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才:浮世繪——提防扒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吳偉才:浮世繪——提防扒手

    一說起扒手,很多人就想到羅馬。其實,羅馬那些兒童扒手並非最可怕的。靠幾個小屁孩拿報紙雜誌遮住自己的手,在目標身上摸來摸去,實在很搞笑。



    雖說是幾個一起上,如今人人早看穿這種扒法了,所以,只要一見幾個拿“道具”靠過來的小孩,都懂得警覺,這時只要舉手機一邊作狀拍照一邊喊“police”,他們跑都來不及。連這樣的扒手都能被他們扒到,那是自己太遜了。

    在意大利游客區,另有一種吉普賽女人扒手,倒有點棘手。

    她們多數屬“二人轉”,作窮困婦女打扮,且每人懷裡都抱著個小孩(聽說是租回來的)。接近目標時,其中一人就會開始靠近身體乞討,當目標想擺脫她時,第二個就從另一邊靠上來了。她們多數趁糾纏混亂時下手,而且會利用小孩做擋箭牌。你想大力推開她們,又怕傷及小孩;假如真動手,她們甚至會舉起小孩充當武器來打你,絕!

    除了提高警惕,只要一見這種可疑的“親子派”,馬上閃開方為上策。

    巴黎如今是越來越亂哄哄了,不少非洲裔流民和東歐流民,都鍾意來浪漫的鐵塔下做世界。公園裡、馬路邊、名勝景點出入口,而且扒手都是年輕男女。他們作正當少年打扮,手持文件夾,掛著假證件,逢人就搬個假名堂進行各種募捐。釣上獵物時,趁著對方掏錢就認定錢擱在哪裡,跟著就幾個一起圍上來。這不好搞,扒手們身體互相掩護,路過的人還以為真是募捐活動,誰想到是大出血?

    歐洲現今有很多這種“滿臉陽光一臉清純”的扒手黨,朋友遇到最慘烈一次,就在西班牙的巴塞羅那地鐵上--

    “我們五人同行,其實也已經做到事前警惕專注嚴防的地步,怎會想到跟我們一起走進車廂,一副背包旅者打扮、拿著地圖還一邊有說有笑的年輕人,會是扒手呢?我們只想到他們是群快樂出游的大學生罷了!好了,在車廂裡,他們也跟了我們兩個站,大概是在觀察和選擇目標吧,然后,到了站,幾個人就像突然興奮起來那般,一起湧到出口處,把我們幾個人都撞個滿懷。我們其實也在門口處跟他們糾纏了一下,雖然責怪他們冒失,但還滿心艷羨地搖頭笑說青春無敵,不,應該說是技術無敵!他們揚長而去后,我們才驚覺腰包已被打開了,現款千多歐元不翼而飛,幸好護照沒順手扒走。”

    不過,再怎麼扒,歐洲的扒手還是得靠障眼法,不像巴西和中國,就在街上眾目睽睽地行事,教人嘆為觀止。

    中國扒手最多的地方,多數在火車站外面。扒手團仿佛不怕自己身分曝光,而路過的人也好像已經司空見慣。只要幾個同黨一盯準獵物,就會分散在前后左右佈陣;有人引開注意力,有人上前直接探手行動,有人迅速地接應,那種高水平一線式流水作業,配合度簡直無懈可擊!

    大概,這就是“和諧”的最佳體現吧?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環球旅行后開始專業寫作。現從事旅游帶團、樂活指導、寫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