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湘怡:最壞的示範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湘怡:最壞的示範

選賢與能這事,青年與體育部長賽沙迪堪稱近期最糟糕的例子。



就因助理努曼(Numan Afifi)被爆出曾舉辦“同志自豪日”開齋活動,也是“彩虹運動”(Pelangi Campaign)負責人,賽沙迪第一時間就與對方切割,澄清自己尚未正式聘請任何助理,任由同僚遭遇網民攻擊。

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LGBT)群體固然在穆斯林社群不受承認,然而,個人性取向或性別認同,根本與工作能力無關,更不應該被視為招聘與否的判斷標準。

面對排山倒海的異議,賽沙迪卻選擇避開輿論來自保,這等同于默認和允許保守群體對性小眾的歧視。

輿論壓力對助理造成的威脅,賽沙迪卻視若無睹,還虛情假意地說“你(努曼)是我永遠的兄弟”。

希盟宣言裡曾提及要打造一個更具有包容性及中庸的社會,賽沙迪卻為保名聲與LGBT切割,避免批評聲浪動搖自己的政治地位,簡直是年輕外衣下的政治老油條。

相比起來,前行動黨丹絨武雅州議員鄭雨週曾于2013年委任穆斯林跨性別女性擔任自己的政治秘書,即使遭遇惡評,鄭雨週卻並未因此讓對方“自動辭職”,反之坦蕩蕩委任及支持。

前青體部長凱里,也曾因委任華裔前女記者擔任助理,遭馬來社會強烈非議,凱里卻不曾為此動搖,因為委任助理是看其辦事能力,而非膚色或背景。

在此事上,賽沙迪大可學習上述兩人,拿出政治勇氣捍衛和包容對方,選擇大方承認,聲明聘請努曼是因其卓越的辦事能力,個人性取向與工作無關,我們要的是選賢與能。

可惜賽沙迪沒有這么做,卻為馬來西亞廣大的年輕人,做了最壞的示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