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湘怡:最坏的示范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湘怡:最坏的示范

选贤与能这事,青年与体育部长赛沙迪堪称近期最糟糕的例子。



就因助理努曼(Numan Afifi)被爆出曾举办“同志自豪日”开斋活动,也是“彩虹运动”(Pelangi Campaign)负责人,赛沙迪第一时间就与对方切割,澄清自己尚未正式聘请任何助理,任由同僚遭遇网民攻击。

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群体固然在穆斯林社群不受承认,然而,个人性取向或性别认同,根本与工作能力无关,更不应该被视为招聘与否的判断标准。

面对排山倒海的异议,赛沙迪却选择避开舆论来自保,这等同于默认和允许保守群体对性小众的歧视。

舆论压力对助理造成的威胁,赛沙迪却视若无睹,还虚情假意地说“你(努曼)是我永远的兄弟”。

希盟宣言里曾提及要打造一个更具有包容性及中庸的社会,赛沙迪却为保名声与LGBT切割,避免批评声浪动摇自己的政治地位,简直是年轻外衣下的政治老油条。

相比起来,前行动党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曾于2013年委任穆斯林跨性别女性担任自己的政治秘书,即使遭遇恶评,郑雨周却并未因此让对方“自动辞职”,反之坦荡荡委任及支持。

前青体部长凯里,也曾因委任华裔前女记者担任助理,遭马来社会强烈非议,凯里却不曾为此动摇,因为委任助理是看其办事能力,而非肤色或背景。

在此事上,赛沙迪大可学习上述两人,拿出政治勇气捍卫和包容对方,选择大方承认,声明聘请努曼是因其卓越的办事能力,个人性取向与工作无关,我们要的是选贤与能。

可惜赛沙迪没有这么做,却为马来西亚广大的年轻人,做了最坏的示范。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