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学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旅综:野家子谈──学乐

老实说,我的乐理启蒙相当迟,直到28岁才开始。在这之前,对于学音乐有几个误解,第一是直觉音乐是有钱人家小孩的专利,很明显的是我不是。还有,小学的音乐课,一直搞不懂老师教的那些蝌蚪文。对于节奏、音阶的概念,我始终对于老师未能解释清楚令我对音乐望而却步。最后是知识一无所得,但例行还得考试,考的是歌唱与童笛演奏。



话虽如此,应付考试还是我的强项,故而那几年音乐考试,都是以《小毛驴》一曲走三关!之所以会在人生二字头晚期,开始学习音乐,是出于为了训练脑袋思维的初衷。我是相信,人不能一直只使用一种思维,来看待事物与世界。

我审视了自己的思维习惯,发现自己出身于理工科训练,思维少了点感性。为了补足感性的不足,还有抹平成长期对音乐的抗拒,毅然决定找一种乐器学习。当然,选择的时候会翻找各种可能性,最后选择了古琴作为起点。

为什么选择古琴?首先就是特立独行的性子作祟,既然学习,就要找非主流的学习。西方音乐对于我,太主流了。还有,既然在有能力选择学习,我当然更愿意先在自身文化元素里挑选。琴,是文人的雅乐,不多不少我还是憧憬古代士人精神的。

年纪大了才开始学习,手指关节灵活程度肯定不如少年人,所以一味讲求技艺的炼成,肯定会是学习的负担。但成人学习是有其先天不足,但还是不妨后天补足。成人,顾名思义就是可以生活经验丰富,看的世面多,可以自行决定学习面向。

我就是这个成年人啦!开始涉猎与阅读了许多关于琴音乐文化的方方面面,额外阅读的多,在上课时,更多时候反而是在向老师请益,梳理一些琴文的哲学与概念。如此一来,我也不急于学习新曲,学习也落得更自在。关于这点,我的学习方法是哲人型学习方式,而非匠人型。

然而学习不总是顺畅的。由于是海外常驻,上课时间日疏,技艺又远未达可自行摸索的阶段,加上近期因为转向学习印度音乐,古琴的练习也日渐松懈。对此,上一趟回国拜访老师时,谈论之间表达愧赧。

但是,老师的回答令我释怀许多。“都是一样的,只要还在学习。练好音乐感,回头来或许会有不同的入门。”至于为什么会从琴音乐转向印度音乐学习,这是后话,择日再谈。行笔至此,Raag Bhairavi作为背景音乐刚好也就来到高潮结束!

辗转于欧亚澳三大陆,学习音乐与语言,读书不择题材只为充门面的工程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