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萊:國陣已分家回到聯盟 馬華變獨立政黨 | 中国报 ChinaPress

廖中萊:國陣已分家回到聯盟 馬華變獨立政黨

廖中萊:馬華、巫統和國大黨3個政黨已分家,各自為政,誰也牽制不了誰。
廖中萊:馬華、巫統和國大黨3個政黨已分家,各自為政,誰也牽制不了誰。
廖中萊(左)接受《中國報》高級記者邱玉珊專訪。
廖中萊(左)接受《中國報》高級記者邱玉珊專訪。

獨家報導:邱玉珊



馬華在第14屆全國大選后,面臨創黨69年來,首次不是執政黨的身分,作為馬華龍頭領軍之人的拿督斯里廖中萊在509后對外宣布為敗選負責,不尋求蟬聯總會長職,而馬華今后將何去何從,馬華會離開國陣嗎?廖中萊告訴你……

(吉隆坡11日訊)國陣在509大選后,從最壯大的14個成員黨,走剩國陣最初聯盟的馬華、巫統和國大黨,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自大選一個多月以來首次打破沉默,指馬華、巫統和國大黨雖沒有決裂,但是3個政黨已分家,各自為政,誰也牽制不了誰。

他指出,許多黨員認為馬華拖泥帶水不離開國陣,這是不正確的看法,他要清楚告訴黨員、華社和人民,馬華是國陣創始者,1949年敦陳禎祿成立馬華公會,之后馬華與巫統組成華巫聯盟參加首屆吉隆坡自治市選舉。

“從當年的聯盟到國陣,馬華扮演著創黨者角色,一直以來不輕易說出退出國陣的言論,今天的國陣已回到過去‘聯盟’情形,馬華是否離開國陣已不重要,無論是巫統、馬華或國大黨,已成為獨立政黨,當民政黨宣布退出國陣,馬華只能獻上祝福。”

馬華巫統已沒關係

許多不明就裡的人堅持馬華仍在國陣體制內所以不給予支持,廖中萊反問:“國陣還存在嗎?我們都分家了,成員黨都離開了。”

廖中萊是在敗選后首次接受媒體專訪,他對《中國報》說,馬華與巫統沒決裂,不過巫統與馬華已沒關係,執著于馬華退出國陣的人是短視,馬華要看得更遠。

“當務之急,馬華關心的是黨內改革,唯有馬華強大,才有條件決定與誰組聯盟陣線,若馬華繼續軟弱,談合作也徒然,我希望釐清這一部分,黨員與人民一直質疑為何馬華沒有退出國陣,今天的馬華已完成使命,當馬來西亞政黨輪替后,馬華迎來第二階段使命,即如何以反對黨身分去監督新政府。

“當你(記者)問我,巫統新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領導巫統是否達不到改革目的,我們不會再彼此批評,有嘴說別人無嘴說自己,馬華做好家務事,不干預巫統家務事。”

清楚黨改革方向
屬意魏家祥接棒

廖中萊指出,他屬意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接棒馬華,因后者清楚馬華內部改革方向,儘管馬華被批與巫統同為以“老二”接手管理,但馬華與巫統改革議程不同,不能相提並論。

他強調,馬華在509大選敗選不是黨內問題,是外在因素失敗。

“我承認馬華黨內改革不完善,魏家祥會延續馬華黨內改革,馬華與巫統不一樣,不能評定巫統黨選成績反映不到巫統改革,就將馬華也淪為一談,馬華早已擬定改革時間表,不能說馬華署理總會長當總會長,馬華就沒有改革希望,魏家祥擁有熱誠,我們應給他時間帶領馬華改革。”

他坦言,馬華內部存在問題,不是派系及分歧,而是沒有栽培年輕一代,沒在短時間內達到年輕化的目標。

“一個政黨需要老中青配合才能強大,馬華最寶貴資產就是黨員,馬華改革委員會正在探討如何瘦身,確保百萬黨員是真的支持黨,再強化黨員的歸屬感。”

