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梵音繞佛頂 牛首山上結善緣

特約:子若

部分圖:佛頂宮提供

今日登場:牛首山佛頂寺住持曙光法師、佛頂宮畫作總控左莊偉

心中有佛,所見皆佛,《架勢堂》記者隨著本地資深音樂人周金亮、古箏演奏者張雲翔、歌手李怡霖及周藝培,到中國南京佛教聖境走一回,用音樂締結善緣佛意,不只唱響五境,聲透梵池,更親身拜會牛首山佛頂寺住持曙光法師,以及佛頂宮畫作總控左莊偉!

大馬佛曲唱出美麗的心

在佛頂宮裡遇見的每一張“慈顏”都有一顆“美麗的心”,日日在迴廊上、樓層間“繞圈圈”訴心願,年年在“觀音菩薩”保祐下,用“童心.禪心”實現“我願做一朵花”的祈求,把“花香慈悲”落滿人間,“千江有水千江月”!

這個盛夏裡,《架勢堂》採訪員隨著本地資深音樂人周金亮(另類音樂人成員之一),連同青年古箏演奏者張雲翔,以及歌手李怡霖與周藝培,到中國南京佛教聖境走一回,現場聆聽了他們以“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之名而演出的梵聲音樂會。

周金亮在《美麗的心》這首歌的字裡行間,委婉地問到:“誰願意相信我們可以用愛來包容一切……”而兩位女歌手用清脆嘹亮的歌聲唱出:“因為關懷,美麗的心永遠自在。”

若是心中有佛,所見皆佛,連歌聲裡也將佛意灑落滿室滿地。彼時的他們,把大馬的佛曲帶到了牛首山佛頂宮裡的伽陵頻,唱響五境,聲透梵池,把妙音中的慈悲光芒穿越人間,讓人心回到初心!

牛首山早年有“佛都”之稱,從魏晉南北朝時期,牛首山是南京乃至中國著名的佛教聖地,曾經終年梵音繚繞,四季香火不絕。據資料顯示,自古此地就吸引無數的帝王將相、文人墨客、大德高僧駐足,或吟詩作賦、或修禪悟道,使它成了文學與佛教歷史的豐碑和載體。

直至2015年,南京市政府斥資數十億人民幣將近10萬平方公尺、抗日曆史遺留下的一個巨大礦坑建成氣勢磅礡的佛頂宮后,如今,這裡成了集建築美學、文化、科技、藝術、佛教于一處的佛教藝術宮,再次讓牛首山站到了世界佛教文化的標桿性位置。

甫趨近牛首山範圍,遙見如同佛祖袈裟的玫瑰金大穹頂,罩住如同蓮花托珍寶的金色小穹頂上,氣勢磅礡,心中的聖意油然而升!佛頂宮共分為9層,由禪境大觀、舍利大殿和舍利藏宮三大空間構成。

周金亮與歌手們,把大馬佛曲唱到了佛教藝術殿堂佛頂宮。

供養釋迦牟尼佛頭頂骨舍利

佛頂宮之所以叫佛頂宮,那是因為它的鎮宮之寶是釋迦牟尼佛頂舍利,它在南京大報恩寺被發現,隨著此宮的建成,這枚珍貴佛頂骨舍利就供奉在這裡。牛首山佛頂寺住持曙光法師在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供養在牛首山佛頂宮的是釋迦牟尼佛的頭頂骨舍利,這是世界唯一的、僅存的。

據文獻記錄,大約2500年前,釋迦佛涅槃后,按印度的傳統火化,得舍利八斛四斗,即是供有8萬4000顆各形各色的真身舍利子,迄今為止,頂骨舍利就僅此一塊而已。“因此,佛頂骨被視為佛教界至高無上的聖物。

佛頂舍利被視為中國國家一級國寶,因此,佛頂宮有一組專家負責與照顧它,從供奉處的空氣質量、干與濕、噪音、光線等等都要嚴格的觀察,要符合保管舍利的條件,這批專家都會進行月度的監察和測控。

