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玲:葉家烏賊──耳朵不見了 | 中国报 ChinaPress

葉歡玲:葉家烏賊──耳朵不見了

Move in! Move in!



司機重複又重複,全巴士的人都望了過來,她陶然自得,這裡看看、那兒望望,毫不覺察。她站在巴士座位與座位之間的廊道上,把巴士后半部空著的廊道給堵住。是掛著耳機的緣故吧?仿彿將兩隻耳朵都捂了起來,把她跟外界的音聲隔離。在她的耳朵裡,只有興奮、憂傷或悠閒的音樂吧——那些她自己選擇、高興什麼都可以隨心所欲聽見的聲音。

門邊的人,肩膀挨著肩膀,都快窒息了,候車亭的人還拼命擠上來。每個人都不願意提早出門,卻也不樂意等下一趟巴士,當個上班或晚到的冒險家。

于是巴士上不去了,大夥兒還拼命推擠。碰巧遇上掛著耳機的女人,巴士的腸子便阻塞了,人人看著女子,懷疑她弄丟了耳朵,卻沒人願意推她一把,提醒她一些什麼。網絡上太多關于在這高壓社會,隨時都有可能碰上的即時子彈——你說他(她)一句,無辜就挨上一頓臭罵的視頻。置身事外是自保的上策。于是,這成為早晨巴士上,再平常不過的一道風景。

耳機的發明,不是新事物,時間畢竟也不長。作為科技產品,如今多用于手機。它讓我們在不影響旁人的情況下,獨自聆賞音樂。好的耳機可隔開周圍環境的聲響,對在旅途、運動等噪吵環境下使用的人們,很有幫助。走在獅城街巷,有人掛著耳機逛街,有人掛著耳機吃飯,有人掛著耳機等候公共交通,也有人掛著耳機過馬路。

全無察覺靠近死神

陰沉沉的天時,我曾在候車亭看見,公路那頭駛來一輛大卡車,呼嘯而過,險些撞上一個掛著耳機過馬路的行人。那條馬路處于較偏遠的裕廊西區域,是假日的緣故吧?當時車輛稀少,然而到底是主要幹道,該行人非但不走斑馬線擅過馬路,而且過的時候,左右竟然只各看一眼,就埋頭對著手機渡到對岸。

大卡車與他是名副其實擦身而過啊!稍慢兩秒,頭頂就爆裂開來,被碾成肉醬。我嚇得拿不住手中EZ-link(易通卡),掉落地下,卡車司機多半也血色全無,忘了按喇叭,他卻若無其事般走遠。由始至終,他都未曾覺察自己一度與死神靠得那麼近、那麼近吧!

辦公室裡,也有掛著耳機上班的同事。同部門同事,一共三位。每當他們都掛上耳機,埋頭在工作中,我聽見寂靜碰撞寂靜的聲音;處身的空間,就像一塊凝結的冰塊,清冷冷的。隔壁座男同事,也是其中一員。每天,從對面傳來,其他部門同事不論美術員、行銷員,還是上司在喚他,他大多時候並不覺察。

于是乎,噹一聲、兩聲,聲聲入耳,我便拍一拍他,促使他注意。當然,對于新同事,對方就像熱心的學長,樂于指點和幫助。況且,身為編輯,撰稿、編稿或譯稿時,本就不容外界干擾,掛上耳機,是隔絕其他部門交談聲、玩笑聲灌進耳朵的最佳辦法吧!為此,我也不介意偶爾讓耳朵當個義工,做一點小貢獻。

只是,要是我也掛上耳機,風吹草動時,要上哪兒複製一雙耳朵,對聲音答個話呢?

外號烏賊,愛書墨,不善言辭,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快樂似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