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靖:藍澀靖態──伴我成長的西班牙國足隊 | 中国报 ChinaPress

馬保靖:藍澀靖態──伴我成長的西班牙國足隊

我個性單純(良心發言,別噓我),一旦對某人某事某物傾心,絕不輕易放棄。



我1998年接觸足球。對那屆世界盃僅有的印象,是栢罕對阿根廷西蒙內報復性的蠍尾式勾腳而染紅,成了英格蘭罪人。球會方面,同樣1998年開始觀看英超賽事,自此為兵工廠阿申納華麗的踢法深深著迷,它也是我唯一“持之以恆”支持至今的球會。

2000年,在歐冠杯賽事上見識到西甲球會皇家馬德里的戰力,尤其前鋒“指環王”勞勿的高超技藝更懾服我心。皇馬奪得該屆歐冠杯不久,國家級賽事歐洲杯開踢,那是我支持西班牙國足隊的起始。當時的西班牙國足隊沒有大賽命,幾年下來的國際大賽,就算小組賽出線晉級,總止步于十六強或八強。每看見他們在“宿命”前飲恨,我並不感失望,只有當下些微失落,那畢竟是遠在另一塊大陸地區的球隊與他人的生活,于我沒有直接關係;熬夜看了直播賽事,還是得如常上課、繼續工作。針對西班牙隊的冷嘲熱諷時有耳聞,卻不以為然,看球罷了,何必介懷?

除了看,我也有親自下場踢球的經驗,那是大專時學校系與系之間的比賽。我們中文系一年級有五十多人,遂不理學長隊伍的號召,“膽粗粗”自組一支綽號“小臥龍”的魚腩隊伍(而我莫名其妙下被迫“效力”),以大比數慘敗是常態,對手懶得跟我們較勁直接棄賽的侮辱也遇過。我們不弱,只是名副其實“沉睡的龍”。踢了幾場,感覺這運動太耗損體魄,毅然“掛靴”,回到在電視前眼看身不動。2008年,西班牙在歐洲杯一路披荊斬棘最終奪冠,那一刻起,我知道這八年外人眼裡毫無意義的“忠貞”,似乎給我帶來了一些啟發。

2010世杯決賽,鬥牛士軍團射下踢法粗暴的荷蘭首奪大力神杯;2012歐洲杯決賽,它撕破潰不成軍的意大利防線,成為賽史首支衛冕冠軍,風頭一時無倆。然,潮起潮落,這支國家隊暫別幸運女神,2014年至今,大賽上皆難有作為——我說“暫別”是真的相信只是暫時——人們對其的冷嘲熱諷死灰復燃,說什麼冠軍隊伍竟敗給名不經傳的二流球隊,實在丟人……我唯有築起玻璃牆,將這些話語阻絕在外,“死牛一邊頸”捍衛我對鬥牛士軍團的堅定信念。

想說的是,雖然多年支持一支球隊的堅持,不比持續運動把鮪魚腩練成人魚線那麼勵志,但也是一種靜態、內斂的持守。有些人可同時支持多個勝算大的球隊,或許是不喜歡輸的感覺(忽略賭球因素);但我跟西班牙國足隊的情感,是從他們低潮期即培養起來的,戰績止跌回揚如今下滑,要就此放棄他們的理由,我想不透。不經歷失敗,哪懂成功的美妙?

我願理直氣壯地聲明:“我是西班牙國足隊死忠球迷!”

大將出版社總編輯。私下是半調子影癡、書癡、生活白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