,也分析了为何Instagram和Snapchat这两个排名垫底的平台,都是以图片为中心的社交媒体。

她认为,原因是以相片堆砌出的社交世界,极其关注相貌、装扮、派对、奢侈品等生活表层的东西,倾向更直接、浅薄,更容易引发年轻人的自卑和焦虑。

Instagram 数据表

800M+ Active Users : 过八亿活跃用户

300M+ Daily Stories Actives : 每日过3亿则限时动态

500M+ Daily Actives: 每日过五亿活跃用户

黃章健認為,健康的親子關係可以讓孩子提早自我認同。
黄章健认为,健康的亲子关系可以让孩子提早自我认同。
許湘彩指出,在社群媒體上,許多不健康的人格都被無限放大和合理化。
许湘彩指出,在社群媒体上,许多不健康的人格都被无限放大和合理化。

社群媒体对青少年的影响:

1.合理化不健康人格

该报告也指出,在过去25年内,躁郁和抑郁的状况,在青年群体中成长70%,这样的结果跟网络有很大的关系。当中高达91巴仙14~24岁的青年,使用社群媒体,六分之一青少年曾有焦虑症问题,而社群媒体还会引起用户看着朋友们出游、美食的照片,还会产生比较、嫉妒的情绪。

对于这份报告的结果,毕业于人类学系的许湘彩老师也保持相同的看法,她认为人类本就是会羡慕,嫉妒别人,或是向别人炫耀,这些都是人性。在Instagram上,这些不健康的人格则被合理化。

“大家会把自己的生活拍得很多姿多彩,或者很新鲜、很刺激的感觉,所以整个Instagram营造出来的气氛是一种时尚,是一种(LifeStyle)。”

许湘彩举例,比如许多年轻用户都会上传一些高级酒店和美食的照片,希望借此来向网友们展现自己过著美好的生活。

但许湘彩指出,这些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并不足以呈现生活的全部,惟现在的年轻人却会被这些社群媒体给牵着鼻子走,对于生活的价值,也间接地受影响,例如加剧了社会对待外貌的追求及统一化。

2.外貌统一化

人类一路来都格外强调外表的重要性,而这样的一个文化在网络时代里则被无限放大,也无形加重了青年追求外表的焦虑。

对于社交媒体统一用户对于外貌的标准,许湘彩认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90%都是不完美的人。而在社交媒体上,那些堪称完美的人是剩下的5~10%的人,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去当那5%的帅哥美女?

许湘彩和心理师黄章健硕士在此问题上则不约而同提出了相同的观点,认为商业化鼓吹了这种不健康的现象,商家们通常都会在这些社群媒体,透过各种宣传手法,强行灌输受众们对于外貌俊美统一的观点,以达到商业成效。

在网络平台上有着这么一句非常火红的标语,“没有丑陋的女人,只有懒惰的女人”,当这句语录在商家们透过社群媒体宣传下,成千上万的用户日复一日被渲染,盲目追求那些被塑造出来的美貌。

许湘彩表示,青年是一群注重自己外表的群体,他们在发育时期就会开始在意自己好不好看,社群媒体的出现,将会加剧青年对外貌的追求。

她提醒,青年在成长阶段时所接触的资讯将会间接影响他们的生活价值观,而社群媒体则是间接统一了青年对于外貌的标准。

“在网络上,一切都靠视觉,能被看见的部分都被放大,尤其是Instagram图片为主的社群平台,你只能追求单一的美,当然不全然是IG(Instagram)造成这种单一化,可是它传播力量无限放大了。”

3.寻获自我认同的平台

许湘彩强调,当这些社群媒体统一及合理化外貌的标准后,将会误导大众以一种明星或网红的方向去打造自己,尤其青少年是处于一个亟需寻求自我认同的阶段,而以图片为主的Instagram则获得这类用户群的精睬。

此时若他们过度依赖社群媒体寻找自我认同感,极大可能会在营造出来的假象中迷失了自我,忽略了内在认同感。

对于青少年的自我认同感,黄章建认为一个健康正面的自我认同和亲子关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认为家长在此事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若在成长阶段,孩子和父母的亲子关系建立足够深厚,这将给予孩子们提早自我认同,去接受自己好和不好的地方。”

“父母在管教上,给予孩子的认同和鼓励,孩子会比较倾向自我接纳,那他在成长的过程当中,被这些社会塑造的完美形象绑架的机会降低。”

不过,黄章建也补充,青年每年透过社群媒体来寻求自我认同,并不完全是一件负面的事情,它提供青年们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

“我们无可否认这些社群媒体对某部分人造成正面的影响,例如他的才华可以被展现出来。”

4.太依赖,养成一种瘾

对于其其他年龄层的用户,为何只有青年的生活作息会深受社群媒体影响,黄章健指出,那是因为青年群体正处于一个极度关注同侪动态的阶段。

“在上幼儿园时,我们会以父母亲为中心,上小学时,我们会开始以老师为中心,而直到中学时,我们会开始以朋友为中心。”

“他们(青年)会比较关注朋友们在做什么,我是不是他们其中的一分子,所以这时候他们需要无时无刻关注朋友的状态。”

资讯洪流下的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青年是社群媒体用户中最庞大的群组,因为他们都不想被同侪排挤,他们想要融进这个社交圈中。

惟黄章健认为,现今网络科技发达,资讯量非常多,频密和迅速,导致使用者需要花上更多时间和精力,追踪这些资讯。

而许湘彩则表示,正因为社群媒体的资讯非常迅速和庞大,让还处于缺乏方向感的青年特别容易上瘾。

“尤其是以Instagram这种吸引眼球的东西,在其他没有那么吸引和他们没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的时候,他们就会上瘾,可是这个上瘾,我觉得是一种填补。”

很多年轻人缺乏心中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这和缺乏方向同样一个道理,因此社群媒体则会填补这个空缺。

但是,若用户过度依赖社交媒体填补生活的空虚感,就会出现许多反效果,影响他们的生活作息和心理健康。

在《Status of Mind》这份报告里就提到,以Instagram为首的社群媒体还会影响睡眠、引发焦虑,造成深怕漏看动态的“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症状。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更是呼吁这些社群平台,应设法协助用户解决精神健康问题,像针对重度使用户弹出警语提醒,或是提供有精神健康问题倾向的用户,获得协助的机构或方式。

对此现象,两位专家都建议青年用户们应该要注意花在社群媒体的时间,别过度沉溺。

黄章健补充,用户们除了可减少使用的时间外,也应该尽量避免在睡前使用社群媒体,把睡前的时间拿来好好整理 自己的心情,准备入眠。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