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势堂‧梵音绕佛顶 牛首山上结善缘

特约:子若

部分图:佛顶宫提供

今日登场:牛首山佛顶寺住持曙光法师、佛顶宫画作总控左庄伟

心中有佛,所见皆佛,《架势堂》记者随着本地资深音乐人周金亮、古筝演奏者张云翔、歌手李怡霖及周艺培,到中国南京佛教圣境走一回,用音乐缔结善缘佛意,不只唱响五境,声透梵池,更亲身拜会牛首山佛顶寺住持曙光法师,以及佛顶宫画作总控左庄伟!

大马佛曲唱出美丽的心

在佛顶宫里遇见的每一张“慈颜”都有一颗“美丽的心”,日日在回廊上、楼层间“绕圈圈”诉心愿,年年在“观音菩萨”保祐下,用“童心.禅心”实现“我愿做一朵花”的祈求,把“花香慈悲”落满人间,“千江有水千江月”!

这个盛夏里,《架势堂》采访员随着本地资深音乐人周金亮(另类音乐人成员之一),连同青年古筝演奏者张云翔,以及歌手李怡霖与周艺培,到中国南京佛教圣境走一回,现场聆听了他们以“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之名而演出的梵声音乐会。

周金亮在《美丽的心》这首歌的字里行间,委婉地问到:“谁愿意相信我们可以用爱来包容一切……”而两位女歌手用清脆嘹亮的歌声唱出:“因为关怀,美丽的心永远自在。”

若是心中有佛,所见皆佛,连歌声里也将佛意洒落满室满地。彼时的他们,把大马的佛曲带到了牛首山佛顶宫里的伽陵频,唱响五境,声透梵池,把妙音中的慈悲光芒穿越人间,让人心回到初心!

牛首山早年有“佛都”之称,从魏晋南北朝时期,牛首山是南京乃至中国著名的佛教圣地,曾经终年梵音缭绕,四季香火不绝。据资料显示,自古此地就吸引无数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大德高僧驻足,或吟诗作赋、或修禅悟道,使它成了文学与佛教历史的丰碑和载体。

直至2015年,南京市政府斥资数十亿人民币将近10万平方公尺、抗日历史遗留下的一个巨大矿坑建成气势磅礡的佛顶宫后,如今,这里成了集建筑美学、文化、科技、艺术、佛教于一处的佛教艺术宫,再次让牛首山站到了世界佛教文化的标杆性位置。

甫趋近牛首山范围,遥见如同佛祖袈裟的玫瑰金大穹顶,罩住如同莲花托珍宝的金色小穹顶上,气势磅礡,心中的圣意油然而升!佛顶宫共分为9层,由禅境大观、舍利大殿和舍利藏宫三大空间构成。

周金亮与歌手们,把大马佛曲唱到了佛教艺术殿堂佛顶宫。

供养释迦牟尼佛头顶骨舍利

佛顶宫之所以叫佛顶宫,那是因为它的镇宫之宝是释迦牟尼佛顶舍利,它在南京大报恩寺被发现,随着此宫的建成,这枚珍贵佛顶骨舍利就供奉在这里。牛首山佛顶寺住持曙光法师在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供养在牛首山佛顶宫的是释迦牟尼佛的头顶骨舍利,这是世界唯一的、仅存的。

据文献记录,大约2500年前,释迦佛涅槃后,按印度的传统火化,得舍利八斛四斗,即是供有8万4000颗各形各色的真身舍利子,迄今为止,顶骨舍利就仅此一块而已。“因此,佛顶骨被视为佛教界至高无上的圣物。

佛顶舍利被视为中国国家一级国宝,因此,佛顶宫有一组专家负责与照顾它,从供奉处的空气质量、干与湿、噪音、光线等等都要严格的观察,要符合保管舍利的条件,这批专家都会进行月度的监察和测控。

在佛教的世界里,舍利是一个人透过戒、定、慧行修的结果,“当修行者修行到一定的高度,按佛教的仪轨火化,火化之后,在骨灰里面寻找到的晶莹剔透、坚固不坏,有各种色彩的、亮丽的,甚至有相关形状的,就叫着舍利。”

“当中有释迦舍利、感应舍利、高僧舍利,个别的居士只要修行很好,去世之后,进行火化,也能得到舍利。”法师指出,中国是保留释迦佛舍利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古都西安有佛指舍利、北京有佛牙舍利,南京则有佛顶舍利,此外,在山西应县木塔下、西安大雁塔下、宁波阿育王寺,乃至银川、兰州、新疆、敦煌等地,各有释迦佛的发舍利、血舍利等。

至于高僧舍利,从早期的中国佛教奠基人杜顺大师、道安大师,他们的舍利都留在了九州各寺院的塔下,由他们的弟子供奉,“一般上,不同的部位会烧出不同的舍利,血舍利是发红的,普通舍利像水晶一样,肉舍利则像玛瑙一样。”

曙光法师指出,供奉在地宫之中的佛顶骨舍利是世界的唯一。

怀一颗至诚的心见佛舍利

法师继续说道,中国人间佛教指导者太虚大师(1890年~1947年),他的心脏不坏,满缀舍利,而弘一大师(1880年~1942年)在圆寂以后,得舍利1200粒,“这些舍利都在各地供奉著。”

法师说,从释迦佛圆寂开始,人们就有了供奉舍利的习俗,“当时,印度8个国家的国王,为了想供养到佛陀的舍利,差点发动了战争。”最终,佛陀的舍利由8个国家公平分取后,把舍利请回去建塔供养,传承到现在为止。

