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亞斯伯格.亞亞被卡住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天使亞斯伯格.亞亞被卡住了

20180714angel



特約:哲林秋雯

亞亞學校今天運動會,比賽項目上午就開始了,我是午休過后去看了下半場……

亞亞參加運動會,比賽項目一個接一個,六年級輪了一次又一次,亞亞都沒有上場。我抵達的時候,找了一個不太熱的位子,遠遠地可以看得見他,也發現他好像不是很開心。

是天氣太炎熱?沒被選上受挫?還是其他原因?過了半小時我忍不住了,繞道去到他們6年級的帳篷,想問他情況,不想自己亂猜。

我say了hello,直接問他怎麼沒看到他上場,他說他錯過了第一個想要參加的項目。然后嘟起嘴,用力地把手裡的礦泉水瓶往草地上打,我摸摸他的背,他說我不想你在這裡。

慢慢地站起來,快快地整理自己的心情,我走開了,回到我原來可以遠遠看見他的位子。

看他繼續拿著空了的塑料礦泉水瓶,一直不停往自己頭上打,打完又在往地上打……

只有他自己能處理

當下被他“請走”時,馬上起著不舒服的感覺,慶幸的是我沒有讓情緒發酵。

亞亞能夠跟我說出原因,已經給我足夠的訊息瞭解他接下來的發展,只是媽媽有一種愛莫能助、幫不上忙的焦慮感,這種難受得一直想為兒子做點什么。

其實,我是不需要做什麼的。亞亞信任媽媽,他知道一個句子的信息,足以讓我明白他接下來的耿耿于懷。

沒有人可以跟他說好說歹,這事只能他自己處理。當他被一件事卡著的時候,焦慮感會迅速上升,成為障礙。

他無法表達,無法說出和做出心底的意願,一道牆迅速擴展建起來,無法回應他人。接著更加煩躁,厭惡自己,開始發洩,讓自己感覺存在,瓶子砸頭,跺腳……我心裡看著很難受,但是接受這是亞亞必須面對的課題。

相信亞亞可解決問題

我后來還是趁著不忙的時間,繞道去見了他的班主任,老師說一整個上午他都好好的。

我跟他說他錯過了下午的第一場比賽,所以卡住了。

跟我溝通了多年的這位老師馬上明白了,說待會兒會給他鼓勵。

一顆母親的心,只是希望在有限的能力範圍,為孩子做點什么。在我看不見和不在場的時候,我做的就是給予孩子最大的祝福和相信他可以。

哲林秋雯——旅居英倫專業翻譯十年,期間結婚生子罹癌,生命順勢走過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畫家及專欄作家,過著喜為人母樂為人妻的創意生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