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支球隊都搞不懂 大叔賭球1週輸掉逾2萬 | 中国报 ChinaPress

哪支球隊都搞不懂 大叔賭球1週輸掉逾2萬

賭球輸了8000新元,私召車司機悔不當初。
賭球輸了8000新元,私召車司機悔不當初。

(新加坡12日訊)腎病私召車司機欠阿窿,異想天開以為可靠世界杯轉賭球還清債務,每場都下注,連哪支球隊對壘都搞不清楚,一週內輸掉8000多元(約2萬4000令吉),悔不當初說:“我再也不敢隨便碰運氣了。”



《聯合晚報》報導,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44歲私召車司機,患上腎病18年,原本是德士司機的他,轉駕私召車後,每月可賺取2000多元(約6000令吉),可以應付日常開銷,但他因心煩時喜歡到酒廊喝酒,有時一週去兩三次,每次至少花費200元(約600令吉)。

“錢不夠花時,我就向阿窿借錢,每次的數目介於300元(約900令吉)到1000元(約3000令吉),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欠多少錢,過去幾年來,每個星期都要還債,每週都要還370元(約1110令吉)到490元(約1470令吉)。”

本屆世界杯,賭球熱潮再度掀起,他收到卜基的手機短訊,邀請他下注。起初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下小注,果真讓他贏錢。他嘗到甜頭後,越賭越大,以為自己得到幸運之神眷顧,甚至以為能靠賭球一次過還清債務。

“其實,我對足球一竅不通,哪支球隊強、哪支球隊弱都搞不清楚。我幾乎每一場都下注,而且是完全憑感覺的,最高紀錄一場輸1500元(約4500令吉),一天輸2400元(約7200令吉)”。

輸得越多賭得越凶,世界杯開打一週後,他就輸掉了8000元。好在他及時覺悟,立刻將賭球賬戶關閉,之後共向3間借貸商和一個阿窿共借錢還8000元賭債。

他說,他每週需要還約1095元(約3285令吉),由於應付不來,決定到亞杜蘭生命輔導中心求助,希望能夠向借貸商申請延緩還債期限。

亞杜蘭主席王其俊說,男子來求助時,他們先瞭解了他的債務情況,對此做一個分析,擬定方案,後委派義工跟進輔導,關心他的家庭與個人身體和心靈及賭博等習性問題。

經過這次事件,男子也表示自己不會再心存僥倖。他說:“我以後不會再花這麼多錢賭博了。”

賭徒求助

世界杯本週結束後,輔導員預料前來求助的賭徒將會增加20%。

蒙恩社會服務的創辦人兼執行董事李漢忠估計告訴《海峽時報》,上一屆世界杯結束後,上門求救的賭徒便比平常多20%,今年預料也如此。據報道,2014年世界杯期間,全國預防嗜賭理事會(簡稱NCPG)每天都接到105通求救電話。

受訪輔導員表示,大部分沉迷賭博的公眾是在20多歲時染上賭癮,剛開始在合法投注站下10元(約30令吉)至20元(約60令吉)的賭注,到後來才演變成向通過非法“卜基”下注。

全線開賭

賠率較高,賭徒因此選擇向非法卜基下注,非法賭球集團也通過智能手機應用程序或設立網站收注。

近年來,卜基收注的花樣百出,網上就出現不少非法賭球網站,讓有賬號的賭徒網上賭球。

《海峽時報》報道,賭徒一般需要通過中介人,就可設立賭球賬號向卜基下注。賬號設立後,賭徒也可通過智能手機應用智能手機應用程序,或非法網站投注。

不僅如此,非法賭球集團也讓賭徒透過微信和支付寶進行交易。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