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靖:蓝涩靖态──伴我成长的西班牙国足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马保靖:蓝涩靖态──伴我成长的西班牙国足队

我个性单纯(良心发言,别嘘我),一旦对某人某事某物倾心,绝不轻易放弃。



我1998年接触足球。对那届世界杯仅有的印象,是栢罕对阿根廷西蒙内报复性的蝎尾式勾脚而染红,成了英格兰罪人。球会方面,同样1998年开始观看英超赛事,自此为兵工厂阿申纳华丽的踢法深深着迷,它也是我唯一“持之以恒”支持至今的球会。

2000年,在欧冠杯赛事上见识到西甲球会皇家马德里的战力,尤其前锋“指环王”劳勿的高超技艺更慑服我心。皇马夺得该届欧冠杯不久,国家级赛事欧洲杯开踢,那是我支持西班牙国足队的起始。当时的西班牙国足队没有大赛命,几年下来的国际大赛,就算小组赛出线晋级,总止步于十六强或八强。每看见他们在“宿命”前饮恨,我并不感失望,只有当下些微失落,那毕竟是远在另一块大陆地区的球队与他人的生活,于我没有直接关系;熬夜看了直播赛事,还是得如常上课、继续工作。针对西班牙队的冷嘲热讽时有耳闻,却不以为然,看球罢了,何必介怀?

除了看,我也有亲自下场踢球的经验,那是大专时学校系与系之间的比赛。我们中文系一年级有五十多人,遂不理学长队伍的号召,“胆粗粗”自组一支绰号“小卧龙”的鱼腩队伍(而我莫名其妙下被迫“效力”),以大比数惨败是常态,对手懒得跟我们较劲直接弃赛的侮辱也遇过。我们不弱,只是名副其实“沉睡的龙”。踢了几场,感觉这运动太耗损体魄,毅然“挂靴”,回到在电视前眼看身不动。2008年,西班牙在欧洲杯一路披荆斩棘最终夺冠,那一刻起,我知道这八年外人眼里毫无意义的“忠贞”,似乎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

2010世杯决赛,斗牛士军团射下踢法粗暴的荷兰首夺大力神杯;2012欧洲杯决赛,它撕破溃不成军的意大利防线,成为赛史首支卫冕冠军,风头一时无俩。然,潮起潮落,这支国家队暂别幸运女神,2014年至今,大赛上皆难有作为——我说“暂别”是真的相信只是暂时——人们对其的冷嘲热讽死灰复燃,说什么冠军队伍竟败给名不经传的二流球队,实在丢人……我唯有筑起玻璃墙,将这些话语阻绝在外,“死牛一边颈”捍卫我对斗牛士军团的坚定信念。

想说的是,虽然多年支持一支球队的坚持,不比持续运动把鲔鱼腩练成人鱼线那么励志,但也是一种静态、内敛的持守。有些人可同时支持多个胜算大的球队,或许是不喜欢输的感觉(忽略赌球因素);但我跟西班牙国足队的情感,是从他们低潮期即培养起来的,战绩止跌回扬如今下滑,要就此放弃他们的理由,我想不透。不经历失败,哪懂成功的美妙?

我愿理直气壮地声明:“我是西班牙国足队死忠球迷!”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私下是半调子影痴、书痴、生活白痴。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