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少年獲救‧水流湍急如大瀑布 救“野豬”跟911一樣難 | 中国报 ChinaPress

泰國少年獲救‧水流湍急如大瀑布 救“野豬”跟911一樣難

教練艾卡波(左2)和少年週四在寺廟內進行祈福儀式。(美聯社)
教練艾卡波(左2)和少年週四在寺廟內進行祈福儀式。(美聯社)

(曼谷19日綜合電)泰國清萊“野豬隊”12名球員及教練被困洞穴事件,整個救援動員1萬人參與,花了3天時間才安全救出13人。有份參與救援的美國救援隊指揮表示,洞穴內漆黑一片、水流湍急、危機重重,更將行動與當年911襲擊的救援難度相提並論。泰軍方也坦言,行動成功最大關鍵是“好運”。



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睡美人洞”內無法使用全球定位系統(GPS),手機亦無法接收訊號,早已被洞穴探險者譽為全球最具挑戰性的洞穴之一。

救援人員無法確定洞內情形,加上洞內多處被水淹浸,水流湍急又冰冷,即使是本土潛水員也難以適應。他們亦缺乏如配備電筒的頭盔等,只能用膠紙將電筒貼在頭盔上應急。

救援人員最初本來想等4個月,待水位下降才讓少年徒步出洞,但由於預料再有大雨,擔心水位回升,決定提早行動。不過洞內其中一段逾1.6公里通道被水淹浸,要花2小時才能通過,部份路段更是完全淹浸,必須潛水離開。

泰國海軍海豹隊員凱瓦指洞內能見度幾乎等於零,“縱使你只是伸手向前方,你也不會看得到。”第一批到場協助的志願潛水員、泰國男子倫威本身有洞潛經驗,但都曾被湍急水流沖走潛水鏡,“就像走入一個很大的瀑布,感到水流不斷沖向你。”

3名海豹隊潛水員亦被水流沖離原定路線極遠位置,失蹤了近23小時,最後因缺氧要留醫。

潛水員曾失蹤23小時

另一名英國潛水員馬林森也說,洞穴通道漆黑一片,打頭陣的潛水員不惜當“肉墊”,“只有當你的頭撞到巖壁時,才知道自己到了該處”。

他形容自己當時有信心能把孩子救出來,但“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讓他活著出來”。“如果他撞上巖壁,以致面罩鬆脫而進水,那他就沒得救了……我們沒有任何後備面罩。”

馬林森也說,睡美人洞穴救援是他所做過風險最高的一件事,不僅攸關個人生死,還肩負他人生命;他說,他可能沒有勇氣再來一次。

美國救援隊指揮、空軍少校霍奇斯則指,洞內氣溫寒冷,有潛水員冷至牙關打震,“成功的機率低到不行。我預期我們必須接受有人死傷,可能4、5個人死亡。”

他將今次搜救與911襲擊救援難度相比:“除了當年消防員進入已起火及隨時倒塌的世貿中心救援外,我想不到有其他救援行動,救援人員與待救者是長期處於極度危險環境中。”

空軍保護袋裹身
全面面罩供氧氣

由於被困少年都不會潛水,要進行危險性極高的洞潛存在很大風險,美國救援隊就建議將少年放入一種空軍基本裝備、名為“Sked”的彈性塑膠保護袋中,再配戴覆蓋整張臉的面罩以提供大量混合氧氣。

美國救援隊指揮霍奇斯稱,將少年救出洞途中,每遇到完全被水淹浸的通道,都要由2名潛水員一前一後拖著保護袋通過。如果路段未被完全淹浸,潛水員就會脫下少年的潛水裝置,將保護袋放在可漂浮的擔架上,一邊抓住引導出洞的繩索一邊托擔架前進。

潛水員在出洞途中亦要一直監察少年的情況,確保他們呼吸正常。

救援過程隨時出現難以預測的變化,除了水流、氧氣量、泥濘外,救援隊亦要考慮少年的心理及生理狀況。由於被困少年全無潛水經驗,為免他們在水中驚慌,撤離前也要餵服抗焦慮藥物。

