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賢:壯游世界──咖啡 | 中國報 ChinaPress

陳楚賢:壯游世界──咖啡

從高中開始酗咖啡,很長一段時間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三合一咖啡裡的糖分給了我短暫的能量,還是咖啡因。後來轉喝無糖的二合一,心裡明白這都不是真的咖啡,而是加工食品,但仍然無法戒斷。去了紐西蘭之後,逐漸擺脫了對這些食品類咖啡的依賴,大概是頗好的收穫。



在那之前,我其實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摩卡壺,在意大利旅行的時候買的經典牌子Bialetti。說是二人壺但是小巧的咖啡壺只夠我一人喝上一小杯咖啡。我非常喜歡水煮沸後,咕嚕咕嚕地衝上上壺的聲音。我的朋友總是笑說這個壺太造作,一群朋友聚會,我若要煮上幾杯和朋友共享,總要一直往廚房跑。那個時候我總是手磨咖啡豆,豆子磨好了我也精疲力盡了。但是那個為大家煮咖啡的過程,卻也讓人十分滿足。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若有一天開一家咖啡館,為客人煮咖啡,也是一件極快樂的事。

離開紐西蘭後我再去歐洲旅行,聖誕節交換禮物時,朋友送了我一個更大的六人壺,我不再自己研磨豆子,而是請店家替我磨好適合摩卡壺的粉末粗細,喝咖啡的儀式感大大地降低了,變成了稀鬆日常。更懶的時候,選擇自動化的咖啡濾壺能夠在更短的時間獲得一杯美式咖啡。

我喝咖啡的品味一般,只要不酸,加上一點鮮奶的甜味我便喜歡。我一直記得在柔佛古來種植咖啡的學長跟我說,縱使一杯咖啡背後擁有各種高深學問,豆子香氣、如何烤豆、數之不盡的器具,找到自己喜歡口味就好。

風向星座,相信“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