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馬‧登嘉樓 “藍”得的體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玩FUN大馬‧登嘉樓 “藍”得的體驗

站在東海岸的沙灘上,面對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我的心情異常激動。登嘉樓擁有長達225公里的海岸線,都是這種細白沙灘和清澈見底的海水。浪漫的人們在沙灘上放鞦韆,行車人感覺疲倦,下來面朝大海蕩蕩鞦韆,倒是一種另類的放鬆。
站在東海岸的沙灘上,面對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我的心情異常激動。登嘉樓擁有長達225公里的海岸線,都是這種細白沙灘和清澈見底的海水。浪漫的人們在沙灘上放鞦韆,行車人感覺疲倦,下來面朝大海蕩蕩鞦韆,倒是一種另類的放鬆。

特約:馮彬霞



很多外國人並不瞭解,甚至誤解大馬,很多傳聞(包括一些傳統媒體的報導)並不是實情。

所以,不少外國人只知道大馬是穆斯林國家,卻不知道大馬是一個如此開明和包容的穆斯林國家。

我從哥打峇魯沿著東海岸的3號公路開往瓜拉登嘉樓,這一路上,我眼前一直閃現的,都是華人的豬肉攤和馬來人的海鮮攤那和諧畫面。我為何感到如此震撼?那是因為傳聞和我親眼所見反差太大了。

我曾在土耳其工作和生活了大約一個月,土耳其號稱是世界上世俗化最好的穆斯林國家,且政教分離,生活作風非常歐化。

在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時候,人們不會感覺到明顯的宗教約束。土耳其的女煙民特別多,女性的著裝和行為也較為歐化。

儘管如此,我在那一個月裡,連一片豬肉的影子都沒見過,更別說能自由地吃到豬肉。那段時間正好是齋戒月期間,伊斯坦布爾的一些餐廳,白天也只是提供打包服務,不允許在餐廳內就餐。同樣的情況,我在吉隆坡從沒遇見過。

包容成為大馬瑰寶

土耳其禁酒的概率也比馬來西亞高很多,很多餐廳不提供酒,大部分超市和市場也不售酒。我在土耳其從來沒見過有銷售豬肉或豬肉製品。

我還去過迪拜、阿布扎比和沙地阿拉伯等穆斯林國家,這些地方的世俗化與對不同宗教文化的包容,根本無法與大馬相提並論,沙地阿拉伯在近期才允許女性開車。大馬人從小生活于這個環境裡,習慣了這種包容,也許理解不了我這個“外人”這種感動。

而我,正是因為有比較,才能感覺到大馬的難能可貴,所以,我把這些見聞如實記錄下來,讓更多人看到大馬的特別之處,讓這種正能量得到傳播和延續,這也是我行走馬來半島的目的和意義。

哪怕是在黑夜,似乎掩蓋不住天空的藍色。
哪怕是在黑夜,似乎掩蓋不住天空的藍色。

唐人街大開眼界

東海岸的道路情況要比西海岸差一些,從哥打峇魯到瓜拉登嘉樓行車距離是160公里,我卻花了將近3小時,如果是在南北大道上行駛,已經差不多能從吉隆坡開到新山了。

到了瓜拉登嘉樓,我便有一種錯覺,仿彿自己已經離開大馬國土,來到另一個國家。

為何我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我漫步在瓜拉登嘉樓市中心,試圖尋找答案:是因為那些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嗎?是因為那些在街上行走的馬來人嗎?還是因為街頭那些充滿北非風情的建築?其實都不是。所有我羅列的因素,我分別都在馬來半島西海岸見過,所以並不會感覺太驚訝。

有趣的是,帶給我這種感覺的,居然是瓜拉登嘉樓的唐人街。我不是第一次在馬來西亞看到唐人街(中國城),但在整個西海岸,我從不覺得唐人街有什麼特別之處。在華人和中餐廳隨處可見的情況下,誰還會特意想著要去唐人街?

至少,在吉隆坡生活,我極少會想到要去唐人街。吉隆坡的文化氛圍,讓我感覺整座城市都是一個“唐人街”。如今吉隆坡的唐人街(茨廠街)裡,華裔經營者反而不多,逐漸被來自尼泊爾和緬甸等國的外來淘金者代替,那裡早就失去“唐人街”的真正意義。這也從一個側面顯示出大馬特色。

這個國家,三大民族均是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和公民,這和歐美國家的華裔不同。華裔在歐美國家,大都是近代新移民,少有像大馬華裔這樣,已是大馬的幾代公民。而且,華裔在這些國家屬于少數族群,傳統上,中國商品和商家都集中在中國城之內,因此,中國城在這些國家顯得特別。

登嘉樓95%的居民是穆斯林,華裔在此州所佔比率較小,唐人街在這裡就像中國城在巴黎一樣,顯得地位特殊。這是我在馬來半島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覺到唐人街的凸出和特別。