不再排排坐吃果果
誰想競選都可以

詢及馬華11月領導層改選,是否會迎來前總會長重出江湖競選總會長,廖中萊說,尊重民主選舉制度,任何人有意願競選都可,交給區會代表去決定,他一定會順利交棒,黨選會順利進行。

馬華即將在11月14日迎來黨選和代表大會,隨著馬華落實擴大代表制,黨領導層的命運不再繫在近2000名中央代表身上,而是全國191個區會的代表身上。

曾有代表建議馬華前總會長丹斯里蔡細歷再出來競選總會長,帶領馬華成為強悍的反對黨。

問及馬華黨選是否會如以往有“菜單”文化,黨職候選人以團隊姿態競選,廖中萊說,不會再出現“排排坐吃果果”的情況。

早前有傳聞說,魏家祥將夥拍馬青總團長拿督張盛聞競選總會長及署理總會長,再有傳聞指馬華總秘書拿督斯里黃家泉聯同馬華副總會長拿督蔡智勇,聯手攻老大和老二,不過當事人都否認。

廖中萊說,絕不會不堪一擊。
廖中萊說,絕不會不堪一擊。

為華教華社發聲
勿抹殺馬華貢獻

廖中萊說,國家獨立至今各族和諧相處,華文教育健全發展,這么多年來馬華功不可沒,也感到驕傲,人民不應抹殺馬華的貢獻;馬華也曾在內閣批評一馬發展公司(1MDB),勿批評馬華不發聲。

“國家不走種族神權,各族和諧共處,即使換了政府國家還欣欣向榮,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是中國以外,制度最健全的教育體制,因此不應抹殺馬華的貢獻。”

他說,過去,馬華被批對前朝政府不公政策不發聲,事實上,馬華曾多次在內閣會議上表明要徹查1MDB,要揪出幕后犯錯者。

“我和魏家祥要求成立審計委員會,之后國會遴選委員會就針對1MDB進行聽證會,再將調查結果交給內閣,但是調查過后,大家也看到進展,指責馬華對許多事情不發言不給意見,這是不正確,我們也在伊斯蘭黨提呈建議修改355法案時,挺身而出。”

他呼籲新政府重視民主,不要在得到權力后,“打著人民的民意,踐踏人民的權益”,馬華這么多年來盡心盡力做好教育,維護民主,促進各族和諧,都是希望看見國家團結。

免影響經貿往來
馬中關係須搞清楚

廖中萊也是交通部前部長,他說,新政府應清楚表明與中國的關係,勿曖昧不清,影響馬中經貿往來。

他說,前朝政府與中國有明確合作關係,當全世界都與中國和好,只有馬來西亞是開倒車。

“我奉勸新政府盡快釐清與中國的關係,不僅是對華社,而是會影響中國向我國購買棕油、貓山王榴槤及燕窩,當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提出質疑時,採購買賣就會出現問題,新政府一味表明要檢討與中國合作關係,卻提不出實際的態度。

“首相敦馬哈迪提出的向東學習過去也曾遭批評,除了學習日本文化,看不出大馬還可向日本學習債務管理的方法,日本舉債比馬來西亞多,反而中國投資可帶來技術轉移,馬來西亞可向東學習,也可向中國學習。”

此外,他曾斷言馬哈迪執政即“大馬來人主義”議程回巢,如今馬哈迪重提扶持馬來人議程。

“行動黨曾表明不要看到大馬來人主義,也不願見到神權治國,我們就拭目以待。”

別只顧挖醜聞來報復
新政府需拓新契機

廖中萊批評新政府重視報復,提倡歪論,灌輸不正確的價值觀,把國家搞得烏煙瘴氣。

“世界上並沒有一個政權是永恆,人民選擇換政府是希望有更好未來,個人希望新政府是‘清政’(清廉擬政),應人民需求擬定政策,新政府做得好,要讚許,做得不好,要批評。”

