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支球队都搞不懂 大叔赌球1周输掉逾2万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哪支球队都搞不懂 大叔赌球1周输掉逾2万

賭球輸了8000新元,私召車司機悔不當初。
赌球输了8000新元,私召车司机悔不当初。

(新加坡12日讯)肾病私召车司机欠阿窿,异想天开以为可靠世界杯转赌球还清债务,每场都下注,连哪支球队对垒都搞不清楚,一周内输掉8000多元(约2万4000令吉),悔不当初说:“我再也不敢随便碰运气了。”



《联合晚报》报导,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44岁私召车司机,患上肾病18年,原本是德士司机的他,转驾私召车后,每月可赚取2000多元(约6000令吉),可以应付日常开销,但他因心烦时喜欢到酒廊喝酒,有时一周去两三次,每次至少花费200元(约600令吉)。

“钱不够花时,我就向阿窿借钱,每次的数目介于300元(约900令吉)到1000元(约3000令吉),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欠多少钱,过去几年来,每个星期都要还债,每周都要还370元(约1110令吉)到490元(约1470令吉)。”

本届世界杯,赌球热潮再度掀起,他收到卜基的手机短讯,邀请他下注。起初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下小注,果真让他赢钱。他尝到甜头后,越赌越大,以为自己得到幸运之神眷顾,甚至以为能靠赌球一次过还清债务。

“其实,我对足球一窍不通,哪支球队强、哪支球队弱都搞不清楚。我几乎每一场都下注,而且是完全凭感觉的,最高纪录一场输1500元(约4500令吉),一天输2400元(约7200令吉)”。

输得越多赌得越凶,世界杯开打一周后,他就输掉了8000元。好在他及时觉悟,立刻将赌球账户关闭,之后共向3间借贷商和一个阿窿共借钱还8000元赌债。

他说,他每周需要还约1095元(约3285令吉),由于应付不来,决定到亚杜兰生命辅导中心求助,希望能够向借贷商申请延缓还债期限。

亚杜兰主席王其俊说,男子来求助时,他们先了解了他的债务情况,对此做一个分析,拟定方案,后委派义工跟进辅导,关心他的家庭与个人身体和心灵及赌博等习性问题。

经过这次事件,男子也表示自己不会再心存侥幸。他说:“我以后不会再花这么多钱赌博了。”

赌徒求助

世界杯本周结束后,辅导员预料前来求助的赌徒将会增加20%。

蒙恩社会服务的创办人兼执行董事李汉忠估计告诉《海峡时报》,上一届世界杯结束后,上门求救的赌徒便比平常多20%,今年预料也如此。据报道,2014年世界杯期间,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简称NCPG)每天都接到105通求救电话。

受访辅导员表示,大部分沉迷赌博的公众是在20多岁时染上赌瘾,刚开始在合法投注站下10元(约30令吉)至20元(约60令吉)的赌注,到后来才演变成向通过非法“卜基”下注。

全线开赌

赔率较高,赌徒因此选择向非法卜基下注,非法赌球集团也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设立网站收注。

近年来,卜基收注的花样百出,网上就出现不少非法赌球网站,让有账号的赌徒网上赌球。

《海峡时报》报道,赌徒一般需要通过中介人,就可设立赌球账号向卜基下注。账号设立后,赌徒也可通过智能手机应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非法网站投注。

不仅如此,非法赌球集团也让赌徒透过微信和支付宝进行交易。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