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絡瑜:講母語何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譚絡瑜:講母語何錯?

副刊記者



 最近語言課題被炒熱,先有新任財政部長林冠英發布中文文告,被馬來反對者抗議說不得發中文文告。然后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在法庭說英語,被前首相納吉支持者抗議要他講馬來話。接著交通部長陸兆福在電台節目上講了廣府話,被華人同胞強烈譴責公開講方言。

政府官方文告只能發國語和英語,法庭只可以講國語,華人部長對華人說話只可講華語。認為以上約定俗成很合理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在強調馬來西亞多元文化語言宗教和諧共處的國家形象之前,就顯得可笑甚至可悲。

講什么語言,得看場合和對象,這種馬來西亞文化,本來是生活里再尋常不過的事,但被有心人挑起,就成了“阻礙人民團結和挑戰種族地位”的政治課題。而口口聲聲反對種族歧視的華人,卻歧視自己的籍貫語言,這種吊詭心態追根究底,源自于1980年代新馬華社的“多講華語,少說方言”運動。

鼓勵華人多講華語,以讓不同籍貫華人溝通本沒錯,但運動從“少說”跑偏變成“禁說”,就成了撲滅方言的災難。

我出生在70年代,成長于80年代,學前在家講母語廣府話,直至6歲上幼兒園才學華語。那一代孩子都經歷過學校禁說方言,說了會被老師罰錢鞭打罰抄書。雖然上課時不說,下課后同學照講福建話,放學跟鄰居小孩玩講客家話,聽電台新聞有粵語、閩南語、客語、潮語,看電視節目有“四喜臨門Empat Sekawan”。

語言存在為了溝通

自然而然,什么方言我都聽懂一些、能說一些。長大后到中國、香港、台灣與人用華語、粵語、閩南語交談,都被稱羡:你們馬來西亞華人真厲害,會說各種語言!還沒遇過被譴責:為什么你講方言?

語言的存在,是為了溝通。說到底,即使講著同樣的語言,也未必能溝通,阻礙人溝通的不是語言,是狹隘思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