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鵬:走完承認統考的最後X里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鵬:走完承認統考的最後X里路

    自從教育部長馬智禮說會履行大選承諾,承認統考,民間紛擾不斷,馬來社群中湧現強烈反對的聲浪,事情很不順利。我倒覺得紛擾是好事。為什么呢?過去承認統考事件從未引發廣泛爭論,因為始終都有走不完的“一里路”,分明是“老點”華社的,馬來社群才費事浪費口水辯論。而如今開始爭吵,反表示承認統考似迫在眉睫,從一里路變成近在咫尺。這一回,比之過去每次聽馬華發言,都來得關鍵。



    等了幾十年的果實突然在村口長出來,餓了很久的村人競相撲搶。卻有人想在果實周邊圍籬笆,鬥士們就本能地劍拔弩張了──老子“協商”了幾十年什么都沒吃到,這下你答應過要給我的,不管怎樣你都要給!問題是果實長出來的土地,土地公說是他的(土地公的兒子叫土地王子)。如果土地公和王子聲音再壯大起來,村民也好鬥士也罷,凡夫鬥不過神仙,果實一下子又變到百里路外。

    這個時候,華教工作者以至華社應該放下防線,真誠地傾聽對方的理由。馬來社群普遍認為若承認統考,一會動搖國文地位,二會影響國家團結。他們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談到語文、文化,種族主義色彩總有一些,但我們不能就這點否定對方捍衛巫文的立場──我們何嘗不是在捍衛中文呢?巫文的地位在全球化過程中備受考驗和衝擊,現在自家國家也將“正式”和中文競爭,你很難怪馬來社群憂心忡忡。

    另一說法是獨中子弟馬來文本來就很爛,若承認統考了,我們更是“拿正牌”放棄掌握馬來文,以至各族間沒有交流,影響全民團結。

     雖說獨中統考也有國文科,但當年我的SPM國文考P7,在統考竟然得A2,可見兩項國文考試的標準差距很大,以獨中非常中文的學習環境來看,20年后的今天國文程度也不會改善多少。

    真心追求團結

     過去華社對國文的“敵意”(不管你承不承認這敵意)是政治分化造成的,如今政局改變,我們也要扭轉對立的心態,真心追求團結。馬來社群在這些方面的擔憂,華教工作者必須正視,一一處理,一一說服。

    重要的是,華教工作者的論述必須以國文書寫呈現,才能傳達到馬來社群,對方才會瞭解我們的想法,看到我們的誠意,否則講再多也只有圈內人在讀,完全沒有突破。

    這時你會發現,受中文教育的作者能以國文書寫的實在太少。為什么會這樣?我們就更不能漠視馬來社群的擔憂了。且以多年來學會的“協商”精神,在這關鍵時刻走完那最后X里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