在之前行走過的9個州和之后的彭亨,都沒有這種感覺。

唐人街(中國城)帶有雙龍戲珠的雕刻中華風格,紅磚綠瓦極其醒目。
唐人街(中國城)帶有雙龍戲珠的雕刻中華風格,紅磚綠瓦極其醒目。

留宿瓜登深入了解伊斯蘭文化

如果要問我,登嘉樓是什麼顏色的?我會說,登嘉樓是藍色的--藍藍的天、藍藍的海,當我站在東海岸的海灘上,面對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遠處海天一色,除了藍色,再也沒有其他色調。

藍色既是登嘉樓的表面色調,也是這個州的內在顏色。藍色不是暖色,並不會給人熱情奔放的感覺。登州的人口結構特徵、宗教信仰與文化風情,注定它不會擁有像吉隆坡和西海岸大多數州屬那樣,色彩斑斕和多姿多彩的生活。

對于喜歡熱鬧和動感十足生活方式的人而言,瓜拉登嘉樓也許並不是一個好去處;對于想找一個擁有安詳從容氣氛的地方,過幾天寧靜日子的人來說,生活節奏徐緩的瓜拉登嘉樓,不會讓他們失望。

瓜拉登嘉樓也是瞭解馬來傳統文化和穆斯林文化的好去處。按我原本的計劃,只是路過瓜拉登嘉樓,從那兒的碼頭到熱浪島,但吉蘭丹之旅,讓我改變行程計劃。我決定在瓜拉登嘉樓逗留一晚,多瞭解一些大馬的伊斯蘭文化。

在瓜登西側3公里處,有一個號稱世界第一的“伊斯蘭之窗”(Taman Tamadun Islam),裡面有世界各國著名的伊斯蘭建築微縮模型,比如伊斯坦布爾的藍色清真寺和印度的泰姬陵。如果喜歡伊斯蘭建築,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旅游點。

水晶清真寺歡迎各族參觀

除去這些微縮模型清真寺,瓜拉登嘉樓負有盛名的清真寺也不少。水上清真寺和水晶清真寺非常漂亮,很值得一看。我比較喜歡建在水上的水晶清真寺,那是一座漂亮且很有質感的建築,我從下午四點一直呆到晚上,白天和晚上的風情各異。

水晶清真寺門口放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歡迎非穆斯林入寺參觀、歡迎提問、可以拍照等,于是,我決定進去看看。按規定,我必須在我的衣服外面套他們那又寬又大的長袍,和披他們提供的頭巾,並把頭髮包起來,入口和祈禱區是男女分開的。

我進去轉了一圈,感慨頗多。記得有一位羅馬帝國名將說,當你熟知一件事,你就不會害怕它。其實,關于伊斯蘭教,人們有太多不實的傳聞,這就和歐美人以前對華人的各種誤解和不實的傳聞一樣,是異曲同工。

當我們被誤解時,就會覺得委屈,甚至憤怒和吶喊,我們希望得到正確的解讀。這是多麼正常的反應,可惜大部分時候,人類沒有從中學會反思,也沒有同情心和同理心,人們渴望得到理解,卻又拒絕瞭解他人,所以,人類不斷重演和複製對他族的誤解與曲解。

用眼睛發現生活

我不敢說自己熟知什麼,但至少我願意走出去,用眼睛去發現生活,尋找屬于我的答案,而不是坐在家裡,盲目聽信各種傳聞。

這之前,我聽過很多關于本地人的“傳說”--馬來西亞的清真寺是不讓非穆斯林進入的,他們很可怕,誤入清真寺內會被謀害……不可否認,每個民族都有極端分子,他們應該被譴責,可不該殃及無辜。

我們生活中,大部分誤會源于不瞭解、又不願意去溝通,這才是人類偏執的根源,也是一些戰爭和種族主義的成因。

在瓜拉登嘉樓逗留一天后,我把車停在Syabandar碼頭,坐渡輪來到馬來半島最美的熱浪島。一到島上,我就雀躍起來:沒錯,整個登嘉樓都是藍色的。藍色是冷色調,但我們依然可以從這冷色裡,找到熱點和高潮。登嘉樓的海島生活,就是藍色裡的熱點。熱浪島的海水和天空,比內陸更藍更美。

生活方式也兩極化,登州內陸的馬來人衣著保守,但島上卻到處是比基尼美女在曬太陽或打沙灘排球,這兩極化的景象,讓我難以想像,自己是在登嘉樓這樣一個保守的穆斯林州屬土地上。

唐人街有很多百年老房子,依稀可見當年的氣勢與氣派。
唐人街有很多百年老房子,依稀可見當年的氣勢與氣派。
馮彬霞-法國籍華人作家,文章見諸于大馬、中、港、法、美等地區,發表作品約60萬字。2002年曾出版關于法國風情的個人專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