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金亮:美好時光──母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周金亮:美好時光──母親

又一趟神州行。



一路上飛機、地鐵、高鐵、出租車、滴滴,接觸的人眾多,有衣著大方得體的白領、有一身穿著質感粗實無華的藍領、有制服朝氣蓬勃的學生、有頭帽背心穿戴花樣各異的孩童、有白髮蒼蒼的鄉親父老、有各領域不同階層佩戴搭配創意前衛的專業人士,男女老少,匆匆忙忙。入夏的悶熱,梅雨連續不停,在我這幾天出差的日子帶給我一些感觸,給了我這些年面對身邊朋友對中國人的負面評價,有了平靜的思考。

我乘高鐵從上海到北京,手推行李箱在車廂走道尋找寄放行李箱的空間,穿過同是剛上車,也是正在忙著找座位以及匆忙安放著各自行李的人們,我對一位站在走道上的老奶奶說:“對不起,借過。”老奶奶對我笑了笑,轉過身,對看起來應該是她的孫女說:“書本給我,先坐下啊!讓叔叔先過。”然后老奶奶往座位緊緊一靠,挪出空間,我站在那裡,看了看孫女手上的書籍,朝老奶奶點點頭說:“謝謝!不好意思啊!”她也向我點點頭說:“沒事,應該的。”我往前走,背向老奶奶和孫女,隱約聽到:“明白嗎?趕緊坐好,讓別人也快快找到座位啊!”

從南京到上海的高鐵,我望著車窗風馳而過被拉成線條的片片景物,高鐵以平均300公里的時速飛奔向前,身后傳來一陣童聲: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轉望,看見男孩正對著身旁的媽媽仰首朗誦。

在高鐵從北京回上海的路程中,左邊坐了一位抱著小孩的媽媽,我在閉目養神中聽著:從前,有個小孩,爸媽每天必須出外工作,爸媽出外工作前交代小孩要鎖好門窗,守在家裡。有一天,爸媽又出外工作去,突然,一頭野狼出現屋外院子裡……我微微張開眼偷望,看見媽媽座位前乘客座背的折合小桌面上,叠放了三五本小孩童話故事書,媽媽正翻著手上的一本,輕輕搖晃著懷中小孩,娓娓道來。將近5小時的奔駛,媽媽懷中的小孩不曾有過哭鬧,醒著時聽媽媽講故事,累了就在媽媽懷裡睡去。

抵達上海虹橋高鐵站,提取行李箱準備下車,在伸手挪移著放在高層的行李箱時,一位年輕女孩舉手幫我把行李箱搬下:“行嗎?”我說:“謝謝!”她說:“沒事,好沉啊!小心!”一個民族強大與否,取決于教育與傳承,孩子成就之大小,來自成長過程中的學習、熏染、愛與被愛;國家的興盛衰退,取決于人民對國家是否抱有希望以及對國家的感恩,而人民對國家的愛與感恩與否,來自國家是不是就可以讓老百姓感受得到,國家對人民的愛,就如母親愛孩子一般的無條件。我聽到歌在唱:

每當我感到疼痛/就想讓你抱緊我//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樣/觸摸我的靈魂//每當我迷惑的時候/你都給我一種溫暖//就像某個人的手臂/緊緊摟著我的肩膀//有時我會孤獨無助/就像山坡上滾落的石子//但是只要想起你的名字/我總會重拾信心//有時我會失去方向/就像天上離群的燕子//可是只要想到你的存在/就不會再感到恐懼//我愛你中國/心愛的母親//我為你流淚/也為你自豪//我愛你中國/親愛的母親//我為你流淚/也為你自豪

——汪峰《我愛你中國》

馬來西亞著名唱片製作人、詞曲創作人、歌手、樂手,精通古典吉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