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富良野 遍地开花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快意书游‧富良野 遍地开花

20180711heart



文:颜书韵
摄影:WeiZheng Looi

租车自驾来到北海道富良野,映入眼帘的就是路边斜坡上满满的薰衣草。再往前走,还有更大片缤纷夺目的彩色花田,种满白色满天星、红色罂粟花、粉色小町草、橘色加州罂粟花、大波斯菊、醉蝶花等,整齐划一地铺展而去…

马来西亚一年四季炎热,是典型的赤道国家气候,顶多分成雨季和旱季。不过来到纬度高的国家,比如日本,春夏秋冬季节明显,且无论是气候还是昼夜温差,都会随着不同的时令而改变。

夏天的北海道日长夜短,凌晨三点多就开始出太阳,等到我们从入住的小木屋民宿起床时,外头已是日上三竿、艳阳高照的程度了。

日本政府将全国分成“都道府县”四种行政区块,比如“都”为东京都,“府”则包括了大阪府和京都府,其中唯一一个被列为“道”的地区便是位在日本列岛最北端的北海道了。是次七月,趁著那里的夏季花期,我们展开了一趟追花之旅,最不能错过的城市要属中部的富良野了!

紫浪薰衣草缤纷七彩花

租车自驾来到富良野,首先第一站就是赫赫有名的富田农场。

富田农场可说是夏季最热闹的观光农场之一,是第一代农场主人富田德马于1903年从福井县来到北海道所开垦而建。

80年代开始生产独家配方的薰衣草精油,到了1990年更是荣获法国“薰衣草油评鉴会”的第一名,至今依然是说到富良野或薰衣草,都会联想到的知名景点。

一抵达这里,映入眼帘的就是路边斜坡上满满的薰衣草。浓厚的深紫色在灿烂阳光下如浪潮般滚滚袭来,万里无云的大好天气,更是把整个画面烘托得像一张明信片。

再往前走,还有更大片缤纷夺目的彩色花田,种满白色满天星、红色罂粟花、粉色小町草、橘色加州罂粟花、大波斯菊、醉蝶花等,整齐划一地铺展而去,形成如彩虹般的灿烂色谱,即使不是花痴花迷的我也难以移开视线,深深着迷于这些植株的嫣然多彩。

富田農場的薰衣草曾獲法國“薰衣草油評鑑會”冠軍。
富田农场的薰衣草曾获法国“薰衣草油评鉴会”冠军。

薰衣草产品愿君多选择

粉蝶蜜蜂花间穿梭,薰衣草的芬芳随风飘进我的鼻腔,我晒著夏天温暖的太阳,在墨镜后面欣赏免费的光彩表演和最纯粹的美。

虽然无法对各类花卉品种如数家珍,对薰衣草精油产品其实也并没有很热衷,且这里到处充斥着各国各地的观光客,贩售各种针对游人的薰衣草口味小吃,可当你看到农场用心灌溉培育出来的一片片花海,像是把大地当作画布、花朵当作颜料地彩绘出一幅印象派画作,更别说要对纤纤花儿日夜照顾的繁琐,就觉得还是有些莫名感动。

在农场的餐厅吃了份非常美味的可乐饼咖喱饭后,我们就继续开车上路,寻找更多让眼球惊艳的色调。

落日餘暉。
落日余晖。

林中木屋
小精灵居所

摊开不知从哪里抓来的导览手册随性一指,我说:“去葡萄酒工厂吧!”

我们就依照GPS精准无误的指示,找到这家富良野葡萄酒工厂。逛了两圈,试喝了几杯葡萄酒,我们又跳上车,朝下一站出发。

“去芝士工厂吧!”像点指兵兵那样,我又点出下一个目的地,经过几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又走进了位在森林里的芝士见学工房,在浓郁的奶酪味中,看着橱窗后面的制作工序,试吃了几块芝士,然后在不到半小时内驶离该地。

接着,我们跑到新富良野王子饭店一带,去看那里闻名遐迩的“森林小精灵的阳台”。这是由北海道在地作家仓本聪亲自监修打造的手作工坊,灵感是以当地原住民爱奴人流传的“森林小精灵”(Ningle)做为蓝本 。

在茂密的树林里筑起十五栋欧风小木屋,个别贩售著如玻璃、木雕、纸艺等小巧精致的手工艺品,非常有所谓文青的调调。我们在这里的森林步道上兜兜转转了几圈,看了些手作工艺,就继续往深入走,来到另一个此地出名的“森の时计”咖啡屋。

2005年的日剧《温柔时光》(优しい时间)在此地取景拍摄,捧红了这家位处森林中的咖啡屋,但因为我没看过这部日剧,无法引起共鸣;再加上看到店门口的排队人龙,我和旅伴相视不语,同时很有默契地往回走。

经过了一连串旅行团般“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定点行程,虽然并没有走很多的路或开很长时间的车,但我们都觉得异常疲惫。我想这就是我们都很清楚自己不适合随团旅行的重要原因,我们都很怕这种空虚感。

或许不全然是旅地的问题,有时候是我们没来对时间或季节,有时是对它扬名国际的背后故事不甚熟悉(好比这次),有时是人潮过多引发反感,有时则真的是个人偏好问题,所以每当我对一个景点感到百般无聊时,我只能在心中奉劝自己:或许这里只是不适合你,但绝对有懂得欣赏它精彩之处的人。

森林裡的精靈小木屋Ningle Terrace。
森林里的精灵小木屋Ningle Terrace。

山麓上夕阳最深刻印象

在准备离开富良野以前,我再度翻开那份导览手册,看到一个叫“麓乡展望台”的地方位处东南角,我想既然顺路,临行前就绕去那里看看吧!而这次我终于押对宝了!

车子远离闹区,朝着山间蜿蜒的小路前进,左右两边不断往后退的广阔菜田在日暮余晖下显得格外动人。小车子就这么卖力地载着我俩加上笨重的行李箱奔向山顶的展望台。

一下车,辽阔的视野让我们瞬间忘了今天一整天的舟车劳顿。夕阳此刻早已降到山巅处,慢慢减低它傲人的热度,天空的橙黄色随着落日一起褪到地平线,让蠢动的夜晚随时粉墨登场。

眼前的绿草被沐浴在白昼最后的光辉中,金灿灿的随风摆动宛如黄金海浪,奇幻无比。

定睛细看周围,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想必大家不是觅食去了,就是早已离场。这么迟了谁还会大老远追到富良野最东南角的荒山野岭来呢?

夕阳很快就化作一团可以用肉眼直视的红火球,在我们眼前一点一滴地消融在群山后头,直到夜幕终临,晚风冷冽,我们才搓著双手躲进车内,开足暖气。

夏天的北海道一旦入夜,温度也可以直降至摄氏15度。

原来耗资不菲建造的森林小屋,也比不过一抹免费的日落晚霞来得更教我们真心喜欢,永志难忘;也原来,我们都梦寐以求的旅途风光,是如此简单不囉嗦,也如此无价。

颜书韵──不玩会死的热写一族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20180711heart04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