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亚斯伯格.亚亚被卡住了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天使亚斯伯格.亚亚被卡住了

20180714angel



特约:哲林秋雯

亚亚学校今天运动会,比赛项目上午就开始了,我是午休过后去看了下半场……

亚亚参加运动会,比赛项目一个接一个,六年级轮了一次又一次,亚亚都没有上场。我抵达的时候,找了一个不太热的位子,远远地可以看得见他,也发现他好像不是很开心。

是天气太炎热?没被选上受挫?还是其他原因?过了半小时我忍不住了,绕道去到他们6年级的帐篷,想问他情况,不想自己乱猜。

我say了hello,直接问他怎么没看到他上场,他说他错过了第一个想要参加的项目。然后嘟起嘴,用力地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往草地上打,我摸摸他的背,他说我不想你在这里。

慢慢地站起来,快快地整理自己的心情,我走开了,回到我原来可以远远看见他的位子。

看他继续拿着空了的塑料矿泉水瓶,一直不停往自己头上打,打完又在往地上打……

只有他自己能处理

当下被他“请走”时,马上起著不舒服的感觉,庆幸的是我没有让情绪发酵。

亚亚能够跟我说出原因,已经给我足够的讯息了解他接下来的发展,只是妈妈有一种爱莫能助、帮不上忙的焦虑感,这种难受得一直想为儿子做点什么。

其实,我是不需要做什么的。亚亚信任妈妈,他知道一个句子的信息,足以让我明白他接下来的耿耿于怀。

没有人可以跟他说好说歹,这事只能他自己处理。当他被一件事卡著的时候,焦虑感会迅速上升,成为障碍。

他无法表达,无法说出和做出心底的意愿,一道墙迅速扩展建起来,无法回应他人。接着更加烦躁,厌恶自己,开始发泄,让自己感觉存在,瓶子砸头,跺脚……我心里看着很难受,但是接受这是亚亚必须面对的课题。

相信亚亚可解决问题

我后来还是趁著不忙的时间,绕道去见了他的班主任,老师说一整个上午他都好好的。

我跟他说他错过了下午的第一场比赛,所以卡住了。

跟我沟通了多年的这位老师马上明白了,说待会儿会给他鼓励。

一颗母亲的心,只是希望在有限的能力范围,为孩子做点什么。在我看不见和不在场的时候,我做的就是给予孩子最大的祝福和相信他可以。

哲林秋雯——旅居英伦专业翻译十年,期间结婚生子罹癌,生命顺势走过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画家及专栏作家,过著喜为人母乐为人妻的创意生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