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蘿夏:入微——雜誌記錄時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亞蘿夏:入微——雜誌記錄時代

諺語云:吾之蜜糖,彼之毒藥。信焉。



一年前,拿了幾本舊書問前進步青年顏某:要不要?他視如蛇蠍。后來,得知另一位羅先生收昔年董培新繪畫的封面,剛好那幾本書的封面就是董培新繪畫。董先生的風格是走不了的,一看就知道是他手筆。羅先生十分歡喜願意接收。告訴他,老家還有幾本董先生繪畫的小說封面,日后一併送給他。我也高興,這與寶劍贈烈士,紅粉贈佳人的心情差不多,它們得到會珍惜的主人。

對舊雜誌的興趣較濃,因為它們更有記錄時間的功效。那怕是一本時裝舊雜誌,它呈現了那個年代人們的流行口味,尤其是裡面的廣告,更有“時間機器”色彩。

就像日前阿尾夫婦借我幾本舊雜誌,是他們向尾夫人的姨丈借來給我看的。“最新”的都有47年歷史了,裡面還包括一本1967年的舊《蕉風》。

真正吸睛的是一本我國獨立前的“本土雜誌”——《星期六》。是1954年的259期。《星期六》雖在“新嘉坡”編印,但那時“星馬”不分家,也算是“馬來亞”雜誌。它是週刊,這一期算來,還有一期它就出版了五年。

算是相當長壽的本土雜誌,事實上它后來還一直出版。在我的童年記憶裡,它一直存在,還一直遺憾以前沒好好翻閱,實情是自己也還看不懂,密密麻麻都是文字。

可能是為了增加銷路,記得后來它的封底用了女郎照片,有穿衣服的,穿旗袍的居多。鄰居一位老先生期期買,我大哥也不時向他的同學借回家看,它的內容應該是政治居多。后來停刊,相信是因為被英殖民地政府禁了。

借到的第259期,先看的是一篇“中國的稀萊姆——戴笠”。稀來姆是德國納粹希特勒秘密警察統領,殺人如麻。戴笠是蔣介石的心腹親信,這篇文章近五千字,總覺得作者沒有暢所欲言。

還有一篇是翻譯《馬來紀元》第十章。裡面提到中國皇帝派官員與大隊人馬,陪同公主嫁到馬六甲與蘇丹成婚,五百名貴族青年與五百名宮女隨行,日后住在三寶山都是耳熟能詳的,只有一點不同,文中提到的公主叫漢柳Hang Liu,不是傳說的漢麗寶。

同一時期,據說還有一位公主嫁到菲律賓,永樂皇帝那來這麼多女兒遠嫁,想到王昭君就會會心的微笑。

左手寫小說,右手寫影壇歌壇掌故,淘出時光底層的聲光色影,追憶繁華時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