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甫結束 水泵故障 逾百人逃命 險釀悲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救援甫結束 水泵故障 逾百人逃命 險釀悲劇

一名少年周二正由潛水員和救援隊抬出洞口。(美聯社)
一名少年周二正由潛水員和救援隊抬出洞口。(美聯社)

(曼谷11日綜合電)在泰國清萊府睡美人山洞周二展開的第三波搜救行動結束後,救援人員在收拾裝備之際,抽出洞內的水的泵水系統便壞掉,水位急升,百多名參與救援的人員要慌張逃生。



逃亡過程驚險,若水泵早一點壞,恐怕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救援團隊在救出被困的“野豬隊”少年足球隊員及教練後的約3小時,逾百名潛水員和救援人員在距離洞口逾1.5公里處,即第三洞室(即“三號洞廳”),救援大本營地點,收拾設備,此時泵水系統突然壞掉,水位上升得很快。

大家突然聽到尖叫聲,之後就見很多人爭先恐後走到較高的地方。3名參與行動的澳洲潛水員週三向媒體憶述道:“傳出尖叫聲是因為主要水泵壞了……水湧出來,水位明顯上升”。

在第三洞室留下的100多名人員瘋狂地跑向出口,包括在過去一周在內照顧被困男孩的3名泰國海軍海豹隊員和醫生,他們在不到1小時後安全離開。

過去1星期,救援人員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清理“三號洞廳”至洞口的一段路。澳洲潛水員在6月30日抵達時,對洞穴的複雜性和規模一無所知。在連水泵都未有的時候,澳洲潛水員背著46公斤重的潛水設備,將工業級水泵、醫療用品、食物、通訊設備、氧氣筒等帶到洞內,物資總重20噸,6名澳警和1名海軍潛水員足足在洞內過了75小時。

最初,將受困人員從第三洞室傳到洞口得花4至5小時。但經過一星期不斷抽水,並用鏟清理泥濘,後期加速到不需1小時便完成。最後將殿後的海豹部隊成員和醫生引領出洞時,沿途的潛水員開始歡呼和鼓掌。

澳洲聯邦警察指揮官麥克尤恩說,這次由泰國軍方領導的救援行動,是他們參與過最複雜的一次。“人類做到的事很奇妙。他們是非凡人做非凡事。”

泰國當局公布的片段,顯示周二一名脫困少年,被保溫物料包裹著,他則處於昏睡中。(美聯社)
泰國當局公布的片段,顯示周二一名脫困少年,被保溫物料包裹著,他則處於昏睡中。(美聯社)

5公里百人接力營救
少年昏睡中被抬出洞

第三波搜救行動結束後,泰國當局周三公布當時的救援錄影片段,顯示潛水隊用擔架、繩索等等,將受困少年和教練帶出洞,可見過程中他們均昏睡。

最後一批脫困的4名少年和他們的教練,由大批潛水員在從第三洞室(即“三號洞廳”),即救援大本營所在地,通往洞口的一段路築成網絡,由逾百救援人員在洞室內組成人鏈,將他們一個傳一個引導到洞口。

其中3名潛水員每天在狹小潮濕的泥地崗位上站8個小時。一名救援人員說:“只要有一個人沒有做好任務,擔架就會掉下來”。

“野豬”少年足球隊和教練,超過2個星期,受困於睡美人山洞深處,從受困點到洞外的距離,全程約5公里,救援隊從8日起救出第一批4名少年,9日救出第二批4名少年,10日救出最後一批4名少年,以及排在最後的25歲教練。泰國海豹部隊周三晚公布最後一批救援行動的片段,長7分1秒,獲救者都是昏睡中被救難人員以接力方式救援出洞。

期間有醫護人員沿途對他們作檢查,包括是否呼吸正常、是否出現恐懼而影響救援的情況、測量他們的脈搏等,多重保障少年的健康。洞穴內多條粗壯的抽水喉管,如同富有生命力的血管般,引領著大家走出生天。

在抵達第三洞室,即救援大本營內,他們被保溫物料包裹著,戴著全副面罩,全程躺臥在擔架床上,再由拯救人員協助又抬又扛,其間亦以繩索吊運。

救援行動中,最後一個離開洞穴的泰國前海軍海豹突擊隊潛水猜雅南塔說,獲救的少年被抬上擔架,擔架用繩索綁著,通過鋼索上滾輪的方式向前進。躺在擔架的少年在經過洞穴隧道時是睡著的,有的則因為身體虛弱扭動手指,但他們都有呼吸。

文:英國《衛報》、澳洲民族電視、法新社
圖:法新社、美聯社、路透社、歐新社

泰國前海軍海豹突擊隊潛水員猜雅南塔,周三在清萊機場接受採訪,述說救援經過。(法新社)
泰國前海軍海豹突擊隊潛水員猜雅南塔,周三在清萊機場接受採訪,述說救援經過。(法新社)

救援人員周二在準備好醫療用品,用於被抬出來的受困師生。(路透社)
救援人員周二在準備好醫療用品,用於被抬出來的受困師生。(路透社)
“野豬”足球隊少年們在醫院留醫,有少年周三在病房內舉“V”手勢。(歐新社)
“野豬”足球隊少年們在醫院留醫,有少年周三在病房內舉“V”手勢。(歐新社)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