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玄一:玄說理——見機行事 | 中國報 ChinaPress

黃玄一:玄說理——見機行事

《易》稱“知幾其神乎?”又說:“幾者動之微,吉凶之先見者也。”須知萬事萬物之間,存在著環環相扣的連結,正似只栩栩然的蝴蝶,輕拍它那翩翩然的翅膀,而後不知其幾萬里外,卻有道龍捲風正扶搖羊角。中國人對於探討“為什麼”的興味較索然,他們更傾向於好問:“怎麼辦?”恰似“先斬後奏”的思想節奏。



漢代七國之亂前,穆生因楚王戊忘了在酒會上為他設醴而斷然離去;醴是甜酒,穆生素來不嗜飲烈酒,故上位楚王在世時,便已將“為穆生設醴”定為酒會之慣例。應注意細節的變動,不足道處往往暗藏詭譎,這難道不是偵探手冊或御夫指南上的鐵律嗎?

晉代八王之亂前,張季鷹在齊王冏手下辦事,忽一日見秋風起,便懷念起家鄉美食——菰菜、蓴羹、鱸魚膾,於是曰:“人生貴得適意爾,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就歸家去了。這已非邏輯思考範疇可及,比一葉落而知天下秋更扯,可是荒誕中自有妙理存焉,莫名其妙只是另一形式之真理。

要解決“怎麼辦”,最直截者憑感覺;最根本者無感覺,沒任何感覺即無所有問題,喪失不自覺苦,刑戮不自覺辱,死亡不自覺怖,上帝也要拿你沒辦法。

霹州黃氏字玄一,居陋寡聞,妄談自得焉。時筆小識以駭世,不盡與道乖,博雅君子擇而哂之可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