在佛教的世界裡,舍利是一個人透過戒、定、慧行修的結果,“當修行者修行到一定的高度,按佛教的儀軌火化,火化之后,在骨灰裡面尋找到的晶瑩剔透、堅固不壞,有各種色彩的、亮麗的,甚至有相關形狀的,就叫著舍利。”

“當中有釋迦舍利、感應舍利、高僧舍利,個別的居士只要修行很好,去世之后,進行火化,也能得到舍利。”法師指出,中國是保留釋迦佛舍利最多的國家之一,在古都西安有佛指舍利、北京有佛牙舍利,南京則有佛頂舍利,此外,在山西應縣木塔下、西安大雁塔下、寧波阿育王寺,乃至銀川、蘭州、新疆、敦煌等地,各有釋迦佛的發舍利、血舍利等。

至于高僧舍利,從早期的中國佛教奠基人杜順大師、道安大師,他們的舍利都留在了九州各寺院的塔下,由他們的弟子供奉,“一般上,不同的部位會燒出不同的舍利,血舍利是發紅的,普通舍利像水晶一樣,肉舍利則像瑪瑙一樣。”

曙光法師指出,供奉在地宮之中的佛頂骨舍利是世界的唯一。

懷一顆至誠的心見佛舍利

法師繼續說道,中國人間佛教指導者太虛大師(1890年~1947年),他的心臟不壞,滿綴舍利,而弘一大師(1880年~1942年)在圓寂以后,得舍利1200粒,“這些舍利都在各地供奉著。”

法師說,從釋迦佛圓寂開始,人們就有了供奉舍利的習俗,“當時,印度8個國家的國王,為了想供養到佛陀的舍利,差點發動了戰爭。”最終,佛陀的舍利由8個國家公平分取后,把舍利請回去建塔供養,傳承到現在為止。

作為一個佛教徒,從釋迦佛開始到歷代高僧與修行人,舍利是一個修行人的見證,檢驗一個修行人的基本標準,來到21世紀,說到舍利對人們的影響,法師認為,他們的皈依弟子看到他們的皈依師父平時修為很好,去世並且火化之后,燒得眾多舍利若干,如此一來,更加有信心,對修行升起更大信心。

有言道:“見佛舍利,如見佛陀真身”,為了讓信眾們有機會觀瞻佛頂舍利,舉凡釋迦的節日和南京禮佛文化月,還有特定的公共假期,佛頂舍利藏宮都會對外開放,以滿足信眾拜舍利的需求,“拜舍利有特定的形式,這些形式因人而異,對信眾來說,他們有的跪下誦經、持咒、打座等等,至于社會人士則是隨意。”不管哪種形式,那都是外在儀式,重要的是,懷有一顆至誠的心!

這是世界上唯一一枚佛頂真骨舍利,如今供奉在佛頂宮的地宮。

以善為本 體現佛教精神

步行在巍峨雄壯的佛頂宮,不管是裡裡還是外外,無處不是佛教藝術的傑作,手工之精雕,技藝之細琢,作品之巨型,令人咋舌,儘是撼動人心!目前,佛頂宮內有約數千幅藝術作品,平面(非圓雕)包括宣紙高仿、漆畫、瓷板畫、銅浮雕、石雕浮雕、脫胎浮雕、絲毯畫、玉雕、寶石畫等等約有百餘件。

這項龐雜的藝術任務就落在南京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左莊偉的身上,專注于美術理念研究的他,出任佛頂宮的藝術顧問,主管整個計劃內部的佛教藝術創作,“由于佛頂舍利在此,它決定了佛頂宮在世界佛教的地位與價值。”

因此,他當初就抓緊一個總體觀念,把佛頂宮創造成一個佛教藝術宮,使它可以流傳在歷史上,“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們把握一個總體精神,既要有世界性又要有中華民族的佛教傳統。”兩者的不同點在于不同民族對佛教的理解不一樣,而中華民族的佛教裡,融合了儒家和道家思想。

