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書游‧富良野 遍地開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快意書游‧富良野 遍地開花

20180711heart



文:顏書韻
攝影:WeiZheng Looi

租車自駕來到北海道富良野,映入眼簾的就是路邊斜坡上滿滿的薰衣草。再往前走,還有更大片繽紛奪目的彩色花田,種滿白色滿天星、紅色罌粟花、粉色小町草、橘色加州罌粟花、大波斯菊、醉蝶花等,整齊劃一地鋪展而去…

馬來西亞一年四季炎熱,是典型的赤道國家氣候,頂多分成雨季和旱季。不過來到緯度高的國家,比如日本,春夏秋冬季節明顯,且無論是氣候還是晝夜溫差,都會隨著不同的時令而改變。

夏天的北海道日長夜短,凌晨三點多就開始出太陽,等到我們從入住的小木屋民宿起床時,外頭已是日上三竿、艷陽高照的程度了。

日本政府將全國分成“都道府縣”四種行政區塊,比如“都”為東京都,“府”則包括了大阪府和京都府,其中唯一一個被列為“道”的地區便是位在日本列島最北端的北海道了。是次七月,趁著那裡的夏季花期,我們展開了一趟追花之旅,最不能錯過的城市要屬中部的富良野了!

紫浪薰衣草繽紛七彩花

租車自駕來到富良野,首先第一站就是赫赫有名的富田農場。

富田農場可說是夏季最熱鬧的觀光農場之一,是第一代農場主人富田德馬于1903年從福井縣來到北海道所開墾而建。

80年代開始生產獨家配方的薰衣草精油,到了1990年更是榮獲法國“薰衣草油評鑑會”的第一名,至今依然是說到富良野或薰衣草,都會聯想到的知名景點。

一抵達這裡,映入眼簾的就是路邊斜坡上滿滿的薰衣草。濃厚的深紫色在燦爛陽光下如浪潮般滾滾襲來,萬里無雲的大好天氣,更是把整個畫面烘托得像一張明信片。

再往前走,還有更大片繽紛奪目的彩色花田,種滿白色滿天星、紅色罌粟花、粉色小町草、橘色加州罌粟花、大波斯菊、醉蝶花等,整齊劃一地鋪展而去,形成如彩虹般的燦爛色譜,即使不是花癡花迷的我也難以移開視線,深深著迷于這些植株的嫣然多彩。

富田農場的薰衣草曾獲法國“薰衣草油評鑑會”冠軍。
富田農場的薰衣草曾獲法國“薰衣草油評鑑會”冠軍。

薰衣草產品願君多選擇

粉蝶蜜蜂花間穿梭,薰衣草的芬芳隨風飄進我的鼻腔,我曬著夏天溫暖的太陽,在墨鏡后面欣賞免費的光彩表演和最純粹的美。

雖然無法對各類花卉品種如數家珍,對薰衣草精油產品其實也並沒有很熱衷,且這裡到處充斥著各國各地的觀光客,販售各種針對游人的薰衣草口味小吃,可當你看到農場用心灌溉培育出來的一片片花海,像是把大地當作畫布、花朵當作顏料地彩繪出一幅印象派畫作,更別說要對纖纖花兒日夜照顧的繁瑣,就覺得還是有些莫名感動。

在農場的餐廳吃了份非常美味的可樂餅咖喱飯后,我們就繼續開車上路,尋找更多讓眼球驚艷的色調。

落日餘暉。
落日餘暉。

林中木屋
小精靈居所

攤開不知從哪裡抓來的導覽手冊隨性一指,我說:“去葡萄酒工廠吧!”

我們就依照GPS精準無誤的指示,找到這家富良野葡萄酒工廠。逛了兩圈,試喝了幾杯葡萄酒,我們又跳上車,朝下一站出發。

“去芝士工廠吧!”像點指兵兵那樣,我又點出下一個目的地,經過幾十分鐘的路程,我們又走進了位在森林裡的芝士見學工房,在濃郁的奶酪味中,看著櫥窗后面的製作工序,試吃了幾塊芝士,然后在不到半小時內駛離該地。

接著,我們跑到新富良野王子飯店一帶,去看那裡聞名遐邇的“森林小精靈的陽台”。這是由北海道在地作家倉本聰親自監修打造的手作工坊,靈感是以當地原住民愛奴人流傳的“森林小精靈”(Ningle)做為藍本 。

在茂密的樹林裡築起十五棟歐風小木屋,個別販售著如玻璃、木雕、紙藝等小巧精緻的手工藝品,非常有所謂文青的調調。我們在這裡的森林步道上兜兜轉轉了幾圈,看了些手作工藝,就繼續往深入走,來到另一個此地出名的“森の時計”咖啡屋。

2005年的日劇《溫柔時光》(優しい時間)在此地取景拍攝,捧紅了這家位處森林中的咖啡屋,但因為我沒看過這部日劇,無法引起共鳴;再加上看到店門口的排隊人龍,我和旅伴相視不語,同時很有默契地往回走。

經過了一連串旅行團般“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定點行程,雖然並沒有走很多的路或開很長時間的車,但我們都覺得異常疲憊。我想這就是我們都很清楚自己不適合隨團旅行的重要原因,我們都很怕這種空虛感。

或許不全然是旅地的問題,有時候是我們沒來對時間或季節,有時是對它揚名國際的背后故事不甚熟悉(好比這次),有時是人潮過多引發反感,有時則真的是個人偏好問題,所以每當我對一個景點感到百般無聊時,我只能在心中奉勸自己:或許這裡只是不適合你,但絕對有懂得欣賞它精彩之處的人。

森林裡的精靈小木屋Ningle Terrace。
森林裡的精靈小木屋Ningle Terrace。

山麓上夕陽最深刻印象

在準備離開富良野以前,我再度翻開那份導覽手冊,看到一個叫“麓鄉展望台”的地方位處東南角,我想既然順路,臨行前就繞去那裡看看吧!而這次我終于押對寶了!

車子遠離鬧區,朝著山間蜿蜒的小路前進,左右兩邊不斷往后退的廣闊菜田在日暮餘暉下顯得格外動人。小車子就這麼賣力地載著我倆加上笨重的行李箱奔向山頂的展望台。

一下車,遼闊的視野讓我們瞬間忘了今天一整天的舟車勞頓。夕陽此刻早已降到山巔處,慢慢減低它傲人的熱度,天空的橙黃色隨著落日一起褪到地平線,讓蠢動的夜晚隨時粉墨登場。

眼前的綠草被沐浴在白晝最后的光輝中,金燦燦的隨風擺動宛如黃金海浪,奇幻無比。

定睛細看周圍,這裡一個人也沒有,想必大家不是覓食去了,就是早已離場。這麼遲了誰還會大老遠追到富良野最東南角的荒山野嶺來呢?

夕陽很快就化作一團可以用肉眼直視的紅火球,在我們眼前一點一滴地消融在群山后頭,直到夜幕終臨,晚風冷冽,我們才搓著雙手躲進車內,開足暖氣。

夏天的北海道一旦入夜,溫度也可以直降至攝氏15度。

原來耗資不菲建造的森林小屋,也比不過一抹免費的日落晚霞來得更教我們真心喜歡,永誌難忘;也原來,我們都夢寐以求的旅途風光,是如此簡單不囉嗦,也如此無價。

顏書韻──不玩會死的熱寫一族Play or die. Write to live

20180711heart04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