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工邂逅護士締良緣 戰後復員回鄉波閣亞三 | 中国报 ChinaPress

機工邂逅護士締良緣 戰後復員回鄉波閣亞三

 愛國機工鍾金水兒孫講述先父在滇緬公路的奮戰事蹟。坐著左起為鍾國良、鍾瑞明、鐘勤財、蘇清泉。后排左起劉道南及盧觀英。

愛國機工鍾金水兒孫講述先父在滇緬公路的奮戰事蹟。坐著左起為鍾國良、鍾瑞明、鐘勤財、蘇清泉。后排左起劉道南及盧觀英。

(太平11日訊)太平南僑機工參加抗戰衛國,因受傷而邂逅護士,收穫愛情締結姻緣,喜獲雙子,復員回鄉波閣亞三。



1939年參加南僑機工服務團回國抗戰的太平青年鍾金水,在滇緬公路執行運載軍火任務,因受傷而獲雲南護士李群英悉心照顧,喜結成夫婦,誕下兒子;戰后復員一家3口回到波閣亞三老家。

帶來父輩遺留證件

南僑機工史料搜研工作者劉道南盧觀英夫婦披露,在日前尋找到太平攝影記者曹長久后代之后,又獲機工鍾金水的兒孫通報,其父輩也是抗戰機工,因響應南洋僑領陳嘉庚的號召,到太平福建公會報名,參加南僑機工回國抗戰服務團,駕駛卡車來往昆明和緬甸北部腊戌之間,運載軍事物資到前線抗戰。

劉道南說,在北霹靂華人大會堂會長蘇清泉安排下,他與機工兒孫相約在波閣亞三食物中心見面。到場的有機工兒子鍾瑞明(62歲)、鍾國良(64歲)及孫兒鍾勤財(48歲)。他們帶來一些父輩遺留下來的機工遺物證件,包括:當年的中華民國護照、駕駛執照、進入緬甸腊戌運輸證件、復員登記、舊照等文件。

他說,根據機工兒孫憑父親生前偶爾透露機工的簡單家庭資料,以及證件所述和雲南省檔案館資料所知,機工鐘金水的父親鐘萬,來自廣東增城。南來后落腳在太平波閣亞。鍾金水是家中老大,生于1915年1月8日。參加南僑機工回國抗戰前,他在太平駕駛黃紅巴士。

劉氏補充,1937年盧溝橋事變,中國全面抗戰。太平華社掀起抗日救亡運動,太平籌賑會,開展轟轟烈烈的宣傳教育運動,並帶動全市、波閣亞三、新板、十八丁、甘文丁等地區的捐款熱潮。

經歷兩次九死一生

據鍾金水兒孫透露,母親告訴他們,先父兩次面對死亡。一次是日機炸車隊,他棄車跳下河游泳逃命。另一次是被日軍屠殺,他把自己壓在七橫八豎的死屍下面,裝死而撿回一命。這兩次九死一生的慘痛遭遇,讓他一生難忘。

而另一次畢生難忘的,卻是甜蜜的愛情。又一次受傷,給他帶來的卻是意外的歡欣,他遇到亂世情緣,收穫了愛情。受傷的人最需要關愛。在入院治療期間,他遇到了一位細心照顧他的清秀護士李群英(1915年11月5日生)。肉體受傷治癒了,愛苗也滋長了,最后兩人于40年代初年結成夫婦,隨后生下兩個雲南兒子。

運送軍事物資1146公里

全程1146公里的滇緬公路,起點是緬甸東北的市鎮腊戌,鍾金水持著中華民國外交部駐雲南特派員辦事處發出的《汽車司機赴腊戌(緬甸)證明書》(編號242),順利的進入腊戌把軍事物資運往雲南,來回兩頭走。

從1939年起,鍾金水的羅厘,奔馳在雲南高原的彈石路上(石頭鋪成的馬路)。一邊是峭壁,一邊是山谷,分分鐘翻車掉入萬丈深谷,粉身碎骨。此外,蠻荒的亞熱帶森林,瘧蚊暴虐,許多機工染上瘧疾而死亡。但在1942年頭日軍入侵緬甸后,機工的羅厘就成了轟炸的目標。無數機工就喪命在滇緬公路上。

同僚回馬觸動回鄉念頭

在雲南經歷了8年歲月,1945年8月戰爭結束和平到來,鍾金水服務的戰時運輸管理局,終止機工服務。
復員登記時他想到已在雲南成家,因此沒有辦理復員手續,隨后輾轉在重慶和南京駕駛汽車。直到1947年,看到太平機工陸續復員回馬,這才觸動他回鄉念頭,覺得中國畢竟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向外交部辦理出國護照。

1948年初夫婦帶著兩個兒子鍾雄和鍾賓,踏上歸途,輾轉回到太平。

幹回老本行駕巴士

從1939年離開家鄉,前后10年,火車抵達車站,鍾金水看著那個還熟悉的白底黑字“TAIPING”火車站牌,心中無限感慨。

回到波閣亞三老家后,他還是幹回老本行:駕駛藍黃巴士,奔波在江沙和宜力的馬路上。

妻子李群英賣菜賣蓮蓬過日子。他夫婦倆后來再生下4男3女,一家過著平淡而溫馨的生活,直到1979年他64歲時逝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