3人有望半年內入籍

泰國清萊府政府週三表示,由於少年足球隊中3名無國籍人士被困山洞前已向當局申請入籍,官員正趕快處理相關手續,但強調三人不會獲特殊待遇,若不合資格,仍不會取得泰國國籍。

無國籍的分別是25歲助教艾卡波、16歲少年蓬猜和14歲少年阿杜爾。當局早前表示會在國籍認證過程中向他們提供法律援助,如順利,他們有望在6個月內取得泰國國籍。

泰國的無國籍者大多是居於邊境地區的少數族裔,當地人權關注者指,無國籍者可透過地方行政機構申請國籍,但須提供出生、血統及父母是泰國公民的證明,不然就要提交大學學位或文憑證書,或要求泰國政府特別批准。

許多無國籍者要等10年才可取得國籍,因認證程序極慢,地方行政機構大多人手不足。

泰國政府雖向無國籍者提供基本權利,如強制教育、醫療福利等,但無國籍者沒有出境、接受高等教育及任職特定行業的權利,令他們流動的機會較有國籍者少。

當貝奇(右)週三抵達住家時,家人上前擁抱、親吻他。(美聯社)
當貝奇(右)週三抵達住家時,家人上前擁抱、親吻他。(美聯社)

喪生潛水員家屬獲賠6萬

泰國財政部向參與洞穴救援行動時不幸喪生的前海軍潛水員沙曼致敬,並向其家屬發放49.5萬泰銖(約6萬令吉)撫恤金,包括4.5萬泰銖殮葬費。

2006年已從泰國海豹部隊退役的沙曼,得悉少年足球隊被困山洞後自告奮勇加入拯救任務,本月6日把供待救者使用的氧氣罐送到洞中,回程期間缺氧而死,終年38歲。

海軍協會致敬

英國皇家海軍潛水清理員協會(RNCDA)亦在JustGiving網站為沙曼遺屬籌款,以1萬英鎊(約5萬3000令吉)為目標,籌款一週已得逾7000英鎊。該會更打算向沙曼致敬,表揚他的無比勇氣,打破一般只向現役殉職海軍致敬的慣例。

其中6名被困少年就讀的美塞縣普拉西沙特中學週二亦為沙曼默哀一分鐘,另向參與救援行動、居留泰國的英籍潛水員昂斯沃思及一名有份身先士卒入山洞尋找少年的學校工友,頒贈榮譽獎狀。

一行人完成祈福儀式后,站在沙曼的畫像前向他致敬。(美聯社)
一行人完成祈福儀式後,站在沙曼的畫像前向他致敬。(美聯社)

寺廟祈福為潛水員上香
家長同意本月短期出家

“野豬”足球隊13人週三下午出院後,週四于清萊府一家寺廟舉行祈福儀式,並向喪生的潛水員沙曼上香致意。

隊員當中,除了非佛教徒阿杜爾沒有出席儀式以外,其他12人都在僧人的帶領下,完成了傳統佛教祈福儀式。隨後,他們站在沙曼的畫像前默哀,並給他上香。

在週三的記者會上,這些少年也給沙曼念悼詞致敬;最後也向各自的父母道歉,並承諾不再調皮,會多聽話。

另外,11歲少年查因的父母指出,其他少年的父母已經同意讓他們的孩子在這個月內短期出家。

泰王御准設宴
感謝救援團隊

泰王瓦吉拉隆功批准在曼谷都喜宮廣場設宴,答謝所有曾在清萊府參與救援“野豬”足球隊13人的各國搜救隊員,而政府將作為此次宴會的東道主。

由於接近瓦吉拉隆功生日,具體舉辦答謝宴的時間還需根據場地使用計劃和天氣狀況再做考量。

首相帕拉育把答謝宴籌備工作交由首相府常任秘書部長蘇瓦潘負責,至於已經回國的救援隊員可能不會再回來,應該會請泰國駐外領事館出具邀請函請他們回來參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