作为一个佛教徒,从释迦佛开始到历代高僧与修行人,舍利是一个修行人的见证,检验一个修行人的基本标准,来到21世纪,说到舍利对人们的影响,法师认为,他们的皈依弟子看到他们的皈依师父平时修为很好,去世并且火化之后,烧得众多舍利若干,如此一来,更加有信心,对修行升起更大信心。

有言道:“见佛舍利,如见佛陀真身”,为了让信众们有机会观瞻佛顶舍利,举凡释迦的节日和南京礼佛文化月,还有特定的公共假期,佛顶舍利藏宫都会对外开放,以满足信众拜舍利的需求,“拜舍利有特定的形式,这些形式因人而异,对信众来说,他们有的跪下诵经、持咒、打座等等,至于社会人士则是随意。”不管哪种形式,那都是外在仪式,重要的是,怀有一颗至诚的心!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枚佛顶真骨舍利,如今供奉在佛顶宫的地宫。

以善为本 体现佛教精神

步行在巍峨雄壮的佛顶宫,不管是里里还是外外,无处不是佛教艺术的杰作,手工之精雕,技艺之细琢,作品之巨型,令人咋舌,尽是撼动人心!目前,佛顶宫内有约数千幅艺术作品,平面(非圆雕)包括宣纸高仿、漆画、瓷板画、铜浮雕、石雕浮雕、脱胎浮雕、丝毯画、玉雕、宝石画等等约有百余件。

这项庞杂的艺术任务就落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左庄伟的身上,专注于美术理念研究的他,出任佛顶宫的艺术顾问,主管整个计划内部的佛教艺术创作,“由于佛顶舍利在此,它决定了佛顶宫在世界佛教的地位与价值。”

因此,他当初就抓紧一个总体观念,把佛顶宫创造成一个佛教艺术宫,使它可以流传在历史上,“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把握一个总体精神,既要有世界性又要有中华民族的佛教传统。”两者的不同点在于不同民族对佛教的理解不一样,而中华民族的佛教里,融合了儒家和道家思想。

他与从中国全国各地招揽而来的艺术家,必须根据佛顶宫内外不同的环境与功能,进行佛教艺术内容的创作。提到佛教艺术的由来,他指出,早在三国时期就出现了,“当时大部分的教民不认字,佛教无法靠文字和语言传播,绘画成了最佳管道,大众靠形象来领会佛的智慧与觉悟。”

自有佛教以来,它被不同的人用来对老百姓进行教化,追求真与善,达到美的境界,因此,“以善为本”是在创作各种佛教艺术形象中的核心精神。“在挑选参与此计划的艺术家时,对方不仅要具有智慧、觉悟、艺术表现技巧、高品格,对佛教精神有深刻理解,并有能力通过艺术形象表现佛教普世价值。”

左庄伟先后耗了5年时间,与数十位艺术家团队把关佛顶宫的佛教作品,他说,每一件作品对艺术家而言,都是具有创造性的。

每件作品都有挑战

左庄伟说,一般艺术雕塑家是完成不了佛教雕塑的,这就是佛教艺术与其他艺术的不同点,“我们要到民间去找,再来来回回两地,反反复复高度审视所有作品。”况且,这些作品不仅要达到艺术高度,还要达到巨大的体量,“由于空间非常大,必须有足够体量的作品,才能镇得足整个空间,这样的体积是过往寺庙都不曾做过的。”

佛顶宫里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具有创造性的,他透露,禅境大观内一尊7.5公尺长的汉白玉材质卧佛和千佛殿穹顶上的众雕塑作品,每件作品都有挑战、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

他以挂置于禅境大观内的“南朝四百八十寺”手工丝毯画为例,“它的幅面特大、特长,里面有建筑物、有文字,导致制作复杂,主要是靠女工们以一针一线织出来的。”精致精美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此外,千佛殿里的舍利大塔,整座塔集鎏金、水晶、琉璃、宝石等佛教“七宝”镶嵌,集青铜、鎏金、掐丝珐琅、雕塑、錾刻等数十种传统工艺于一身,精美绝伦,是可以流传千古的佛教艺术瑰宝。

宫内的石雕高浮再现中国禅宗初代祖师达摩从南京渡江北去的─苇渡江图。

艺术使命看不到尽头

这是一座属于这个时代的佛教艺术宫,它不仿古却不能离开古,“毕竟它是一个传承。”他以整个建筑为例,“它的设计是现代化的,与过去的庙宇建筑结构不同,但佛顶的造型却是复古的,完全把传统与现代融为一体。”

他说,哪怕是一千年以后,人们亦能意识到这是21世纪的佛教艺术高度!他说,这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艺术使命,“它完成的时间可以是数十年,甚至是100年,或是更久的时间”。他指出,西班牙著名地标天主教堂圣家堂(Sagrada Familia)于1882年开始动工,一直做到今天,“这才能做出精品啊! ”

“以世界艺术史来讲,真正好的作品都落在宗教这领域。”他有感而提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巨匠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年~1564年),“他把一辈子的时间都花在梵谛冈,他为西斯廷教堂画的天顶画《创世纪》和壁画《最后的审判》,创造了个人乃至世界艺术史上的最高殿堂!”如果这一辈子搞不完,就下一辈子继续做,这才能达到世界艺术制高点,“我也想把这里做成这个样子!”

在佛顶宫里遇见的每一张“慈颜”都有一颗“美丽的心”,日日在回廊上、楼层间“绕圈圈”诉心愿,年年在“观音菩萨”保祐下,用“童心.禅心”实现“我愿做一朵花”的祈求,把“花香慈悲”落满人间,“千江有水千江月”!

金碧辉煌的万佛廊是一条环形的回廊,由不同的龛墙和壁画(有漆画和瓷板画)组合而成,环廊内有印度佛教文化和佛陀本生的故事。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