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杂志记录时代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亚萝夏:入微——杂志记录时代

谚语云:吾之蜜糖,彼之毒药。信焉。



一年前,拿了几本旧书问前进步青年颜某:要不要?他视如蛇蝎。后来,得知另一位罗先生收昔年董培新绘画的封面,刚好那几本书的封面就是董培新绘画。董先生的风格是走不了的,一看就知道是他手笔。罗先生十分欢喜愿意接收。告诉他,老家还有几本董先生绘画的小说封面,日后一并送给他。我也高兴,这与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的心情差不多,它们得到会珍惜的主人。

对旧杂志的兴趣较浓,因为它们更有记录时间的功效。那怕是一本时装旧杂志,它呈现了那个年代人们的流行口味,尤其是里面的广告,更有“时间机器”色彩。

就像日前阿尾夫妇借我几本旧杂志,是他们向尾夫人的姨丈借来给我看的。“最新”的都有47年历史了,里面还包括一本1967年的旧《蕉风》。

真正吸睛的是一本我国独立前的“本土杂志”——《星期六》。是1954年的259期。《星期六》虽在“新嘉坡”编印,但那时“星马”不分家,也算是“马来亚”杂志。它是周刊,这一期算来,还有一期它就出版了五年。

算是相当长寿的本土杂志,事实上它后来还一直出版。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它一直存在,还一直遗憾以前没好好翻阅,实情是自己也还看不懂,密密麻麻都是文字。

可能是为了增加销路,记得后来它的封底用了女郎照片,有穿衣服的,穿旗袍的居多。邻居一位老先生期期买,我大哥也不时向他的同学借回家看,它的内容应该是政治居多。后来停刊,相信是因为被英殖民地政府禁了。

借到的第259期,先看的是一篇“中国的稀莱姆——戴笠”。稀来姆是德国纳粹希特勒秘密警察统领,杀人如麻。戴笠是蒋介石的心腹亲信,这篇文章近五千字,总觉得作者没有畅所欲言。

还有一篇是翻译《马来纪元》第十章。里面提到中国皇帝派官员与大队人马,陪同公主嫁到马六甲与苏丹成婚,五百名贵族青年与五百名宫女随行,日后住在三宝山都是耳熟能详的,只有一点不同,文中提到的公主叫汉柳Hang Liu,不是传说的汉丽宝。

同一时期,据说还有一位公主嫁到菲律宾,永乐皇帝那来这么多女儿远嫁,想到王昭君就会会心的微笑。

左手写小说,右手写影坛歌坛掌故,淘出时光底层的声光色影,追忆繁华时代。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