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朝九不晚五──廣告宅男 | 中國報 ChinaPress

曾子曰:朝九不晚五──廣告宅男

跟廣告同行摸酒杯談起廣告這一行的風花雪月,我才覺得自己是個廣告宅男,除了懂得埋頭苦幹,外面風雨交加還是風調雨順,我都不懂。當然,要不要懂,其實是種選擇,如果我常跟廣告同行混在一起,或在其他廣告公司兼職翻譯,我就可以懂很多。



只是年紀越大,越珍惜時間,我現在大部分時間都給了工作和家庭;朋友叫我出去喝酒,十次我可能只去一次;至於兼職,我早已沒做很久了,雖然收入可觀,但我手上的工作已爆滿,不想讓自己過得那麼辛苦。不過,十多年前我的兼職收入比我的月薪高,如果缺錢,我會重操舊業。

現在,我的週末時光都留給家人,放假時也是陪家人。坦白說,我是在彌補過去自己常在家裡缺席的過失,那時候公司處在草創期,人手不足,每天下班回到家裡,家人都睡著了,我見同事多過見他們;記得有一年元宵節,全家人在餐館等我吃飯,我困在會議中動彈不了,只好叫他們先吃,我記得我收到的回覆是“我們等你來撈生吧!”那一刻,我心裡充滿歉疚。

最常發生也最過意不去的,是一早拿了假卻臨時有工而銷假,也試過難得準時下班,回家途中接到“現在客戶要開會”的短訊,只好無奈地轉變方向,離家而去。所以,那天跟同行聚會,我像一個不問世事的老人家,重出江湖,聆聽現在廣告界的點滴風流。

當聽見有廣告公司的年宴派對上邀請辣妹跳舞,猛男秀肌,還有模特兒全場巡演,一片酒池肉林,我不禁叫道:“你們公司的員工福利真好!”接著,聽說某創意總監常跟下屬鬼混,發生超同事關係,我不是羨慕,只是覺得為什麼別家廣告公司如此活色生香?

深入想想,如果我在這麼精彩絕倫的廣告公司上班,我會坐懷不亂,不為所動嗎?如果有人誠邀我發生超同事關係,剛好她又長得有點像舒淇,我會一口拒絕?還是半推半就呢?

因為都是假設性問題,所以也不會有答案,我只能說我慶幸不必面對這些抉擇,要嗎?不要嗎?真的要錯過嗎?一試無妨吧?我向來不喜歡思考太多,所以我寧願當一名不問世事的老人家,繼續埋頭工作,繼續奮不顧身地愛我的家人。

當然,偶爾閒來無事,還是會想想:“萬一她在破廟裡向我示愛,外面橫風橫雨,我該怎麼做呢?”

曾在報館和雜誌社混了十多年,然後決定改變軌道投身廣告圈,玩文字愛創作,樂此不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