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我還是比較喜歡那一個畫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駱志豪:我還是比較喜歡那一個畫面

1998年。



炎熱的下午,蔚藍的天空,一條熱鬧但稍稍帶點悠閒的街道上,兩旁滿是古色古香的舊式店屋。

店屋裡,小孩背著書包衝出來攀上停在外面的三輪車,可愛地向慈祥的三輪車伕打個招呼準備上學。

店屋外,被曬得一身古銅色的青年男子裸著上身進出店面卸貨、點貨、上貨,汗流浹背的臉上露出享受著充實生活的幸福。

店屋內有個小小的櫃檯,一名中年老闆頂著一副象征著智慧的眼鏡守候在櫃檯旁和路過的客人聊了起來,看似很正經地在做生意,卻又有點像是純粹地和老友閒聊。

櫃檯旁的某個角落,母愛洋溢的安娣在店屋裡一邊搖著家裡的嬰兒哄他或她入睡,一邊和坐在另一個角落的家婆高談闊論起來。

五角基上,一名如世外高人般的老公公坐在搖椅上拿著扇子輕輕地來回撥動,用那對歷經滄桑的雙眼柔柔地注視著街道上的一切一切。

走在街道上,寧靜的四周偶爾傳來交通工具經過的引擎聲,迎面吹來的風夾雜著一股非筆墨能形容的古早味。

不經意間抬頭一看,古舊的老房子后面,聳立著莊嚴摩登的擎天大柱——光大。新舊建築在這個城市和諧地交匯,把過去與未來交疊了起來。

這樣的畫面再熟悉不過。

2018年。

古老的街道因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光環而熱鬧起來,藝術攀上了高牆,遊客湧進了城市,科技走入了生活,昂貴的特色餐飲在古老的街道上如雨后春筍般林立了起來。

店屋裡,當年背著書包衝出來的小孩早已衝出島外謀生,三輪車伕載的也不再是背著書包上學的書僮,而是手捧相機的外國遊客。

店屋內的小小櫃檯上,再也難以見到老算盤的蹤影,取而代之的是「無現金支付」或「掃瞄付款」等超現代字眼。

櫃檯旁,五角基上,沒有在店裡入睡的嬰兒,沒有在角落閒聊的婆媳,沒有看破紅塵的世外老人,多的是滿口福建話比本地人還流利的外勞及充滿好奇心的外國旅客。

走在街道上,原本老舊的戰前店屋一個接一個換上新裝,極具中華元素的建築紛紛配上洋名,張燈結綵,讓整座城市洋溢著復古而時髦的旅遊氣息。

刻意抬頭一看,被翻新的老房子后面,莊嚴摩登的光大依然擎天而立,只不過她頭上多了一頂「帽子」,讓旅客們可以登高俯視檳島美景,不曉得默默不語的她是否喜歡這一頂新「帽/貌」?

這樣的畫面原本有點陌生,但也慢慢取代了熟悉。

相隔20年,同樣的場景,卻有不同的畫面。若你讓我選,我還是比較喜歡1998年時的那一個畫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