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綜:野家子談──學樂 | 中國報 ChinaPress

旅綜:野家子談──學樂

老實說,我的樂理啟蒙相當遲,直到28歲才開始。在這之前,對於學音樂有幾個誤解,第一是直覺音樂是有錢人家小孩的專利,很明顯的是我不是。還有,小學的音樂課,一直搞不懂老師教的那些蝌蚪文。對於節奏、音階的概念,我始終對於老師未能解釋清楚令我對音樂望而卻步。最後是知識一無所得,但例行還得考試,考的是歌唱與童笛演奏。



話雖如此,應付考試還是我的強項,故而那幾年音樂考試,都是以《小毛驢》一曲走三關!之所以會在人生二字頭晚期,開始學習音樂,是出於為了訓練腦袋思維的初衷。我是相信,人不能一直只使用一種思維,來看待事物與世界。

我審視了自己的思維習慣,發現自己出身於理工科訓練,思維少了點感性。為了補足感性的不足,還有抹平成長期對音樂的抗拒,毅然決定找一種樂器學習。當然,選擇的時候會翻找各種可能性,最後選擇了古琴作為起點。

為什麼選擇古琴?首先就是特立獨行的性子作祟,既然學習,就要找非主流的學習。西方音樂對於我,太主流了。還有,既然在有能力選擇學習,我當然更願意先在自身文化元素裡挑選。琴,是文人的雅樂,不多不少我還是憧憬古代士人精神的。

年紀大了才開始學習,手指關節靈活程度肯定不如少年人,所以一味講求技藝的煉成,肯定會是學習的負擔。但成人學習是有其先天不足,但還是不妨後天補足。成人,顧名思義就是可以生活經驗豐富,看的世面多,可以自行決定學習面向。

我就是這個成年人啦!開始涉獵與閱讀了許多關於琴音樂文化的方方面面,額外閱讀的多,在上課時,更多時候反而是在向老師請益,梳理一些琴文的哲學與概念。如此一來,我也不急於學習新曲,學習也落得更自在。關於這點,我的學習方法是哲人型學習方式,而非匠人型。

然而學習不總是順暢的。由於是海外常駐,上課時間日疏,技藝又遠未達可自行摸索的階段,加上近期因為轉向學習印度音樂,古琴的練習也日漸鬆懈。對此,上一趟回國拜訪老師時,談論之間表達愧赧。

但是,老師的回答令我釋懷許多。“都是一樣的,只要還在學習。練好音樂感,回頭來或許會有不同的入門。”至於為什麼會從琴音樂轉向印度音樂學習,這是後話,擇日再談。行筆至此,Raag Bhairavi作為背景音樂剛好也就來到高潮結束!

輾轉於歐亞澳三大陸,學習音樂與語言,讀書不擇題材只為充門面的工程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