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走完承认统考的最后X里路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周若鹏:走完承认统考的最后X里路

自从教育部长马智礼说会履行大选承诺,承认统考,民间纷扰不断,马来社群中涌现强烈反对的声浪,事情很不顺利。我倒觉得纷扰是好事。为什么呢?过去承认统考事件从未引发广泛争论,因为始终都有走不完的“一里路”,分明是“老点”华社的,马来社群才费事浪费口水辩论。而如今开始争吵,反表示承认统考似迫在眉睫,从一里路变成近在咫尺。这一回,比之过去每次听马华发言,都来得关键。



等了几十年的果实突然在村口长出来,饿了很久的村人竞相扑抢。却有人想在果实周边围篱笆,斗士们就本能地剑拔弩张了──老子“协商”了几十年什么都没吃到,这下你答应过要给我的,不管怎样你都要给!问题是果实长出来的土地,土地公说是他的(土地公的儿子叫土地王子)。如果土地公和王子声音再壮大起来,村民也好斗士也罢,凡夫斗不过神仙,果实一下子又变到百里路外。

这个时候,华教工作者以至华社应该放下防线,真诚地倾听对方的理由。马来社群普遍认为若承认统考,一会动摇国文地位,二会影响国家团结。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谈到语文、文化,种族主义色彩总有一些,但我们不能就这点否定对方捍卫巫文的立场──我们何尝不是在捍卫中文呢?巫文的地位在全球化过程中备受考验和冲击,现在自家国家也将“正式”和中文竞争,你很难怪马来社群忧心忡忡。

另一说法是独中子弟马来文本来就很烂,若承认统考了,我们更是“拿正牌”放弃掌握马来文,以至各族间没有交流,影响全民团结。

 虽说独中统考也有国文科,但当年我的SPM国文考P7,在统考竟然得A2,可见两项国文考试的标准差距很大,以独中非常中文的学习环境来看,20年后的今天国文程度也不会改善多少。

真心追求团结

 过去华社对国文的“敌意”(不管你承不承认这敌意)是政治分化造成的,如今政局改变,我们也要扭转对立的心态,真心追求团结。马来社群在这些方面的担忧,华教工作者必须正视,一一处理,一一说服。

重要的是,华教工作者的论述必须以国文书写呈现,才能传达到马来社群,对方才会了解我们的想法,看到我们的诚意,否则讲再多也只有圈内人在读,完全没有突破。

这时你会发现,受中文教育的作者能以国文书写的实在太少。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就更不能漠视马来社群的担忧了。且以多年来学会的“协商”精神,在这关键时刻走完那最后X里路。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