他與從中國全國各地招攬而來的藝術家,必須根據佛頂宮內外不同的環境與功能,進行佛教藝術內容的創作。提到佛教藝術的由來,他指出,早在三國時期就出現了,“當時大部分的教民不認字,佛教無法靠文字和語言傳播,繪畫成了最佳管道,大眾靠形象來領會佛的智慧與覺悟。”

自有佛教以來,它被不同的人用來對老百姓進行教化,追求真與善,達到美的境界,因此,“以善為本”是在創作各種佛教藝術形象中的核心精神。“在挑選參與此計劃的藝術家時,對方不僅要具有智慧、覺悟、藝術表現技巧、高品格,對佛教精神有深刻理解,並有能力通過藝術形象表現佛教普世價值。”

左莊偉先后耗了5年時間,與數十位藝術家團隊把關佛頂宮的佛教作品,他說,每一件作品對藝術家而言,都是具有創造性的。

每件作品都有挑戰

左莊偉說,一般藝術雕塑家是完成不了佛教雕塑的,這就是佛教藝術與其他藝術的不同點,“我們要到民間去找,再來來回回兩地,反反覆覆高度審視所有作品。”況且,這些作品不僅要達到藝術高度,還要達到巨大的體量,“由于空間非常大,必須有足夠體量的作品,才能鎮得足整個空間,這樣的體積是過往寺廟都不曾做過的。”

佛頂宮裡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具有創造性的,他透露,禪境大觀內一尊7.5公尺長的漢白玉材質臥佛和千佛殿穹頂上的眾雕塑作品,每件作品都有挑戰、都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

他以掛置于禪境大觀內的“南朝四百八十寺”手工絲毯畫為例,“它的幅面特大、特長,裡面有建築物、有文字,導致製作複雜,主要是靠女工們以一針一線織出來的。”精緻精美的程度令人歎為觀止!

此外,千佛殿裡的舍利大塔,整座塔集鎏金、水晶、琉璃、寶石等佛教“七寶”鑲嵌,集青銅、鎏金、掐絲琺琅、雕塑、鏨刻等數十種傳統工藝于一身,精美絕倫,是可以流傳千古的佛教藝術瑰寶。

宮內的石雕高浮再現中國禪宗初代祖師達摩從南京渡江北去的─葦渡江圖。

藝術使命看不到盡頭

這是一座屬于這個時代的佛教藝術宮,它不仿古卻不能離開古,“畢竟它是一個傳承。”他以整個建築為例,“它的設計是現代化的,與過去的廟宇建築結構不同,但佛頂的造型卻是復古的,完全把傳統與現代融為一體。”

他說,哪怕是一千年以后,人們亦能意識到這是21世紀的佛教藝術高度!他說,這是一個看不到盡頭的藝術使命,“它完成的時間可以是數十年,甚至是100年,或是更久的時間”。他指出,西班牙著名地標天主教堂聖家堂(Sagrada Familia)于1882年開始動工,一直做到今天,“這才能做出精品啊! ”

“以世界藝術史來講,真正好的作品都落在宗教這領域。”他有感而提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巨匠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年~1564年),“他把一輩子的時間都花在梵諦岡,他為西斯廷教堂畫的天頂畫《創世紀》和壁畫《最后的審判》,創造了個人乃至世界藝術史上的最高殿堂!”如果這一輩子搞不完,就下一輩子繼續做,這才能達到世界藝術制高點,“我也想把這裡做成這個樣子!”

在佛頂宮裡遇見的每一張“慈顏”都有一顆“美麗的心”,日日在迴廊上、樓層間“繞圈圈”訴心願,年年在“觀音菩薩”保祐下,用“童心.禪心”實現“我願做一朵花”的祈求,把“花香慈悲”落滿人間,“千江有水千江月”!

金碧輝煌的萬佛廊是一條環形的迴廊,由不同的龕牆和壁畫(有漆畫和瓷板畫)組合而成,環廊內有印度佛教文化和佛陀本生的故事。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