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络瑜:讲母语何错?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谭络瑜:讲母语何错?

副刊记者



 最近语言课题被炒热,先有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布中文文告,被马来反对者抗议说不得发中文文告。然后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在法庭说英语,被前首相纳吉支持者抗议要他讲马来话。接着交通部长陆兆福在电台节目上讲了广府话,被华人同胞强烈谴责公开讲方言。

政府官方文告只能发国语和英语,法庭只可以讲国语,华人部长对华人说话只可讲华语。认为以上约定俗成很合理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在强调马来西亚多元文化语言宗教和谐共处的国家形象之前,就显得可笑甚至可悲。

讲什么语言,得看场合和对象,这种马来西亚文化,本来是生活里再寻常不过的事,但被有心人挑起,就成了“阻碍人民团结和挑战种族地位”的政治课题。而口口声声反对种族歧视的华人,却歧视自己的籍贯语言,这种吊诡心态追根究底,源自于1980年代新马华社的“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运动。

鼓励华人多讲华语,以让不同籍贯华人沟通本没错,但运动从“少说”跑偏变成“禁说”,就成了扑灭方言的灾难。

我出生在70年代,成长于80年代,学前在家讲母语广府话,直至6岁上幼儿园才学华语。那一代孩子都经历过学校禁说方言,说了会被老师罚钱鞭打罚抄书。虽然上课时不说,下课后同学照讲福建话,放学跟邻居小孩玩讲客家话,听电台新闻有粤语、闽南语、客语、潮语,看电视节目有“四喜临门Empat Sekawan”。

语言存在为了沟通

自然而然,什么方言我都听懂一些、能说一些。长大后到中国、香港、台湾与人用华语、粤语、闽南语交谈,都被称羡:你们马来西亚华人真厉害,会说各种语言!还没遇过被谴责:为什么你讲方言?

语言的存在,是为了沟通。说到底,即使讲著同样的语言,也未必能沟通,阻碍人沟通的不是语言,是狭隘思想。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看影音热议更多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