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誰有心情找張東晴拍拖? | 中國報 ChinaPress

周若鵬:誰有心情找張東晴拍拖?

我很喜歡張東晴這個名字,之前完全不知道這個人,現在全馬都認識。喜歡是因為:“東邊晴時西邊雨,道是無晴實有晴。”但讓我認識張的事件卻不那麼優雅,道是沒路或有路。指向張東晴的矛頭,似乎比納茲夫丁的還多,表面上這很不合理,她有交朋友的自由啊,但稍微想想媒體的立場也就明白,作為讀者,你比較願意看到張東晴的照片還是一個麻甩佬?



為了陪妳甘願犯禁

這事件對男人來說應該很勵志,癩蛤蟆不要擔心沒有天鵝肉吃,只要努力就有機會“成功”,當然還要表現出無比誠意,比如說我老豆昨天被控,但我心裡牽掛的始終只有千里之外的妳,甘願飛過去跟妳拍拖;又比如神說不能喝酒,為了陪妳我甘願犯禁。這樣的誠意,誰能抗拒?

但我想作為兒子畢竟不是一塊叉燒,沒有可能不為老爸擔心,那是人的天性。除非他知道不必擔心。

我想起多年前一宗虐傭案,法官判女被告無罪,釋放後走出法庭,丈夫準備好大束鮮花迎接,畫面感人。但我的魔術老師阿萊卻不是這么想的,魔術師老愛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為什麼丈夫會準備好花?他怎能預知太太會被判無罪?阿萊接下去的談話,就不能寫了。

凡人都可能被左右

我們要相信司法是公正的。但律師是人,陪審團是人,法官也是人,凡人都有可能被左右。美國著名的OJ Simpson謀殺案便是一備受爭議的例子,儘管鐵證如山,但諸如關於種族歧視的輿論、警方陷害黑人的陰謀論,以及陪審團中黑人白人的比例,都可能影響最後的判斷。十多年後OJ還出書談此案,書名居然是《如果是我幹的:謀殺犯的告白》。

那麼,納吉案法官蘇菲安的哥哥是巫統的彭亨州行政議員,而納吉又是前巫統主席,這樣的間接關係很難不讓人民多慮。律師公會籲請法官退審,也不是說法官必定會偏幫,理由是要對人民展現司法公正。此時此刻,特別需要建立人民對國家的信心,無論審判結果如何,我們才能甘願接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