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耳朵不见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耳朵不见了

Move in! Move in!



司机重复又重复,全巴士的人都望了过来,她陶然自得,这里看看、那儿望望,毫不觉察。她站在巴士座位与座位之间的廊道上,把巴士后半部空着的廊道给堵住。是挂著耳机的缘故吧?仿彿将两只耳朵都捂了起来,把她跟外界的音声隔离。在她的耳朵里,只有兴奋、忧伤或悠闲的音乐吧——那些她自己选择、高兴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听见的声音。

门边的人,肩膀挨着肩膀,都快窒息了,候车亭的人还拼命挤上来。每个人都不愿意提早出门,却也不乐意等下一趟巴士,当个上班或晚到的冒险家。

于是巴士上不去了,大伙儿还拼命推挤。碰巧遇上挂著耳机的女人,巴士的肠子便阻塞了,人人看着女子,怀疑她弄丢了耳朵,却没人愿意推她一把,提醒她一些什么。网络上太多关于在这高压社会,随时都有可能碰上的即时子弹——你说他(她)一句,无辜就挨上一顿臭骂的视频。置身事外是自保的上策。于是,这成为早晨巴士上,再平常不过的一道风景。

耳机的发明,不是新事物,时间毕竟也不长。作为科技产品,如今多用于手机。它让我们在不影响旁人的情况下,独自聆赏音乐。好的耳机可隔开周围环境的声响,对在旅途、运动等噪吵环境下使用的人们,很有帮助。走在狮城街巷,有人挂著耳机逛街,有人挂著耳机吃饭,有人挂著耳机等候公共交通,也有人挂著耳机过马路。

全无察觉靠近死神

阴沉沉的天时,我曾在候车亭看见,公路那头驶来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险些撞上一个挂著耳机过马路的行人。那条马路处于较偏远的裕廊西区域,是假日的缘故吧?当时车辆稀少,然而到底是主要干道,该行人非但不走斑马线擅过马路,而且过的时候,左右竟然只各看一眼,就埋头对着手机渡到对岸。

大卡车与他是名副其实擦身而过啊!稍慢两秒,头顶就爆裂开来,被碾成肉酱。我吓得拿不住手中EZ-link(易通卡),掉落地下,卡车司机多半也血色全无,忘了按喇叭,他却若无其事般走远。由始至终,他都未曾觉察自己一度与死神靠得那么近、那么近吧!

办公室里,也有挂著耳机上班的同事。同部门同事,一共三位。每当他们都挂上耳机,埋头在工作中,我听见寂静碰撞寂静的声音;处身的空间,就像一块凝结的冰块,清冷冷的。隔壁座男同事,也是其中一员。每天,从对面传来,其他部门同事不论美术员、行销员,还是上司在唤他,他大多时候并不觉察。

于是乎,当一声、两声,声声入耳,我便拍一拍他,促使他注意。当然,对于新同事,对方就像热心的学长,乐于指点和帮助。况且,身为编辑,撰稿、编稿或译稿时,本就不容外界干扰,挂上耳机,是隔绝其他部门交谈声、玩笑声灌进耳朵的最佳办法吧!为此,我也不介意偶尔让耳朵当个义工,做一点小贡献。

只是,要是我也挂上耳机,风吹草动时,要上哪儿复制一双耳朵,对声音答个话呢?

外号乌贼,爱书墨,不善言辞,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快乐似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