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提防扒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伟才:浮世绘——提防扒手

一说起扒手,很多人就想到罗马。其实,罗马那些儿童扒手并非最可怕的。靠几个小屁孩拿报纸杂志遮住自己的手,在目标身上摸来摸去,实在很搞笑。



虽说是几个一起上,如今人人早看穿这种扒法了,所以,只要一见几个拿“道具”靠过来的小孩,都懂得警觉,这时只要举手机一边作状拍照一边喊“police”,他们跑都来不及。连这样的扒手都能被他们扒到,那是自己太逊了。

在意大利游客区,另有一种吉普赛女人扒手,倒有点棘手。

她们多数属“二人转”,作穷困妇女打扮,且每人怀里都抱着个小孩(听说是租回来的)。接近目标时,其中一人就会开始靠近身体乞讨,当目标想摆脱她时,第二个就从另一边靠上来了。她们多数趁纠缠混乱时下手,而且会利用小孩做挡箭牌。你想大力推开她们,又怕伤及小孩;假如真动手,她们甚至会举起小孩充当武器来打你,绝!

除了提高警惕,只要一见这种可疑的“亲子派”,马上闪开方为上策。

巴黎如今是越来越乱哄哄了,不少非洲裔流民和东欧流民,都钟意来浪漫的铁塔下做世界。公园里、马路边、名胜景点出入口,而且扒手都是年轻男女。他们作正当少年打扮,手持文件夹,挂著假证件,逢人就搬个假名堂进行各种募捐。钓上猎物时,趁著对方掏钱就认定钱搁在哪里,跟着就几个一起围上来。这不好搞,扒手们身体互相掩护,路过的人还以为真是募捐活动,谁想到是大出血?

欧洲现今有很多这种“满脸阳光一脸清纯”的扒手党,朋友遇到最惨烈一次,就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地铁上--

“我们五人同行,其实也已经做到事前警惕专注严防的地步,怎会想到跟我们一起走进车厢,一副背包旅者打扮、拿着地图还一边有说有笑的年轻人,会是扒手呢?我们只想到他们是群快乐出游的大学生罢了!好了,在车厢里,他们也跟了我们两个站,大概是在观察和选择目标吧,然后,到了站,几个人就像突然兴奋起来那般,一起涌到出口处,把我们几个人都撞个满怀。我们其实也在门口处跟他们纠缠了一下,虽然责怪他们冒失,但还满心艳羡地摇头笑说青春无敌,不,应该说是技术无敌!他们扬长而去后,我们才惊觉腰包已被打开了,现款千多欧元不翼而飞,幸好护照没顺手扒走。”

不过,再怎么扒,欧洲的扒手还是得靠障眼法,不像巴西和中国,就在街上众目睽睽地行事,教人叹为观止。

中国扒手最多的地方,多数在火车站外面。扒手团仿佛不怕自己身分曝光,而路过的人也好像已经司空见惯。只要几个同党一盯准猎物,就会分散在前后左右布阵;有人引开注意力,有人上前直接探手行动,有人迅速地接应,那种高水平一线式流水作业,配合度简直无懈可击!

大概,这就是“和谐”的最佳体现吧?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