他歡迎新政府繼續“挖”過去政策醜聞,但也提醒新政府不要忘了鞏固國家經濟,提供人民收入。

他說,新政府在執政后不斷以前朝政府的醜聞來邀功,旨在報復,人民卻等不到新政府的惠民政策。

“新政府要‘挖’醜聞,可以繼續這么做,但不是唯一要做的事情,作為領導國家的政權,應尋找機會開創新契機,提高國家經濟,讓外資對馬來西亞有信心,若說東海岸鐵道計劃不好要取消,有其他更好替代方案嗎?若隆新高鐵不好,又要用什么政策來代替?新政府執意以國債當前為由取消大型計劃,事實上,每個人對國債的見解不同,一些人認為國債並沒有那么嚴重。”

敗選後生活壓力少了
家人開心.找友敘舊

“我一個人失意,全家人開心,孩子找回父親。”

509大選,廖中萊尋求蟬聯文冬區國會議員敗北至今,他說,輸了文冬選區確實很傷心,但是他的家人卻開心,孩子也找回父親。

“我一心一意要為民服務,滿腔熱忱,原本為文冬人民和社區籌劃一系列發展,如今我會專注黨務及改選,全國大選后,我已主持3次中委會會議,會盡我所能來協助馬華改革。”

願意繼續助人

“我現在的生活不似以前般壓力,讓我有時間找回自己的老朋友、老同學敘舊,老同學體諒我當官公務忙就少了與他們見面,現在的我還會充分利用時間多運動注重健康,打球、跑步健身。”

他感到欣慰,在敗選后仍有許多馬華元老給予安慰和鼓勵,馬華執政近一甲子,唯一感到遺憾是沒有辦法見證黨內達到改革目標,要把這個棒子交給下一任總會長去完成,接下來至11月期間,他會專注黨務,交棒后會正式退休,不過偶爾也會回到文冬見當地居民,監督文冬發展。

“之前我幫助人不帶政治目的,即使現在不當官,我仍願意助人樂己。”

他說,不再執政后,馬華少了資源,但沒有關閉服務中心,不過是換了形式服務人民,黨內項目會作出調整,包括減少保險計劃等,稍后會作公布。

給納吉公平審判機會

廖中萊認為,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正在面對刑事訴訟,若真有犯錯不會維護,不過在定罪前不應蓋棺定論,應讓納吉有一個公平審判機會。

他與納吉共事多年,納吉有一顆關心人民的心,對華教及華社貢獻有目共睹,儘管納吉現在面對官司,希望有一個公平平台讓納吉有辯白機會。

“現在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們也有感觸,我們應依法行事,若有犯錯不會包庇。”

廖中萊不否認自己與納吉保持良好關係,是因納吉領導政府這么多年以來,對華社沒有避忌,也沒有落實大馬來人主義至上。

強化改革培訓領袖
馬華會捲土重來

廖中萊有信心,馬華會捲土重來執政,馬華是資深政黨經得起風雨,絕不會不堪一擊。

他說,大選敗選后,馬華有兩項任務要立刻進行,即改選和栽培年輕領袖。

“強化馬華改革,淨化馬華重新登記黨員達到瘦身目標,以及深化黨內制度,新領導層出爐后刻不容緩要擬定未來方向,馬華也不需要百萬黨員,而是真正對馬華忠心會投票給馬華的真黨員。”

他說,馬華設立拉曼大學及學院,多年來為國家栽培年輕人才,卻忽略栽培黨內年輕人才,無法吸引年輕人留在黨內;為何馬華需要直選制,可留住人才,而不是讓區會山頭主義就埋沒年輕人加入馬華。

“我慶幸馬華內沒有太多分歧,黨跌倒后捲土重來,不是失敗后一蹶不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