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治癌多年 保费用尽生活陷困

黄文标(左)慰问丁惠莺(坐者右2),站者中为冯泳强。

(怡保14日讯)罹患乳癌数年,妇女用尽医药卡的保费限额,如今每月单单治癌医药费达7000令吉,令一家五口的日常生活陷困。

华妇丁惠莺(49岁,家庭主妇)从2012年罹患乳癌至今,除了获医药卡30万令吉的医疗保费之外,多年来还另外自行承担了其他约8万令吉医药费。丈夫冯泳强(53岁,销售人员)每月约3000令吉的薪水,对该家庭来说可谓入不敷出。

丁惠莺今日在希盟行动党候任巴占州议员黄文标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时说,其医药卡于今年5月已达限额,不能再使用,但她依旧必须定期前往八打灵再也宝康医院接受治疗包括化疗,高昂的医药药让她及丈夫深感吃不消。

起居饮食需人照料

她说,她与丈夫育有3儿,长子目前在本地私人大学就读,虽有领奖学金,但是每月还是需要约600令吉生活费,长子见家里情况甚忧,从2个月前开始半工读,赚取生活费;而次儿及幼儿分别就读中三及四年级。

丁惠莺也说,由于她身子越来越虚弱,起居饮食都需旁人照料,丈夫及孩子外出工作及上学,就得她一人独自在家,并曾在家中跌倒,所幸目前获得外甥女及好友的协助及照料,才不至于太凄惨。

“除了上述开销之外,因病情所需,我必须饮用特别的奶粉,每月也需逾200令吉,加上家中的杂费开销,每一分钱对我来说都是非常不容易。”

抵押房子筹医药费

冯泳强说,他们一家所居住的双层排屋,原本已经供完,但为了给妻子筹募医药费,只好将房子重新抵押给银行,每月负担630令吉的房贷。

他也说,由于长期在外州工作,以前妻子的身子及精神尚好时,都是搭巴士前往八打灵再也复诊,而他就会在车站接载妻子前往医院,但现在妻子健康开始走下坡,他就亲自接送妻子往返怡保及八打灵再也。

询及这会否对其工作带来影响时,冯泳强说,其工作性质较自由及弹性,因此他都会自己安排及分配好时间,以确保妻子和工作都同时能顾及。

他说,其实除了上述开销之外,为了减低家庭开支,只好只让次子及幼儿补习英文,其他时间是教堂牧师义务教导孩子功课及温习,令夫妻俩感激不尽。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