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個孩子——西藏的牛牛和羊羊 | 中國報 ChinaPress

王筠婷:像個孩子——西藏的牛牛和羊羊

來過西藏,才知道有片土地離天空那麼靠近。偌大的地,看見低頭認真吃草的牛和羊,不管是放任的、以群體移動的,還是野生的三兩成群跳躍的,都那麼壯觀。



我像個孩子,指著路邊的動物喊:牛!牛!……羊!羊!……馬!馬!不是的,不是我刻意用上“乞人憎”的疊字,不過是興奮起來把兩個單字快速念過而已。導游才考教我用藏文念:牛(nerr)、羊(lerr)、馬(ta)。我像個孩子笨挫地學習。為了不讓自己馬上忘記,我還重複幾遍,並寫在筆記本裡。

“藏文很細,有‘男女’之分。比如說……”接下來他說了兩個不同的單字代表“公牛糞”和“母牛糞”。我嘴巴呈“O”型,非常認真地聽。牛和羊在藏人眼中如同珍產,當然要清楚自家有幾頭公幾頭母,好像自己的孩子,就連糞便也自動“照顧”了,也得知道是哪個寶貝釋放的,寶貝今天過得健康嗎?

一種語文直接反映出一種文化,根據人文學家Lera Boroditsky在TedEx上的說法,澳洲某部落原住民的方向感非常好,原因是他們將方向清楚放進對話裡陳述,比如一人腳上有螞蟻,他會說:“我腳上東南之處有隻螞蟻。”我看,在螞蟻還不清楚自己該往那兒走之前,聽話的對方已清楚知道螞蟻在哪裡。

當然,我在西藏所發問的問題,都和所看見的有關。天大地大,我只看見牛牛和羊羊。

基因學博士。青春耗在實驗座上看油棕籽和基因圖,是個愛說故事的理科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