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咖啡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咖啡

从高中开始酗咖啡,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三合一咖啡里的糖分给了我短暂的能量,还是咖啡因。后来转喝无糖的二合一,心里明白这都不是真的咖啡,而是加工食品,但仍然无法戒断。去了纽西兰之后,逐渐摆脱了对这些食品类咖啡的依赖,大概是颇好的收获。



在那之前,我其实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摩卡壶,在意大利旅行的时候买的经典牌子Bialetti。说是二人壶但是小巧的咖啡壶只够我一人喝上一小杯咖啡。我非常喜欢水煮沸后,咕噜咕噜地冲上上壶的声音。我的朋友总是笑说这个壶太造作,一群朋友聚会,我若要煮上几杯和朋友共享,总要一直往厨房跑。那个时候我总是手磨咖啡豆,豆子磨好了我也精疲力尽了。但是那个为大家煮咖啡的过程,却也让人十分满足。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若有一天开一家咖啡馆,为客人煮咖啡,也是一件极快乐的事。

离开纽西兰后我再去欧洲旅行,圣诞节交换礼物时,朋友送了我一个更大的六人壶,我不再自己研磨豆子,而是请店家替我磨好适合摩卡壶的粉末粗细,喝咖啡的仪式感大大地降低了,变成了稀松日常。更懒的时候,选择自动化的咖啡滤壶能够在更短的时间获得一杯美式咖啡。

我喝咖啡的品味一般,只要不酸,加上一点鲜奶的甜味我便喜欢。我一直记得在柔佛古来种植咖啡的学长跟我说,纵使一杯咖啡背后拥有各种高深学问,豆子香气、如何烤豆、数之不尽的器具,找到自己喜欢口味就好。

风向星座,相信“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圆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